樱之诗与《快乐王子》

我昨日看完王尔德的《自深深处》之后久久难以平息自己的内心,就在我沦陷其中时,翻开了王尔德的另一部作品——《快乐王子》,这便是书写这篇文章的开端。

这部作品比起扶她自其他几篇作品显然正常些,就比如我前阵子写的那篇文章的作品(素晴日),有大量的毒电波,充斥着特别多的私货。也侧面反映出扶她自的阅读量十分的惊人,我是特别喜欢扶她自作品的人,虽然也就只玩过素晴日与樱之诗而已,咳咳,接下就步入正题。

我就先介绍一下《快乐王子》这部作品吧,它是出自19世纪英国唯美主义代表人物—王尔德。作者的一生充满了戏剧性,人生从大起到大落,他原本将是文学界里的佼佼者,最后沦落到深渊之下。如果对他感兴趣可以自行调查。

《快乐王子》里的故事是从一只小燕子开始,小燕子喜欢芦苇,便与它度过了一整个夏天。但秋天到来了,同伴们纷纷飞走了,可是芦苇拒绝与它一同去往埃及。所以小燕子独自踏上了旅途,晚上停留在这个城市休息准备一宿。小燕子选择停留在一尊金色的雕像下,突然从上面滴下来眼泪,它飞上去,看见这尊雕像在哭泣,便询问他。他跟小燕子讲了自己曾经是一位王子时的往事,那时他是无忧无虑的,天天都特别快乐,无忧无虑,根本不会在意墙外的人们。可是现在的他拥有高大的身躯,也使他能看到这个城市的所有丑恶与贫苦。接下来便是,王子恳求小燕子把他身上所有的有价值的物品送给那些贫困的人民。这样也让曾经辉煌的雕像变的无比丑陋。随后寒冬来临了,小燕子无法抵御这寒冷的天气,用尽了最后一点的力气亲吻了王子,便跌在王子的脚边,离去了。这篇童话故事我就粗略的讲了一遍,感兴趣也可以去看看,我很喜欢这篇童话。

《快乐王子》在故事中起到了不少加成,从最开始禀线到后面的蓝线都涉及到了不少。直哉在这篇故事中更像是王子,他先是拯救了禀的生命而失去了自己作画的右手,使自己失去了画画的基本,为了禀不要想起过去的火灾,不惜让自己放弃自己最喜欢的画画。他为了拯救夏目家放弃了数以亿记的遗产,可还是不够,所以他为了偿还剩下的金额,自己又着手仿照父亲的笔触画出那六幅樱画。直哉在故事中是充满了迷人的魅力,在樱之诗中最喜欢的角色除了蓝姐就是他了。他虽然很像故事里的一位英雄,但是他也是有血有肉的常人,在他难受的时候,有蓝姐对他的无限包容与关爱,使直哉变的更加强大。可是这篇故事并不是皆大欢喜的。回到剧情中,圭因为看见了那六幅作品,而更加坚定的拿出了他所有的努力去拼搏这次的大赛,也强烈要求直哉也参加。

最后还是因为直哉那与生俱来的不服输精神,重新捡起了画笔,为了大赛都使尽了全力。他们两个人都入围了最后评选,可是这也是故事的转折点。圭因事故死在医院,他明明刚刚成为世界上新秀画家,可.....事实往往不为人意,小燕子就这样跌在王子的脚边,永远的睡着了。其实,单从直哉与圭中看,他们两人都可以是王子,也都可以是对方的小燕子。这让我不禁想起那段话了,王子说:“小燕子,冬天快来了,你该飞向南方了”小燕子说:“我要永远的陪着你”

写出来痛快多了,各位下次见O(∩_∩)O

0 条评论 4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