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海市蜃楼之馆》引发的联想——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女孩。




《海市蜃楼之馆》讲述的其实很少,不过是几个小故事连成的过往。

《海市蜃楼之馆》讲述的故事好像都是悲剧。。。但因为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才能忍受。我们会为了里面人物的悲惨遭遇而痛心疾首,会对故事里邪恶的源头嗔目切齿,但因为不是实际发生在你我身上的,所以最多感同身受,找到那一丝共同点不能忘怀而已。我这里不讲故事,仅仅只会写写小小的感想,1000个读者有1000个《哈姆雷特》,而《海市蜃楼之馆》的基调在一开头已经有了,是暴力,偏见引发的悲剧罢了,我想说的也是从这里开始,却又不是作品本身,里面的故事你们可以看别的文章,我这里只是想说我小小的联想,还有我喜欢的女孩,那女孩,一定有着丁香的芬芳。



从哪里开始呢?

我为什么要动笔写这篇文章呢?

可能和开头不太一样。因为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想当键盘侠去骂人,但是又没什么理由,喜欢的女孩被别人随意谩骂却只能说她是一个好女孩,很苍白无力,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去辩解只是被人耻笑罢了,所谓的现实唯唯诺诺,网上重拳出击——我好像做不到。但在今天,在走过了《海市蜃楼之馆》许多的行程之后,我懂了,可以说是顿悟,那就是我找到了支撑我的理由,有了理由,就可以说点什么了。




那个,她

笔者可以说很失败,到现在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所以只能在gal中找找女孩子了,难道大家不是这样的吗?一定是吧?一定是的。不是这样为什么玩gal(笑) 我可以说是沙耶之歌入门的,后面慢慢喜欢上了简简单单,可可爱爱的柚子废萌——和漂亮妹子谈恋爱这不香吗?也不知道玩了多少,但是找的资源网盘已经过5t了,hhh。看过了青梅竹马,喜欢上悠的妹妹,和金发傲娇吵架,与黑丝姐姐作伴,欺负害羞的妹子,留恋美好的品质。要说更喜欢谁嘛——这不是,都喜欢吗?

好了,好了,那么开头的她是谁呢?这么多游戏,这么多女主,谁才是那个她呢?

这里也就不卖关子了,我想说的她,是一个概念,她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而是在生活中的一类人,当然了,抽象的概念也有具体的体现,我也是通过喜欢那一个人之后,慢慢看出了许许多多作品中那一类人。

那一个人是谁呢?

她就是——荻原沙优(《剃须,然后捡到女高中生》的女主)

那么她是谁呢?

她就是——遭受到残酷对待却依旧善良的女孩。




恶,无边

啊,我为什么如此生气,开端很简单,也很纯粹——就是人们对沙优恶毒的评论


太多了

真的,太多了

只要你去搜沙优,就一直有这样的评论。

在读这篇文章的各位之中,肯定有这样看的吧。

我说沙优是一个好女孩,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能怎么说呢?

。。。

能怎么做呢?

我那时只有愤怒,想要宣泄,却又无能为力,最后彷徨许久,给几年未曾联系的朋友推荐了一下《剃须,然后捡到女高中生》,然后告诉他沙优是一个好女孩。在凌晨4点。

所谓愤怒,源自于自己的无能,自己的弱小,也可以是对自己了解的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那时的愤怒,是对评论的人们。

我没有理由。




那无边的恶,是什么?

《海市蜃楼之馆》的故事,是暴力,是偏见引发的悲剧。

我一步步翻过《海市蜃楼之馆》的篇章,看里面那一道道门,门里角色的悲欢离合,是一个个不错的故事。随着故事的连接,我也明白了,那引发悲剧的无边恶意。

我不讲故事,故事是作者思想的载体,有兴趣的可以去玩《海市蜃楼之馆》,里面故事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阐述的,仅仅是我的联想。

《海市蜃楼之馆》的故事,注定是悲剧。是一出生就命中注定的。因为——

有些人活着,就是悲剧本身

啊,在读的各位肯定不能理解吧?

我也希望现在没有人能理解这句话,能理解的话,请允许我对你说一句——辛苦了。

(我很庆幸我是丢在人群中别人找不出的普通人。) 

所以,引发悲剧很简单,可以是赛马娘努力到最后因为伤病缺席一步之遥的成功,可以是彼此历经千难修成正果的情侣最后生死离别。我不打算讲悲剧,因为悲剧很简单,我想救赎的,是作为悲剧本身的人

什么样的人,是活着的悲剧本身呢?

要解释这一点,就引出了这一小段的主题:那无边的恶,是什么?

