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王与阿尔托莉雅——《FSN》saber线有感

明明是一位那么娇小好看的女性,身上穿的却是与之完全不相称的铠甲,同时也拥有着英灵中无与伦比的战斗力。

明明获得圣杯,将一切推倒重来是她唯一的愿望,却在战斗中还坚守着骑士道,不愿不择手段,不肯吸食人类魔力,难道说在她眼中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

明明剧中无数次提到自己唯一的使命就是战斗,没有以外的感情,却仍然有着喜欢美食、狮子一样的玩具的癖好,最后甚至喜欢上了士郎。

明明为了国家甘愿牺牲自己,甚至抹杀掉自己的一切功绩重新来过,却口口教导士郎不能为他人,要为自己的生命而活,这是不是双标?

明明内心深处认为自己的错误在“不懂人心”,结果参与圣杯战争后,全程还是这幅样子,按照纯粹理性的方式战斗。

……

真的很矛盾,这位《fate stay night》的女主全身上下都是矛盾。

而这所有的矛盾其实都有同一个指向,那就是“亚瑟王”与“阿尔托莉雅”的矛盾冲突。阿尔托莉雅选择了亚瑟王,选择了作为了王的自己,将少女的自己全部舍弃,自己的年龄也永远定格在了举起石中剑的那一瞬。随后她带领国家四处征战,踏入巅峰的同时也一步步跌落低谷,最后战死于荒野之上。可这仍然还未结束。被英灵之座召唤的她参与了圣杯战争,又有了“saber”这个称号。

至少,应该是先有“阿尔托莉雅”,再有“亚瑟王”,最后才有“saber”。



这一切很容易联想到宫崎骏的大成之作《千与千寻》。千寻是自己出生时就所拥有的名字,并理所应当地陪伴终身,任何手段也不能将其抹去。而小千是汤婆婆给予的名字,而千寻也在这个名字下一步步迷失自我,忘记自己的本心。千与千寻这两个身份的矛盾冲突贯穿全剧,也暗示了这部电影的中心思想——找回迷失的自我。


当然,阿尔托莉雅与千寻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千与千寻是完全对立的两面,一坏一好,而阿尔托莉雅与亚瑟王却并不对立,无论是把这两者当做有交集的两个集合,还是带有因果关系的两个阶段都无错,况且亚瑟王的身份是一种荣耀,并不是可以轻易舍弃的事物。问题关键是亚瑟王没有正确看待那份为民谋幸福的初心以及自己作为少女的真实,这与千寻的忘却初心是不同的概念。从亚瑟王到saber,错误的雪球越滚越大,大到凭借自身无法停下的程度,必须等待他人的解放。



“不,所有人都在笑着,我想,那一定不会错。”

成为了王,掌管了最高权力,最后一定要为人民,也就是占多数的人民群众服务、谋取利益。这种切嗣式的正义观,如果放在统治者上反而是合适的。亚瑟王一生都在为此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兑现了自己的理想。尽管“所有”二字过于梦幻,梦幻到了不可能的程度,但亚瑟王至少也达到了自己能达到的最优解。

亚瑟王不懂人心?这句话常常被用来解释亚瑟王最后覆灭的根源,甚至圣杯战争中的saber自己都这么认为,在我看来是有问题的。亚瑟王最后的死亡是因为如果抛开丢失剑鞘这种带有奇幻色彩的原因,最根本的还是亚瑟王没有将“不懂人心”这四个字做到极致,还留有阿尔托莉雅的私心,没有将反叛扼杀在摇篮里。如果是真正意义上完全按照理性来治理国家,把国家、人民的利益最大化,在那个人民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我相信是不会有“亚瑟王不懂人心”这些声音存在的。

亚瑟王的死在我看来可以粗糙理解为官僚中少数阶级的反扑,从而让国家损失了一名曾带领不列颠走向辉煌的王。

(当然也必然存在懂人心,又能按照理性治理好国家的存在,一定会有这样的解。在这不多讨论。)



即便如此,阿尔托莉雅无需有任何的自责,努力过,尝试过就不应该后悔,这个过程就已经足够伟大,足够令阿尔托莉雅感到骄傲以及自豪,这也是fate线中士郎所教会saber的道理。

在fate线中,2月2日的当晚,士郎卷入了圣杯战争,邂逅了职阶为saber,名为阿尔托莉雅的亚瑟王。值得一提的两个人相互之间的感情进展并不重叠。

士郎对于saber是一见钟情。当天早上士郎还在上课,吃饭,交流,晚上就被人追杀了两次,全程如同暴风雨一样突然。当saber这样一位“充满矛盾美”的骑士,迎着月光现身的时候,士郎被这样的光景完全震撼到,甚至说不出话来。救命恩人、女性、骑士、娇小、月光、圣杯、魔法、master等等无数概念冲击的那一瞬间,我想只有士郎本人才能体会。

一开始士郎是为了不让圣杯落入坏人手中,从而再次引发十年前的那场悲剧从而参加圣杯战争。但在后来,对saber这份情越来越炽热,在发现了她身上最核心的矛盾后,也决定用自己的意志来解救这名少女,没错,saber在士郎眼里最本质的身份不是骑士也不是servant,而是少女,决心将她从圣杯战争的“诅咒”中解放出来。

而saber一开始是将自己和士郎的身份完全定义为主仆关系。对士郎更多的是一种辅佐以及尊重的感情。可作为阿尔托莉雅的内心从未消散,士郎点明了这份矛盾,给予了阿尔托莉雅救赎(请一定要承认自己曾经的荣耀与光辉),这份爱恋是有一个从无到有,逐渐上升的趋势。

最后与士郎相爱的那位女子,不叫saber,也不叫亚瑟王,而叫阿尔托莉雅。



后记:这篇文是本人于五年前,大概2016年年底二刷fate线后,手写在笔记本上的感想,于前几天在整理宿舍的时候碰巧搜出来了。今天对原文进行了整理以及小部分修改后发布。

当时看到原文的时候还是挺羞耻的(坏笑),但这种审视五年前自己的感觉真的特别奇妙,有“啊!五年前的我竟然是这样想的”、“这里用词,还有那里的形容不好。”、“这里写的好透彻,看来我测评水平五年来是退步的~”、“字写的是真的丑啊”类似的感觉。

但最大的感慨还是,我有没有像阿尔托莉雅和千寻一样,曾经忘记或者错误地对待自己的初心呢?令我感到极其难过的是,我不仅忘记了五年前这篇文章的存在,恐怕也迷失了自我,忘记了最初的理想。

希望从今天开始,我能做一个大人的同时,不会忘记我曾经拥有过的那份童真的本心。

1 条评论 4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