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女人?腹黑?浅谈姬野星奏和“视角诈骗”

前几天写了《交响乐之雨》赏析的第一期,着重分析了法珞这个“坏女人”的人物形象。在读者的回复中,有人提到了Galgame圈中最为知名的那个“坏女人”:姬野星奏。恰逢这个机会,我重温了一下这部当年轰动一时的《想要传达给你的爱恋》,并借此谈一谈星奏这个极具争议性的角色。


本文并非Galgame测评,因此不会涉及对于整部作品的评价,还请读者留意。




首先说结论:

不同于城府极深的法珞,星奏的形象只是一个懵懂、单纯、不善于表达的少女。而她所谓的“腹黑”“无情”,其实源自于新岛夕使用的“视觉诈骗”。


为什么这么说?评价一个人,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换位思考,至少要站在旁观者的客观立场上看待她的所作所为。不过由于Galgame的题材,我们对星奏的第一印象,其实只能来自男主的视角。而本作的男主洽洽是一个多愁善感、优柔寡断的人,他的视角拥有很强的主观性。于是新岛夕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通过男主的主观意识来欺骗玩家,用各种借口煞有介事地掩盖自己的错误,并无意识间将其嫁祸于星奏。接下来,就让我们用客观理性的视角,重新审视一下男主和星奏的所作所为。




本作被译为《想要传达给你的爱恋》,其实并非直译,却很好得点出了作品的核心:“传达”。不过很可惜,男女主在爱情中最不擅长的,恰恰就是“传达”。情书固然浪漫,却不利于男主表达自己对星奏的心意。与星奏第一次重逢后,男主对曾经写信的事瞻前顾后,一直不敢确认星奏的心意;好不容易星奏已经支支吾吾准备回复了,男主却直接跑开,使得本来顺理成章的爱情一波三折。


星奏回到故土,本来就是寻找作曲的灵感,在夏天之前便预定回到乐团。因为对男主的爱恋,星奏其实已经刻意拖延了回程,但乐团还是借演出之名找上了门,并曝光了星奏乐团成员的身份。其实直到此时,星奏仍然想要留在男主身边,可当她“用求助的目光”看着男主时,男主却因为星奏隐瞒乐团之事,对星奏言行冷淡,一副“想走就走吧”的漠然态度,让星奏独自背负这沉重的选择和随之而来的后果。当星奏迫于无奈离开后,男主甚至开始恶意揣度星奏和他相恋的动机,以至于写下小说来“回击”星奏。


多年之后,男主和星奏在故地“偶遇”(其实从星奏的言行和相遇的地点来看,这显然不是偶遇),星奏甚至主动提出到男主家里借住。可以看出,星奏仍对男主心怀愧疚,想要挽回二人的感情。不过男主仍没有放下对星奏的恶意(认为星奏回来只是她觉得“又能迷住自己”),不但对星奏的各种示好置之不顾,提前撵走了借住的星奏,甚至说出了“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你和我相恋是在利用我,我讨厌你”。


试想,一个少女把身心都义无反顾地献给了你,你却在其陷于困境时冷眼相待,并抛下一句“你和我相恋是在利用我,我讨厌你”,她会作何感想,又会作何反应?然而,星奏面对男主尖刻的恶意,只是沉默不语,许久才留下一句“是我利用了你,对不起”。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星奏,居然会被扣上“坏女人”的帽子。


经常有一种声音,认为星奏不该在第二次重逢后离去,即使身负债务也应该和男主共同面对。不过设身处地,此时的星奏又会如何思考呢?曾经男主对自己的种种恶意和冷漠肯定浮上了星奏的心头,如果她在男主求婚时坦白自己的债务,保不齐男主又会生出“你回来找我只是想利用我还债吧”的念头。于星奏来说,她宁可背负沉重的债务,与心爱之人不辞而别,也不愿再次让二人好不容易破镜重圆的爱情破灭。所以,在星奏告别的信中,纵有千言万语,终于只能道出一声“对不起”。




如果我们以旁观者的视角重新审视男主和星奏的言行,结论其实显而易见:星奏固然不擅长表达,在关键时刻的抉择也不是完全妥帖,但二人的关系走到这一步,男主显然是更难辞其咎的一方。然而恰恰因为“视角诈骗”,男主得以独善其身,而星奏则背负了所有的骂名。


星奏真的是一个“坏女人”吗?其实作品中的男主已经给出了答案。男主在星奏第三次离去后,对星奏的改观,其实就是男主告别曾经一厢情愿的自己,开始成长,逐渐理解星奏的体现。也正是因此,在故事的最后,将自己的爱恋以小说的形式发表。回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爱恋,确实传达到了你的心中。


姬野星奏,这样一个塑造得丰满且立体的女主,却沦为剧本的牺牲品,最终在玩家间落得如此骂名,不由令人唏嘘不已。

8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