直白的说——

是暴力

是偏见

暴力是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一片区域内的强弱之人,就像印度村庄里的上种性者奴役下种姓者,美国顶级财团在幕后操纵媒体和制度,管理无资本的大众群体。强者可以肆意妄为,而弱者只能强迫自己改变,去承担强者加在自己身上的规则。强弱可以随时间发展不断变化,其实许多作品也就是,描绘那种变化罢了,当然故事开始的强者制定的规则不合理,就变成邪恶了嘛,被对待的弱者因为友情、爱情、信念去奋斗,然后成为强者,可以决定之前“强者”的生死,制定善良的规则,这就是一段美妙的故事。我这里指的暴力,那就是强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欲望强加给弱者的不合理规则。

偏见是人们内心的幽暗,是愚昧的标签

其实偏见和暴力不同,暴力的行使者一定是一定范围内的强者,而偏见可以无关强弱,就像人们会很自然觉得跟在丑男身边的美女一定是因为钱,因为利益,这很正常对吧?简单的功利主义,逻辑是那么自然,那么可信——不可能有真心的爱情——因为他们不匹配。很多偏见来源于人们内心的幽暗,有着嫉妒,有着贪婪,有对不合群事物的排斥,等等等等。有人会认为明星入豪门恬不知耻,却希望自己成为那一个,在学校因为家庭原因晚上在服务业打工的女生,被发现人们怎么说也不用我说了吧。这只是生活中的偏见,在网络上,偏见就是那随处可见的标签化的词汇。公交车、bitch、rbq、bl、qjf等等,词汇本身没有错误,我也会用,但因为网上的捕风捉影就将它与具体的人联系起来,那就是愚昧的标签。我还记得有人问特朗普的粉丝为什么讨厌拜登,他很明确的指出拜登是一个强奸幼女的罪犯。真的,真的太有趣了。标签不得不说真的好用,让我们不用思考,就可以随意评价一个人,只要看网上自己知道的人和这个词联系,就可以随意使用,至于作者是谁,谁在意呢?不是皆大欢喜吗?作者有了点击量,观众有了谩骂的话题,受难的不过是一个人,凭什么否定千万人群的看法?不好好接受就是急了,事情肯定是那样的,必须是那样的。不是的话,反转的话,也就是换一个人骂罢了,没有人需要道歉。

什么样的人,是活着的悲剧本身呢?

就是那些因为被暴力压迫,受偏见对待的井底之人。



她,是那样的美——

之前,我只能说她是一个好女孩,仅此而已,言语苍白无力,让我不能辩解。现在我懂了,我知道了她原来一直都是如此美丽,找到了支撑我的理由,但我现在不愿去辩解,只想平平淡淡的表述,那简简单单的理由。希望看完理由的各位能明白——她一直都是如此美丽。我不再会去辩解。

我喜欢美好的品信,喜欢那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孩。

啊,白发红瞳的女孩是如此的美丽。

在现实中,却是悲剧本身。

1099。《海市蜃楼之馆》的故事开端,就是因为有人生而白发。因为白发与众不同,不合群而遭受偏见,因为弱小而被放逐进魔女的公馆,这是偏见引发的暴力,只因为白发而被称之为"魔女",真是一个简单的标签呢,可惜"魔女"只有标签,没有人们想的力量,就是一个瘦弱的人。如果有力量,不伤人就是独自孤独过一生,伤人就是教会讨伐魔女这一有趣的故事。不过,正因为没有力量,在成为悲剧本身时,留有的善良,才会是那样的美。

这是怎样的美丽啊。

人们总是喜欢追求平衡,正因为如此,在一个人成为悲剧本身时,遭受着强者的奴役,周围的鄙夷之下,都喜欢将这样的待遇强加给比自己更弱的人。人呀,都会以自己为参照看人,在自己利益受到侵害就会大打出手,哭天喊地的人眼中,那些受到侵害的人因为默不作声,那肯定是没有受到侵害,在经常不怀好意接近别人的人眼中,他人无端的好意必然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多么的荒谬,却又如此的真实。

一个温柔的人,一个善良的人,当这个人成为悲剧本身时,疯狂和残忍才是旋律的主调。因为暴力和偏见无处不在,由偏见引起的暴力很多,很简单,人人都说生而平等,人人都做不到生而平等——因为人有感情——所以做不到。我们会偏爱我们喜欢的,厌恶我们不喜欢的,当我们喜欢的人与好标签相会时,不用理由就会认同,王子,永远是高贵、英俊、帅气的,很简单,不是吗?

