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装甲恶鬼村正——一曲尼采主义的赞歌》


推完Nitro+的装甲恶鬼村正已有半年,通关时沉浸于作品的情节和狂气,久久不能忘怀。

但村正为何狂?价值观为何歪?为何说奈良原那么右?这些问题始终模模糊糊。

直到最近,听OST时才突然惊觉,奈良原是一个尼采主义者。


(本文存在剧透)

(本文存在剧透)

(本文存在剧透)



作品所强调的——善恶相抵,是作者对混乱社会下所谓善恶的嘲讽


绫弥一条父亲绫弥一导临死前说的话

“我终于明白了”

“讨伐恶这件事本身也是恶”

“它蒙蔽了正义,将与己对立的意见、思想、行为——将人性”

“将这些都断为恶,封杀掉……这本身就是罪”

“即便我自身是邪恶的,如果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话,我的正义仍旧是完整的”

“唯有将正义本身抛开,才能做到剿灭邪恶”

“善恶相抵”

“善与恶互相抵消,共同消亡”

正义本身是罪恶


这里的正义并非真正的正义,而是激情,是在无法制或无完善法制下追求公正的极端情绪

而极端情绪下的审判是不会公正的,所以为恶。


“暴君和侵略者都驱逐出去,只留下不会伤害他人也不会进行掠夺的人们就够了,这样一个国家——就是我们的正义“

一条这句话揭露了一条正义的本质,她所走的路仍是六波罗的老路


而景明称一条太过耀眼并非一条的正义,而是一条明知自己的正义的本质仍要贯彻到底的意志,也因如此,一条最后走上了景明的路。她终究是无法原谅自己的恶,她的意志始终一分为二,无法摆脱矛盾与挣扎。


当然了,作者明白真正的正义是什么,那就是法制社会下的合法公正的审判。

但奈良原没有走这一条路,他走了更极端的一条路。



凑斗统屡次告诫景明不能杀人

因为仇恨会制造仇恨,而唯有爱——才能化解仇恨。

这是典型的从基督教义到普世价值的观点

同时,凑斗统也是伦理,道德的代表,她剥夺了光的父亲。


凑斗统告诫景明不能杀人,因为她明白罪恶只能由合法公正的机构来进行审判。

创伤不仅需要对罪恶的惩罚,还需要爱的感化。

而任何怀有仇恨的个人或组织所进行的私刑是不应当的。

而凑斗统也明白,那个社会不存在法制,军事独裁政体给了军队肆意妄为的权力。

权力的不受约束助长了人性的恶,让欲望肆意流淌。

所以她是无力的,她的思想也是无力的,以致于被光一击就能破碎。


但凑斗统的死连同她的教诲却深深的植入了景明的心,成为了景明矛盾痛苦的根源。



到此为止,这部作品充满了压抑和绝望,还不能称之为狂。

接下来,奈良原彻底破除了这压抑,他高举尼采生命意志的大旗,将善恶道德踩在脚下。


生命的意志

人们屈服于道德,正如屈服于一位君王,或因奴性,或因虚荣,或因自私,或因退让,或竟是热昏,无思想,绝望,本身并无道德可言。——尼采

唯有生命意志,才为存在的意义


“生命啊,且听这祷告,枕以愤怒颤抖般的喜悦”

“生命啊,且听这赞歌,重叠起笑至疲惫的怨恨”

“野兽啊,起舞吧,于原野中驰骋,歌唱着,喧闹着,狂野地奔跑吧”

“如今,尔等面前何种枷锁与牢笼皆是腐朽之土”——光之诗

狼追羊,羊奔跑,狼奔跑

输者死,赢者生

憎恨 愤怒 欲望

这便是生命的意志

任何祈祷,怜悯,都是无用的


这便是光的道,是雪车町的道,也是恶鬼景明的道。


越是体会到痛苦的人,越能明白生命的本质——尼采

光从终日的痛苦中超脱,顿悟了自我的意义与意志。

摧毁世界所有的伦理与道德——将父亲从其中解放出来,这便是光的意志。


这意志之强大,它纯粹,它美丽,正如那白银昂星,何其的耀眼!

这意志之强大,它支撑起单薄且剧痛的身体,让光成为凌驾天下的超人

这意志之强大,它使得任何心灵一旦触碰,皆会被嗜血的狂乱和躁狂所粉碎。


这便是奈良原的武道哲学:

斗,即是善

无论意志还是想法是什么,犹豫即会败北

争斗,性命相搏,即是生命的极致,生命的大善。


雪车町一藏赞美着生命

当他看到景明压抑自己,意志混乱时。他愤怒,他不允许这种人继续存在于世,这种轻蔑生命的人。

最后他即使杀不了景明,也要让景明接纳自己的存在,认可自己的道路,成为杀人的恶鬼。


为何景明是恶鬼?因为最后他以杀人为乐。


一些其他线的理解


大鸟香奈枝爱景明,同时也恨景明。

所以她不愿让景明压抑的死去。而是一同在复仇的快感中相爱相杀。


茶茶丸线的景明彻底黑化,他成了一个快意恩仇的人。

杀他想杀的人,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他不能再用村正。

也因如此到达了和尚的境界,意志归一,不再迷茫,成功使用兜割。


以上,大家应该也能理解这部作品价值观为何歪,不过以上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和解读,可能存在过度解读之嫌,欢迎留言和指正。



本文转载于B站: cv7885901, 已获得作者 空管呦呦 同意

0 条评论 2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