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夕摩打疫苗后过敏... (美少女万华镜4同人)

刚从医院回到家,连鞋子袜子都没有脱,夕摩就一脑袋往床上栽了下去。

陪着夕摩进门的姐姐夕莉把家门锁上,看着弟弟这幅申请,忧心忡忡地走到了床边。其实这是一栋很小的公寓,不到30平米,空荡荡的房间连着一个开放厨房,床就在另一头几跨步的距离。几个星期之前,在管家xxx的掩护下,夕摩带着姐姐匆匆逃离了日本。这栋房子是临时找下的。在找到更安全的居所之前,为了掩人耳目,管家支付给房东3倍的租金从而没有签任何合同。如此仓促住所也只能期待一个如此仓促的环境。这让习惯在贵族学校里被众星捧月长大的夕莉非常不适应。

不过,现在牵挂着弟弟的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好不容易从日本逃了出来,偏偏遇上Covid这种事差点在近新加坡时被拦下来。难道这是死去的父亲在天上挂念着复仇吗?”

幸运的是,从新加坡往日本的航班也都全部取消了。海关也拿已经到达目的地的姐弟俩没办法,所以联系了樟宜机场最近的诊所给俩人打了一针疫苗就将他们放行。但是打完了这一针之后,弟弟夕摩却是紧咬着牙关从诊所里出来的。先打好疫苗的夕莉凑上前去问弟弟感觉怎么样,但他却不愿开口:“先回到家里再说吧。”

“姐姐…”

夕莉凑上床边。夕摩脸色潮红着,一头金发凌乱地铺在白色的被褥上,被汗珠粘得一缕一缕。从鼻腔里喘出来的粗气发出呼噜噜地声响,像一只溺水的野猪在池子里打鼾。刚刚那一声“姐姐”也不知是睡着了的梦话还是夕莉听着喘息声产生的错觉。弟弟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这个样子,粗野,狂躁,不讲礼仪。

“夕摩。”

“嗯,姐姐。”

看来没有睡着。夕摩转过身来,刚刚压着鼻腔吐出的恼人声响消失了,只剩下大口的呼气。刚刚被夕摩枕过的被褥处湿了一大片,脸上也是豆大的汗珠。夕摩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姐姐。

“你怎么了?”

“应该是对疫苗有点过敏吧?”

“哪儿不舒服?”

“感觉烧,打针那条胳膊手冷,头昏昏的。”

“怎么会这样呢…”

“打疫苗前医生不是说了可能会有发烧什么的副作用吗?”

“可姐姐一点事都没有啊?”

“我也不知道啊…姐姐过来陪陪我…”

夕莉看着弟弟,叹了一口气。她把夕摩的鞋袜脱去,把压在夕摩身下的被子扯出来盖好,坐在床边。

夕摩把头抬了起来望着姐姐,像一只受伤的幼兽。夕莉从来没有看到过弟弟那么无助过。

“姐姐也陪我躺下来嘛。”夕莉心里一惊。平时听到这句话,可就免不了那些床笫之事。看着面前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的弟弟,夕莉不仅为自己的想法哭笑不得。

“我衣服都没换,身上还穿着之前的校服,怎么陪你躺啊?”

当初他们急匆匆地从日本逃出来,也没法收拾多余的行李。其实,姐弟俩家里生活富裕,夕莉当然有着不少衣服,有好多还是当时作偶像的时候留下来的。但是这些衣物都让夕莉回想起之前和父亲一起的生活,所以逃往新加坡时就带了自己和夕摩的几套校服。校服是北欧的款式,一身白色的衬衣,微微束腰,把夕莉高傲的胸部凸显出来。下身穿着一条未过膝的短裙,但由于身材比较高挑并且臀部丰满,短裙沿着胯部的曲线仅仅遮蔽到了大腿根部。

“把裙子脱了不就好了。”

说着,夕摩的手就摸索着往夕莉大腿探去。夕莉的脸立马窜上一阵红,把夕摩的手急急按下。

“你都烧成这样了,还给我想着乱来!安分点睡觉!”

“什么乱来不乱来。你看我都烧成这样了还乱来个什么。不就想姐姐陪我躺一下吗。”

拗是拗不过他。夕莉叹了口气,把系着的腰带随着短裙一并解下来,两条洁白光滑的大腿挑着被子钻到了弟弟身边。夕摩眼睛依然闭着。把枕头让出来一点,让夕莉枕上。

夕莉凑近看着这张长得过于女性化的脸。在发烧引起的潮红和喘气下,则更是凸显阴柔之美。


(写困了未完)

0 条评论 1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