一位豪门的子弟,一个在父母眼中懂事,聪明的孩子,去强奸一位乞丐的女儿,最后被发现,他说他被这魔女诱惑了,那是个勾引很多男人的风尘女子,不知廉耻。那事情的真相只会是如此,在父母眼中那必然是真相,在追求进入豪门的女性眼中,又是嫉妒,又是理所当然——她们就是这么做的。在大众眼中呢?现在还不平衡,到了事后豪门给了那乞丐的女儿一笔不算多的钱,请她滚远的时候。那笔钱就是大众眼中的平衡,真不错呀——这一笔钱,那女孩赚了呀。为了平衡,大众会去帮心中自以为亏了的人,帮豪门洗清,谩骂那不知廉耻的女孩。一场闹剧终将结束,豪门子弟不谙世事,乞丐女儿——那低俗的bitch。事情的真相已经盖棺定论——女孩那时的哭喊拒绝没人听得见。威胁的话语,第一次的痛苦,其实对女孩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过去的痛苦已经过去了,真正痛苦的,是现实bitch的标签——当女孩为了病重父亲在外奔波时,总会有人说——你不是那个谁吗?这点钱够一晚吗?

现实是一片汪洋的大海,当父亲病情加重,奔波已经支出不了之时,看着别人掏出的钱,想到残疾的父亲靠着乞讨,捡破烂将自己拉扯大,现在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她终于抬起了手,忍受着那轻蔑的目光,颤抖的拿下了那笔钱。哦——跟那么多人弄过还在装纯——还行啊。事后,他还温柔的对她说——你能勾引上那个豪门子弟可真厉害——那笔钱可真不少呢。是啊,事实本该如此,女孩笑着说——这是我的第二次。他和她都笑了。是啊,事实,都在自己心中。

会有人想知道后来吗?

不会有人觉得我这张口就来胡编乱造的故事是真的吧?

我想写的她,是如此的美丽——

父亲终于不堪重负与世长辞,葬礼上除了花钱请来的帮手,就只剩她一人。为了让父亲多活几日,出卖身体的次数谁会去记住呢?以后再也不用了——养活自己一个人是那样的简单。是啊,那脆弱的内心早已被坚硬的外壳所包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怕的。工作终于稳定,女同事在背后的指指点点,假装的好意也挺好的——至少不是当着面说不是吗?男性那欲望的眼神,那轻蔑的目光——早就被内心表面那厚厚的壳所隔绝,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某天,她在下班的路上,看到了一位男孩在一起车祸前哭喊,血是那么的刺眼,翻倒在地的三轮车已经弯曲了,烧烤的食材散落一地。此后,那条街少了一个小摊,多了一位没有双腿的乞丐。她知道那个人是因为闯红灯而被撞,没有保险的赔款,只有对方出于礼貌的医药费。她还知道那个人为了孩子读书早就将房子出售,和男孩租着阴暗的地下室。为什么了解这么多?是啊,她也成长了——不再会去简单的相信每一个人了。

每天,都有崭新的100元从她钱包放入那个人的手中。一天一天,周围的人不能理解,但也夸赞她的行为,人们总是热心的呀——将她的经历翻得一干二净,多年前勾引豪门之子又变成了人们的笑料。大家都说——她虽然以前挺不好的,现在也有善良的一面嘛。人们总是热心的呀,都喜欢将自己所思所想分享给大家。男孩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了,也就是开开玩笑,你爸以前和她好过吧?天天给这么多真好呢——大家也知道你挺不容易的。这些话没什么对吧?有些还是出于善意,是那么的真诚。男孩沉默不语。

有天,回家的路上,她被一个男孩拦截了。“我们家不要你的钱,请不要再这么做了!”男孩坚定的说:“我不想做个被妓女养大的人!不想被别人这么说!我们家也有自己的尊严!”说完,一口气跑开了。留下那个她,一个人,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被男孩踩过不知道几次的,脏兮兮的100元。。。最终弯下了腰,将它拿回自己的钱包。

在那之后,她联系了一家慈善机构,以匿名的方式资助着那个男孩的学费。那个男孩的父亲其实一直知道她,她跟他说过,让男孩以为是一个有钱的豪门旗下的福利机构调查了他,给了他学费。你也不容易啊,他说。看着那荡然无存的双腿,她笑着说,我们都一样啊,但你的孩子是一个坚强、勇敢的好孩子,他一定会成才的,他的未来一定前途无量。他和她都笑了,看着照片里的安然入睡的男孩。

男孩勤奋刻苦,赢得了大家的喜欢,事业有成,有了深爱的妻子,美满的家庭。

感谢我的父亲,是他教会了我什么是坚强。

他的事迹是那么的感人,他的演讲是那么的深刻。

故事差不多结束了吧,她在哪呢?

