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nonine同人】夕梨的HUCREM日记

专栏 2020-10-28 07:57:18 同人 134


4月1日 晴

今天是去HUCREM的日子。

舜君来送了我,安慰我即使暂时见不到面,也会尽量常常给我打电话。

其实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放心的啦。

因为舜君有xili嘛。只要有xili的话,舜君就会一直记得我,看着我。

……没关系的,只要有xili的话,就算我死了也没关系呢。开玩笑似的这样说了,被舜君训了两句,嘻嘻。

他还是很在乎我的嘛。

走的时候和舜接吻了,好开心。

 

4月4日 晴

见过医生了。

医生说,换上去的手脚可能会和我原本的有所不同,并希望我能在同意书上签字。

因为有点害怕所以给舜君打了电话。舜君说只要我能活着变成怎样他都会接受。

……嗯,舜君那样说的话,就没有关系了吧。

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4月16日 阴

第一次手术完成了。

我最早麻痹的脚已经换成了机械体,这样我就可以奔跑了。

……有多久没有奔跑过了呢?自我从孩童的记忆开始,我的腿脚总是使不上力。

啊啊……原来这就是奔跑的感觉吗?被奔跑时迎着的风,原来是这么舒服的吗?

好开心。

……这样,是不是就不用舜君每次上学时照顾我的速度了呢?

跟舜君说了,另一边的舜也祝贺了我,好开心。

感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5月2日 晴

快要做第二次手术了。

第二次手术对象是手臂,只要做完这次手术,我就可以帮舜完成很多事情了。一想到这里,我竟然对手术有些期待。

今天舜君打了电话给我,说希望像baiyin一样给xili一个特里诺的身体。

唔……只要舜君高兴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只要舜高兴的话。

……应该,没关系吧?

我同意了。

 

5月23日 阴

第二次手术结束了。

我看着活动自如的手臂,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不对……本来这也不是我的东西呀。

在说些什么呢,我。

医生开心的说只要好好训练的话,很重的东西也可以拿起来。

这样……就可以帮上舜君的忙了吧?

但是,我看着仅仅有着人类外型的手臂。

里面……一定全是机械什么的吧。虽然我有点想象不出来啦。

我的手……已经不像女孩子的手了呢。

即使握上,也不会有女孩子的柔软和温暖。

舜君……会不会讨厌啊?

 

6月11日 雨

今天舜因为最近没怎么联系的事打电话过来了,我笑着说没关系,告诉他多关注自己的事也没关系。

说起来……最近舜君打电话来的频率降低了。

也是没办法的事嘛……舜君也有自己的事,不可能把所有时间都放在我的身上。

舜君他……也很忙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好像还有点过意不去一样。

为什么呢……我明明应该不是那种讨人厌的女孩子啊。

明天……舜会打电话过来吗?

好久没有见到舜了呐……

 

7月18日 雨

今天医生向我建议新的身体胸部要不要缩小一些。

“那种东西只是没有必要的负重啦。”医生笑着这样说了。

……总觉得被说了非常不得了的事。

确实,机械的身体也不可能有母乳什么的啦,这点我也清楚。

可是,没问题吗?有着类似这样的不安感。

试着联系了一下舜君,可是舜完全没有回复。

舜……他真的很忙啊。

和纱罗酱商量了一下,纱罗酱说只是普通的配重调整而已,没问题的。

尽管有些不安,但我还是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舜君……还会喜欢这样的我吗?

 

8月13日 晴

适应新的身体也有一段时间了。

*从外表看,完全不像是机械的身体呢。

但是,只要摸一下,就会露馅啦。

因为这身体的温度,根本就不是人皮肤会有的温度。

感觉这温度像是我变成了死人一样啊,我这样自嘲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面对有些歉意的医生,我这样说道。

不用太在意的。

没错,明明不用太在意的,可我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终于……还是变成这样了呢,舜君。

 

8月24日 晴

明天,就是七夕节。

也是我做完最后一个手术的时间。

明天过后……我就是新的我了。

不会再受到病痛折磨,但是……

……但是什么?我到底在担心什么?

