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翅翱翔吧,谎言的双翼——浅谈樱之刻第一章《鹊贼》


千呼万唤始出来,樱之刻的体验版终于和大家见面了。

但与普通的体验版内容不同的是,本章的剧情是对《诗》中鸟谷线的一个补完,而剧情时间点甚至发生在《诗》的过去——

也就是说,这个体验版完全可以在鸟谷线之前玩,而且就我个人的角度而言,我也推荐这么做。

因为,将这篇内容和鸟谷线连起来,扶他自想给玩家传达的信息才会被完全的展现出来,在鸟谷线甚至是雫线的许多伏笔,也能在这篇《鹊贼》中得以回收。







本文的人物解析和剧情梳理部分含有剧透,建议在阅读完《鹊贼》和樱之诗的鸟谷线之后观看,而信息归档部分则是对文中一些名词的解释,可以放心食用。


1:信息归档

    关于陶艺的方面没啥可说的,大多数都是扶他自的掉书袋,是为了衬托丽华、纱希、静流、健一郎这几个人的才华而写的,看不懂也没啥大关系。

    但接下来的几个名词就有些重要了。

1.1:《鹊贼》:

   根据百度百科,《鹊贼》是一部经典歌剧,
《鹊贼》讲的是由于喜鹊偷走银钥匙而女主被诬陷,最后发现鹊贼,女主获救的故事。

而这里的被救出的女主对应的是圭,而喜鹊这一意象指的是静流的花瓶。

具体分析会在后面详细写写。

1.2:狩山青鹭

完全是个为了一场宏大的骗局设计出来的人物,历史上没有这个人,别查了。

这其实是鸟谷纱希的雅号。

1.3:雪景喜鹊图花瓶

原本只是纱希和健一郎谋划的一部分,历史里并不存在,但是静流完成了这个花瓶。

这也是目前鸟谷的最高杰作。


涉及剧透的情报会在后面谈到,接下来就是剧透了。







2:人物解析(1):鸟谷静流

《鹊贼》的主角,就是这位可爱的小姑娘。

她十分单纯,为了陶艺可以舍弃很多东西。

但她同时也是重感情的。

拯救蓝和与丽华和好,她为了自己的同伴总是不遗余力。

也正是如此,雪景喜鹊图花瓶才能被她制作出来。

是的,她相比蓝和丽华来说,相当的“幼稚”,但正是因为这分“幼稚”才让她的才能打动了一众天才。

她虽然经历很多,但心灵仍旧如同璞玉。

但也是因为她这样的性格,最终她没能和丽华和好,但本质上来说这事丽华还是要背大锅的。

健一郎与静流

3:人物解析(2):中村丽华(本间丽华)

扶他自妙手回春的一大成功案例。

本来丽华是一个只在鸟谷线登场的疯婆子,和主线虽然关系很大却没啥戏份,到本篇结束玩家们除了认识到这个人搞了事比较疯之外,就只记得她是本间心铃的母亲了。

但在《鹊贼》中,这个人物被完全写活了。

一言以蔽之,丽华就是中村家的象征。

想理解本间丽华这个人物形象是有一些难度的。在表面上,她一副土财主的面孔,对家内人和身边的跟班尖酸刻薄,对蓝和后来的鸟谷这种死对头,她恨不得动用全力去干掉这些对手,全无贵族的气质。

这也是中村家的问题;只追求血统这种表面上的东西,而不追逐贵族的内在,这样的统治也是走不长远的。而中村家以及丽华搞了这么多的事,也应该受到惩罚。

到这块其实还没什么问题,这些形象是从《诗》里早就定好的了。

但丽华对于艺术的态度,就十分有说道了。

最后面对赝品瓶子的心碎笑容
静流的瓶子水平之高,真的骗过了见过无数作品的丽华。

但当丽华得知真相的时候,她在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狂笑后,否认了真相。

关于这段,有两个解释:

1:丽华被生活折磨的太多了,心力憔悴;如果承认自己看错了,没有了艺术鉴赏能力这块遮羞布,她的心理会直接崩溃。所以她选择了掩盖内心,坚持否认这是赝品。

2:根据健一郎的说法,三流的鉴赏家看到瓶子会不以为然,二流的鉴赏家见到瓶子会热泪盈眶(原文不是这样,是指鉴赏家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一流的鉴赏家则会说:

