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十二神魔器”

神器和魔器的评判标准就是:没有标准。无论是从它的起源再到它的传播,其实都是一个挺凑巧的过程。不过后来流传又甚广,甚至成了不少人的入坑启蒙,我也是其中之一。

一张图毁了多少无知少年


打完十二神魔器其实不算什么难事,网上随意搜索也能找到不少剧情梗概或评价,在此也没有必要多说。于我而言,当时抱着猎奇心态的我按顺序打下来,其实给我的最直观感受就是,galgame只是一种题材或体裁,它可以是长篇也可以是短篇,它可以是实用度满载的拔作也可以是引人深思的剧情作,它可以很令人潸然也可以令人捧腹,它可以令人呕吐也可以令人忍俊不禁。它可以是一场甜甜的恋爱也可以是跨越种族的爱恋,它可以是精美华丽的商业作也可以是简陋的同人作……


说到底,入坑也就是一直被“骗”的过程。被媚肉的名字所骗,被素晴日的OP所骗,被扶她自“今年会出樱之刻”的谎言所骗,就这么待到了现在。


或许对这几款游戏而言,它们是幸运的,毕竟在这之中没有销量恐怖的作品,却意外地被传唱。但它们之中有的创作者还在业界活动,有的创作者早已隐姓埋名不知多久。它们之中有就此腰斩的作品,也有时至今日还在制作的系列。


后来我慢慢开始了解黄油会社,发现这里面原来有些作品只是作者的一时兴起,有些会社倒闭后又开始借原厂牌做拔作为生,有的会社现在还在风声水起,有的会社却只能苟延残喘,有的会社改组多次,更多的会社早已消失。


然后开始做汉化,一部叫僕は天使じゃないよ,另一部就是十二魔器里的解体插入新书。自己亲身试过后才发现,以往打过的游戏里,那些汉化大佬的不易与艰辛。


再后来开始探索,新作越出越多,发现所谓的十二神魔器也不过如此,一个死馆足以单挑里面绝大多数作品的猎奇度,顿觉这个目录的无意义。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但它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目录:里面有生肉也有汉化,有猎奇也有全年龄,有短篇也有长篇,有拔作也有剧情作,有BL也有百合。


只是现在,距离它在一笑间被创造,也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更多人的入坑作也成了柚子社与艹猫。十二神魔器,也慢慢变成了时代的眼泪。


然而当我面对steam上“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tag时,我总有一股欲望,想告诉他们,galgame世界还有许多宝藏,还有更多形形色色的故事等着你的阅读,还有更多可爱的女主等着你的攻略。


十二神器就是这样,它奇怪却丰富,猎奇又纯爱,见证着我从萌新到现在初出茅庐的过程,里面的游戏或许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可是它在我心里总是独一无二的地位。

0 条评论 1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