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ckin’on Heaven’s door——从素晴日到樱之诗

终之空之后,已经过了十年。

正如我们所见,其实啥事都没发生,世界还是一如既往的运转着。

但相对于享受这美好生活的皆守一行人,樱之艺术家还在苦苦挣扎着。

他说,他的生活既是最糟的,也是最好的。

在樱之诗的故事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想,直哉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樱之诗毕竟是未完成的故事,在他的下一部完成之前,这个答案没法从直哉口中听到了。

但,我们仍可以从《美好的每一天》,这部精神上的前作,找到直哉找寻之物的一丝踪迹。

《美好的每一天》中,扶他自最想传达的一句话,就是

“幸福的活下去吧”

幸福是什么呢?

人们像追求酒精一样追求着它,即使因为享受了过多的幸福而痛的吐血,人们仍在乐此不疲的追求它。

关于幸福的形态,扶他自在这两部作品中,给出了它的形态之一。

在看完这两部作品之后,我觉得我有必要去写下文章,化身樱学家,去找寻幸福的踪迹了。

强烈建议看完素晴日和樱之诗后再来看本文。




1:从调和者到樱之艺术家

这么多扶他自的作品看过来,他的哲学观念一直就没变过,所以他总会有几个核心人物,寄托着他的哲学思想,这会给我们接下来的分析带来巨大的方便。


由岐和直哉的神明是完全一样的


他们的神都是弱小的神,但都会在人陷入最低谷时,背负着那个人前行。

同理,也可以说教主的神明是强大的神,与禀相同。(卓司一直相信自己是神子,奉行神的意志,虽然在外人看起来他疯了)

再来说说由岐和直哉的其他相同点。由岐这辈子都搭在了间宫两兄妹上了,一如直哉对夏目家一样;而由岐的个人魅力也给周围人很大的影响(对,就是高岛同学),不过高岛同学就没有直哉身边的人那么幸运了(除了夏目圭)。

而神明相争这个部分,虽说是交给皆守来干的,但皆守和由岐的思想是一致的,所以这一场战斗交给皆守还是由岐来打,本质上没有啥区别。

反正,按扶他自坚持的思想,弱小的神是一定会赢得。


所以,素晴日和樱之诗的主要矛盾,一部分是相通的,至少在这个神明相争的主要问题上是一致的。

那么,在素晴日追求的终极目标——即追逐幸福,在樱之诗上是不是也会有相同的体现呢?

这要先从素晴日中两位主角的后辈——草薙直哉说起。

毕竟,樱之诗就是他的故事啊。

2:从因果交流电灯到樱之艺术家

草薙直哉是gal中最帅的男主,因为他的塑造真的是一个奇迹。

不过通篇看下来,直哉的画虽然十分的具有魄力,但仅仅靠画,是不能与禀的神明抗争的。

那直哉的天分,究竟是在哪里呢?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无数的天才到他的身边,又如小燕子一般展翅在艺术的天空中呢?

一是他的生活方式。


这既是天分,又是诅咒


直哉从不只为了自己创作作品,那样的东西,他称为习作。

但他为他人创作作品时,便犹如凤凰一般,痛苦和幸福相伴相生,所以,他总是在逝去一些东西之后,他的作品才会如此震撼人心。

《樱日狂想》献给了逝去的母亲。

《樱七相图》献给了将死的父亲。

《梦蝶》伴随着圭的逝去。

而第六章最后那个惊为天人的设计背后,直哉几乎失去了一切。

正如弗里曼对草薙健一郎的评价那样,直哉也是,因为他正是“物哀”这个精神的具现化,所以对人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但这还不够。

直哉真正的艺术力,就在于这句“因果的交流电灯”之中。

相对于不依靠画笔和画布就能创作出艺术品的御樱禀,直哉的作品一定要有“人”才能体现它的价值。

因为,直哉的作品就是他口中的“小燕子”,是所有受他影响的人,甚至不限于樱之诗之中,就算他看不到屏幕前的你,但你只要被他的精神打动,有了更多的想法,对生活有了更多的希望,那你就成为了他作品中的一员。