“这是一件非常好的现代艺术品”。

而丽华想要通过她的手段,不管是让这个瓶子以什么身份,都要让它出现在世间。

只为证明她的挚友是稀世的天才。

在鸟谷线,丽华仍在追求这个瓶子。即使真琴告诉了她真相,她也不为所动。

因为,她认为这个瓶子的价值不应该止步于此。(这条貌似才是主要原因)




当然这个说法比较浪漫化,具体哪种说法都有道理,只能说是见仁见智了。
(后记:在刻群里和大佬们交流过后,说法二的可能性更大。丽华的戏份应该还不止这点)
在故事的最后,丽华改姓中村,诞下一子一女。没准,欺负恩田宁的是男孩子而不是心铃呢。


4:人物解析(3):鸟谷纱希、夏目蓝和健一郎

这三位角色的形象差距并不是很大,《鹊贼》里的内容都是对本篇很好的补充。

纱希温柔的一面也给这个故事增色不少,校长是真的外冷内热。

p.s.蓝姐姐的武术水平也太猛了吧。。


5:剧情梳理——从一只喜鹊到另一只喜鹊

本身《喜鹊》对瓶的传说和《喜鹊》油画都是假的,是纱希为了骗健一郎而制作出来的假情报。

但是健一郎不仅认出了这是假情报,而且钻研几年,在弓张做出了一个对瓶。

而静流看到这个瓶子后大受感动,决心投身陶艺。

几年后,纱希夺权成功,丽华与静流交恶。而静流决心与丽华和好,敏锐的她在纱希家找到了那份假情报,并决心造出另一个对瓶。

两年后丽华造瓶成功,但出于心理的罪恶感,瓶子并未给到丽华。

(静流后来追随健一郎,丽华嫁入本间)

下面,是鸟谷线的内容:

精彩的部分来了。

纱希带末竹来奇美拉看自己的仿作《喜鹊》油画,故意留下与该作构图相同的浮世绘,雅号“狩山青鹭”。

日曜学校丽华孩子和宁冲突,二者都受伤了,宁伤得很严重,丽华大怒。

丽华调查清楚雾乃身份后威胁让她拿到圭在鸟谷家的画。
直哉让恩田母女住在直哉家。

丽华来到奇美拉,索要《喜鹊》花瓶,让真琴用丽华带来的赝品将鸟谷家的花瓶掉包。

这段初看时玩家会有所疑惑,但若是按照丽华解析里猜想二的内容,这段剧情就十分精彩了:

本来,丽华就知道瓶子是假的。她只想让挚友的作品具有价值。

纱希本意是顺着丽华意思,把《喜鹊》花瓶给她,让她在鉴赏会上出丑。而直哉用真琴的作品买通末竹,让恩田母女解脱。真琴则将事情原委全部告诉丽华,并让她选择《喜鹊》花瓶或者真琴的作品。而丽华不相信,认为这是对方不愿给出《喜鹊》花瓶的借口,带走了《喜鹊》花瓶。最终丽华由于性格原因在鉴赏会大闹,被拉黑,丽华的故事以这样一种戏谑的悲剧收尾。



谎言的双翼,即刻起飞。

六便士最终淹没了丽华,她对好友的真挚感情不能被埋没,一如她的罪孽不能被原谅。


6:墓志铭前的喜鹊

这样想来,中村家真的是被一直忽悠过来的。

他们家族只重视血统,不重视内在的传统,让丽华的才能被埋没,也让他们最终在几个赝品面前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滑稽。

从《奥林匹亚》,到《樱六相图》,在真正的作品面前,中村家脱下了贵族的外衣,显露出野兽的本性。

结果只是竹篮打水,他们的努力只会给家族的没落填上最后一把火。

对此我只想说:

哈哈,活该。


7:樱之刻:于樱花林下漫步

真正让作品成为作品的是什么呢?

草薙直哉,健一郎,静流等人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是“真挚的情感”。

一个作品被注入了情感,即使是赝品,即使并没有那么多“美”,那也是有价值的。

这正如小孩子在母亲节给妈妈画的涂鸦,虽然样子简陋,却能让母亲哭成个泪人。

接下来,这样的美学理念和禀会有怎样的碰撞呢?圭的过去又是怎样呢?

草薙直哉究竟会选择何方呢?

接下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的剧情梳理借鉴了g吧大佬“松本文纪”的部分解析,对我启发很大(甚至回去重c了一遍鸟谷线),实在是万分感谢。

本文首发于b站,作者也是我。在刻群里与大佬们交流过后,新加了几句话。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3148948 

0 条评论 3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