……莫名其妙。

我从医院里悄悄溜了出来,想要在手术前再见到舜君一面。

想让他再最后看一次现在的我。

本来对我而言是绝对无法走完的路程,因为有了新的腿,使我可以轻易的跑完,因为有了新的内循环系统,即使跑这么远的路,我也几乎没有感到疲惫。

我第一次这么感谢这个手术,多亏了它,我和舜君曾有的距离都不复存在。

舜君不在家里。

上哪里去了?我不禁有点灰心。

……明明人家都这么努力来看你了。

算啦,去纱罗酱那里玩玩好了。

偶尔过一天把舜君忘掉的日子也不坏。

我这样想着,往“鸟笼”走去。

在街上看见了舜君。

刚想上去打招呼,却在他身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是我吗?不对……应该,是xili,才对吧?

我急忙藏了起来。

……为什么我非得藏起来不可啊。

……为什么,藏起来的人,是我啊?

我这样对自己说着,可是身体却一动不动。

什么嘛……到头来我的身体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我看着那个和自己有相同面孔的人和我最爱的舜手牵手,逐渐向远处走去。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我被医院的人发现了。

就这样,我回到了医院。

……今天,没有和舜说上话呢。

 

8月30日 雨

最后的手术“头部”做完了。

这样的话,你的身体就没有问题了,医生这样对我说道。

我有些不安,可是医生却安慰我。

我们已经完美还原你的脸啦,没问题的,夕梨酱还是夕梨酱哦,只不过是做了个小小的手术而已。

但是在绷带打开后,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怎么看怎么不觉得是自己。

……一点都,不像啊。

甚至,连那家伙都比我更像……

是吗?医生对比着照片说道,我觉得很像啊。

这样说着,医生把照片递给了我。

我看都没看,把照片撕掉了。

医生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9月2日 晴

出院了。

出院时,医生连看都不敢看我一般。

就连最后的嘱咐,也是拜托了别的护士来说的。

我还有事什么的,怎么听都像是借口吧。

她大概也觉得愧对于我吧。

不过,嘛,也不全是她的错误就是了。

我也没有太生气啦,真的。

不过……舜君他没有来接我呢。

是把日子搞错了吗?还是说……

嘛,应该不会是那样的吧。

舜君他只是忘了而已,一定是这样的。

没关系的,既然他不来找我,那我去找他也一样。

我可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哦。

舜君不在家,不过xili在。

嘛……趁他不在的时候把话说明白也好。

我这样想着,不过xili她却这样说道。

顶着我的脸,她这样说道。

你是谁啊?请问是舜君的客人吗?

我一时没有忍住自己的怒火,推了她一把。

倒在地上的她可怜兮兮的问我。

……是夕梨吗?

啊,是啊,是夕梨哟。我回来了哟。

这个时候,舜君回来了。

看见xili倒在地上的他,毫不犹豫的挡在了xili的前面。

……干什么啊,舜君。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伤害她吗?

看见我的脸,舜君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是夕梨,吗?

……舜君,连你也不认识我了吗?

面对我的质问,他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因为夕梨是不会……不……没什么。

夕梨是不会?不会什么啊?舜君?不会顶着这样难看的脸出现在你的面前吗?

不是的!只是!

只是什么呢?舜?说到底,舜君才是,舜君你又明白我什么啊?我仅仅只是这样说道,舜的脸色就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不妙,好有趣。感觉要上瘾了。

抱歉哦?舜君,我也明白舜的难处,刚才也是我把话说的太过分了些。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了,现在既然我已经回来了,那边的盗版货就不需要了不是吗?

舜没有回应,从他看过来的视线里,我的脑内芯片分析出了恐惧的成分。

好过分,好过分啊舜君,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明明我才是夕梨啊?

最终,我离开了舜的家。

 

9月8日 阴

有些不妙。

xili并没有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反而跟没事人一样和我们一起上下学。一起生活。看着就烦。

机器人上什么学啊?我这样向舜君抱怨后,舜一脸难色的对我说。

可是……xili也是夕梨啊。

……那家伙才不是我。我没有这样对舜君说。

因为就算我不说,舜君一定也是知道的吧。

夕梨酱就只有夕梨酱一人哦,第二个夕梨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仅仅是想想,都觉得反胃呐。

舜君也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可是他却说什么再保持现在的生活一段时间什么的……不可理喻。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那家伙说的吧。

再留下最后的回忆什么的,就会满足的消失,一定说了这样的话吧。然后,温柔的舜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请求。