她听过男孩的演讲,看着台上金光闪闪的男孩,就像看到了自己。

她之后不断调查,不断寻找需要帮助的人。

她一生清贫,未享受过荣华富贵。

她一生未嫁,无人打破她内心表面那坚硬的外壳。

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房子捐赠给了别人,

葬在了父亲身旁。

她一直都是如此美丽。我不再会去辩解。




我是多么的喜欢,那个她

出淤泥而不染,真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我书写的她,是我爱的她,因为简单,因为纯粹,因为太不容易。

一个温柔的人,一个善良的人,当这个人成为悲剧本身时,疯狂和残忍才是旋律的主调。被人恶意相待,还之以恶意。就像仇恨冤冤相报,最终以强大的一方打败弱小的一方而告终。人们在相争中隔绝着本性的善——因为能不断往上爬的人,不够小心,不够冷酷是不行的。攀爬是非常辛苦的,即使爬到了最后,强大的力量,唾手可得的一切也会让情感变得淡薄。我能理解因为被丈夫抛弃,将心中的怒火发泄于自己子女身上的可怜母亲。我能理解因为受到家暴的孩子转身将暴力发泄给同班中的弱者的人。我能理解在班里受到暴力的人将愤怒发泄于网络的行为。是啊,许许多多,其实我都能理解,对他们的遭遇表示同情,对他们的行为拒绝认同。我能理解,所以在我面对那个她时,那个遭受到残酷对待却依旧善良的女孩时,我是多么的震撼,又是多么的喜欢——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她是如此的美丽,叫我如何不喜欢?

我喜欢美好的品信,喜欢那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孩。

她是动画里的沙优,在学校中因为美丽,拒绝好人缘的的人的告白而被孤立,但是她也找了朋友,也是同样被孤立的真坂结子,两个被孤立的人相互支持,是那么的美好。但可惜,孤立的原因是不一样的,沙优是因为强大,不合群被孤立,而真坂结子,是因为长得不好,又天性懦弱,被人压迫所以被人孤立。当被无边的恶意对待时,强者可以孤独度过,而弱者只有被暴力压迫。是啊,有没有发现,这不就是有没有力量的"魔女"吗?所以那句也是一样:正因为没有力量,在成为悲剧本身时,留有的善良,才会是那样的美。沙优以为她和真坂结子一样,告诉真坂结子只要不理别人就行,可她没想到,真坂结子一直被人暴力相待,和自己不一样。最终,真坂结子在天台自杀了。失去了唯一的朋友,在家中还被母亲问是不是她杀了对方,不然为什么这么自责。她不能理解这一切,她逃了出去,想逃避恶意的学校,冰冷的家。

她在学校中是强者,但17岁的她,在社会中一无所有。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时,是一个可以被任意欺负的弱者。当被假装善意的人骗到家中,强迫发生关系时她又能怎么办呢?已经没有可以回的家了。不断漂流,不断给自己内心涂抹坚硬的外壳。但她一直没有伤害别人,她一直是那么温柔。我很感谢男主,破除了她内心表面坚硬的外壳,给了她容身之处。沙优呀,她一直都是一个好女孩呢,从来没有变过。喜欢自己的朋友,善良的对待周围的人,不想给别人惹麻烦。

为什么,那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孩不被人喜欢?

为什么,大家都是那样的恶意相待?

我懂了,我也明白了,理由其实相当荒唐——

人们厌恶的,是强者强加在她身上的恶意。

她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过,一直都是温柔善良的她。

变了的,是强者为了满足自己欲望,强加在她身上的恶意。

大部分人都是懒惰的,生活本来就不容易了,所以更花不了多少精力去思考,去理解标签下的真实。

人们看到了她身上留存的恶意——那肯定是她自己做的吧。只要打上标签,她就是那样的人——神侍少女——不就是逃出家可以随便和男人睡的不良少女。

事实不就是如此吗?真相不就是这样吗?

她身上的恶意,是那么的可怕,我也深深的讨厌这种恶意,所以我厌恶着给予她身上恶意的人。

那些谩骂的评论者,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会毫不留情的给予她这种恶意,然后又对有着这样恶意的人深恶痛绝。

我通过沙优知道了她,沙优是幸运的,有人打破了沙优内心坚硬的外壳,给了沙优幸福。但大多数的她都是不幸的,像在石缝中顽强生存的杂草,没有养分,却依旧给世界带来那一抹绿色。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女孩。

我讲故事了,故事是作者思想的载体,因为喜欢到无法自拔,我写出了她。

我希望有人能和我一样的喜欢她。

她一定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我希望成为那个打破她内心坚硬的外壳的人,给她幸福,让她快乐。

也许我的一生都不会遇到她吧,那我也会一直喜欢着她,期待与她相逢。

各位读者,假如你们遇到了她,请不要谩骂我爱的人,给予她一些帮助,我就感激不尽。

0 条评论 3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