“平凡的天才展现他的才能。”

“真正的天才让人忘却他的才能。”

这就是因果交流电灯。他的艺术是活的艺术,他赋予了不懂凡人之美的禀一颗恋爱的心,赋予了伯奇自由和人的温暖,就算是处处阻挠他的长山香奈,他也用作品激励着她,让她走向了更高的高峰。

这就是为什么几位天才对樱之艺术家赞不绝口的原因。

这也是他能与“美的神明”,御樱禀同台竞技的原因。

可这种力量被诅咒了。

它对于直哉太严苛了。这种力量需求直哉有一颗博爱的心,一颗无私的心,正如他的作品吸引人那样。直哉不能拥有寻常的恋爱,否则,这力量就会消失,随着他将自己的爱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所以,所有的个人线最后,直哉的创作再也不可能有te那样的触动力了。

可直哉也不是机器做的,他也需要被爱,至少应该有家人的陪伴,否则以他的创作方式,迟早会像燃尽的凤凰一样,坠于大地。


这一段既写给健一郎,也写给直哉


对于樱之艺术家来说,他追寻幸福的过程真的是又痛苦又令人不忍。这种方式是不会长久的,到了樱之刻,一定会有一个结尾;但这个故事的结尾,却不止一种。

3 Another end 《美好的每一天》

禀线一直被认为只是介绍过去的一条线,但樱之诗的另一个解,就在其中。

到头来,禀和直哉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创作呢?

他们早就把金钱和名声等看如粪土,他们的作品仅仅是为了给对方传达着自己的情感,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至高的情感。

那么,稍微抄个近道又如何?

在禀线,直哉不在坚定的对禀的过去闭口不谈,而是想与其一起面对过去。

而禀也仅仅是按奈不住自己的思念,往直哉那里踏出了一步。

之后两人的情感就如洪水一般,冲散了所有的阻碍。


铜像暗指失去了才能的直哉

然后?也没啥好说了。两人用走捷径的方式,提前到达了美好的每一天。禀和直哉都没有必要再展现才能了,他们最后也是最高的作品就是彼此。

这或许会让长山香奈等人气的牙根之痒,但这个故事的结局可真的不算差,甚至比te还要好一些。

毕竟,要是让直哉拿自己的才能换圭的命,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的才能的。

樱之艺术家就是这样的人。


“幸福的活下去吧”


p.s.1:禀线的结尾也与其他几条个人线不同。只有在禀线结局和te结局,才出现了画。而禀线结尾那幅则是《樱日狂想》(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而禀线最后一幅cg,完全是《美好的每一天》中羽咲拉着皆守那幅cg将仰角变为俯角绘制而成。这是不是暗示着什么呢?


月在笑。

神在笑。

而樱之艺术家大喊着:“qtm的神明!”将幸福拉到了自己的手边。

而展望下樱之刻,真禀线的结局应该也是和这条线差不多的,虽然曲折了太多,太多。

4:于樱之森之下漫步

直哉从不会停下脚步,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蓝化身为他的神明,扛着直哉走了下去。

所以,在《刻》之前的直哉,可以说俨然是凤凰涅槃后的姿态。

是时候将一切美好的时光夺回了。


这十年,就是直哉觉醒的时间。

正如他的回归作一样,他的作品要让所有看到的人,所有的参与者,笑着享受。

只要他能把自己也算上。

接下来的结尾,只能交给自哥哥和新岛夕了。

算我求你们了,别让直哉孤独终老了行不。


这或许就是至高的艺术的冰山一角。

这份永恒的美,属于见证着这个故事的每一个人。

最后,对这个深深打动了我的游戏,我对它所有的制作人员表示敬意。

以及汉化的那位大佬,没有你的倾力帮助,我怕是永远欣赏不了这一作了。

春日归来,樱之艺术家仍在继续他追寻幸福的旅程。

扶他自对于幸福进一步的诠释,就等到《樱之刻》出完之后,再来进一步分析吧。



本文转载于B站 cv8099595, 已获得原作者 这是个昵称-_-  同意


3 条评论 2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