因为舜很温柔嘛。对于拥有同一段回忆的xili的请求一定不会拒绝吧。

那样的话,只要我也拥有那段记忆就好了吧。只要我成为和舜君度过那段时间的人,就没有问题了。

假装去厕所离开了他们两个,在远处偷听时听见xili这样说。

总觉得,夕梨她变了呢……

……看来要尽快了。

要在,舜他彻底被xili诱惑之前。

 

9月9日 雨

跟纱罗酱说了记忆移植的事情,没想到纱罗酱一脸难色。

这样的话,你的记忆会彻底混乱的哦?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反正是能做到的吧?可是……

为什么不愿意啊?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明明是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愿意啊?

我明白了,一定是因为纱罗酱和xili是一伙的吧,毕竟纱罗酱是制造它的人嘛。

纱罗酱肯定又是想着实验什么的吧?反正从以前开始,纱罗酱眼里就只有实验呢。

嘛,纱罗酱的事情怎样都好啦,移植了记忆后,即使纱罗酱不存在也没什么问题呢。

反正是那家伙的制造者,就算不在也没什么问题。

最终,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纱罗酱同意了我移植记忆的请求。

 

?月?日???

啊啊……头好痛。

但是,一直以来的不安感消失了。

我开心的去找舜君,却发现一个长的和我一样的人待在舜君的身边。

啊咧,这是怎么回事啊?应该待在舜君身边的人,不一直是我吗……?舜君,那个女人是谁啊?啊,应该只是一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女人吧?所以才能诱惑舜君呢。

依靠别人的外貌去诱惑别人的男人什么的,最差劲了,舜君也这么觉得吧?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舜君,我知道的,舜君也应该很讨厌那个女人吧?

很快,就没事了哦……?

 

?????????

头越来越痛了。

怎么回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感到这么清晰。

感觉一直以来的迷茫消失了。

我回到舜君和我的家里。

只有xili在,这是当然的,因为是翘课回来的,舜君这个时候应该还在乖乖上课才对,只要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就可以轻松早退,老师也是笨蛋呢。

啊咧,xili……是谁来着?不管了,反正,是妨碍我和舜君幸福的人。知道这个就够了。

Xili看见我,感觉有些迷惑,这就对了,我本来也没告诉她我会回来的事。

……夕梨?你怎么会……?

我没有回答她,相对应的,我用改造过的拳头,重重的给了她一拳,她很滑稽的摔倒在地。因为是新的身体,所以这种事也能做到哦。咦……新身体?可我那段时间应该和舜一起……嘛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夕梨……为什……

不用听她多说什么了,我骑在她的身上,用力把她用来诱惑舜君的头拔下,或许是失去了电力供应的缘故,一直在xili眼中的闪烁的光消失了,用来证明是特里诺的白色项圈也变成了红色,在一阵挣扎后,xili停止了动作。

但是,我没有停手。

是你顶着我的模样!

是你做着我会做的动作!

是你说着我会说的话!

是你过着我本应过的生活!

是你代替了我和舜君在一起!

所以,你现在就替我去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哎,原来特里诺的血是这样的呢……这可真是新发现……不对,机器人有什么血啊……不对……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嘻嘻嘻嘻嘻嘻嘻……

一想到我即将和舜君一起度过的美好未来,我不禁笑出了声。

咦……这是什么?眼泪?为什么我会哭啊?我明白了,这应该就是喜悦的泪水吧。

毕竟,我即将迎来和舜君一起的美好的未来嘛。会高兴也是理所应当的。

啊……听见舜回来的声音了,站起……为什么站不起来啊?这个废物身体……我还要欢迎舜回来才行啊,站起来!该死,还是不行吗,算了。

我回来了,xili。

啊,在呢在呢。我是夕梨哟?是舜最爱的夕梨哦?

来到客厅的舜看见客厅的惨状,愣住了。手中的塑料袋滑落至地上,里面从超市买的食材洒了一地。真是的,舜君,这样很浪费哦?不过,嘛,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现在应该……我想想,啊,我想起来了。

我扭过头去,舜不知为何一副惊恐的模样,我对着那样的他,露出恬静的笑容。

舜,欢迎回来。

 

 

 

 

(设定为夕梨同意治疗,并把xili留下的线,也就是所谓的男主堕落线ww)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