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与生命——天津罪

专栏 2020-10-12 17:44 感想评测 1401阅读


今天想来写写我最喜欢的galgame也是我正规意义上的入坑作,天津罪。ps:本篇想法有在和他人讨论后得出。
当时大概就是翻一个怪猎群友(超鸽的空间偶然间翻到的那张cg,看到那张cg整个人就深深的被吸引住了(放下面)让我产生了想打这部作品的强烈愿望。
水无月,六月,萤,生命周期短暂的生物,从一开始,命运已经是注定短暂的了,而这个名字也暗示了hotaru悲剧的生命,在癌症晚期才被确诊,如萤火虫一般,生命转瞬即逝,萤火虫,就是为了繁衍才在漆黑的夜空中发亮,为了活下去,而这正对应着origin的顽强生命力,为了活下去,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我得承认,在这近4个月的gal生涯中,我重新审视了origin这个人物,origin,嘴上一开始说着,即使吸食他人的生命,像虫子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行,只要活下去,吸食他人的生命也行,只要活下去,怎么样都行。我产生了误区,等到第二遍重新推end1的时候,“不想承受痛苦,不想承受艰辛”这才是origin内心所渴望的,身为一个小女孩的幸福,就是像普通人一样,在外面与朋友一起玩乐,在病房外谈一段恋爱,仅此而已。但我不得不承认,可能由于先入为主的不理智的思维,在刚打游戏的时候极度厌恶origin,可能因为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萤吧(笑。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对剧情的思考,我开始慢慢理解origin了,产生了同情,甚至是喜爱,可以说如果没有origin,这部作品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会这么高。Origin对幸福的极致渴望,对外面那个仿造自己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享受着幸福嫉妒着,甚至憎恶着。正是有了origin,才有着完整的hotaru,有人转瞬即逝,有人散发光芒,但是在end1中,这两者被割裂开来了,只有白萤在散发光芒,转瞬即逝。而origin失去了属于自己的一切,就像被世界遗忘了一样,kokoro曾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啊,现在却和自认为的冒牌货聊天聊的这么欢,要是给origin提取关键词的话,我可能只能提取出,“不甘心”“幸福”。
Origin先放在一边,再来说白萤,从一开始,我个人就感觉这个角色笼罩着一层什么,是这样的,有一层薄雾,不是什么都不告诉你,而是制造出了一种朦胧的神秘感和忧郁感,可能是我阅历比较少,个人打过的gal里还没有能将一个角色的忧郁发挥的如此不做作,从一开始就是从头到脚散发着忧郁的气息,从一开始就爱上男主,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更在乎男主朴实纯洁的心灵是否会被沾染鲜血的双手玷污,从那一刻我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角色。再到后来的亲了男主,联系不上她一个人在教堂痛哭,我开始为这个角色心疼了,而真正让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在响子说出“水无月同学现在真的在这里吗”
我就已经明白hotaru的命运了,为此而悲哀。
只有短暂的一周的生命却对男主的爱从未改变,死去无数个白萤却每次新的白萤都比上一个更加爱着男主,如此痴情的白萤应该没人会不喜欢。一次又一次的再花田中消失,一次又一次的爱上男主。、


当end1萤只能一个人举着伞望向青空的时候,我真正感觉到了悲伤,发自内心的痛,注定无法在一起的痛,就像kokoro说的那样“哥哥一定又踏上旅程了吧”是的,他踏上了一条没有最爱的人的路,永世无法和hotaru再见。




在悲伤的感情渲染上,个人认为穿着婚纱的hotaru痛哭可能是galgame里最为触动我的情节了。所以,在我的心目中end1其实是要胜过end2的。

还有对天津罪的思考可能是我最近思考最多的地方了。什么是天津罪?天津罪到底说的是什么?我总能看到不同的答案。在原文中天津罪的说法是“你高高在上把自己看作白萤的神就是你的天津罪!”大致可以判断出origin的罪就是蔑视白萤的生命,创造出白萤的生命,却看不起她,践踏她,最终变得只一次又一次的赋予空壳,而男主和白萤举行的小小的婚礼上,男主将白萤真正意义上的赋予了生命,成为了严格意义上的人,已经可以被言灵操纵了,介时男主已经犯下了属于男主的天津罪,随意的创造生命,已经是罪了。再加上后面的随意剥夺origin的生命其实也算讽刺,明明自己已经说了origin的罪就是蔑视他人的生命,看轻他人的生命,最终却犯下了和origin一样的罪,罪加一等,得到审判是必然的,可能诚的罪甚至要比origin深了不少,白萤真的愿意生活在这个没有诚的世界里吗,只是把她孤零零的抛下来,她已经体验过了origin没有体验过的幸福,已经一次又一次的与男主相恋,幸福了,她本身的生命也应当结束了。


还有另外的一种对天津罪的解读是男主的傲慢,男主不愿理解,个人认为,理解这个词用的就不是很恰当,end2之所以我个人认为不如end1就是因为end2有种开后宫的想法,与origin相恋,这么说那origin的罪从来都没有赎清过,她傲慢依旧,只是因为诚做出了妥协,但是结局我认为origin和白萤是融合了的,成为了一体,成为了真正的hotaru,一个承受着转瞬即逝的生命,一个闪耀着照亮黑夜的光辉。Origin得到了幸福,那如何赎罪呢?所以个人认为这种看法是并不成立的。Origin能够体验自己体验不到的幸福了,并不是赎了天津罪。而男主永久的失去了身为神的身份,自己干扰origin本来就该死去的生命的罪得到了赎清。
我们该做的就是对生命的平等看待,不去干扰生命的自然诞生,不去人为改变自然的选择。不能随意的轻视他人的生命,不能把自己看作别的生命的神,可以践踏别的生命,而是将世间万物都视作生命,无论你是高智商的人类,还是渺小的蝼蚁,都是如此。
这就是我最近想到的有关天津罪的想法(
Ps:hotaru是我老婆 天津罪是永远地神


  

1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