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符号恋爱的话语——电视游戏中的“欲愫” / 八寻茂树 结果与考察(2-2爱与死亡的不平衡性)

       电视游戏是以孩子为中心的游戏文化,其故事性里的“死”(尤其是它假设了因丧失对象而产生的感动)频繁地作为主题素材被列入游戏剧情之中,本书分别在第一部的第五章、第六章、第十章等章节[此处指作者的《电视游戏解释论序说》]里从多个角度指出了电视游戏的这一特质,并认为就算是恋爱游戏也不会例外。

        这里举几个有代表性的例子。在《明日的雪乃丞》中,通过共同的好友徘徊在生死线上这件事,使得男主人公与青梅竹马的女子的感情开始朝着亲密行为的方向发展;在《AIR》、《Kanon》中,用对位法描写了一旦被爱身体就会消失的女子与男主人公的亲密行为,以及因为儿时的心灵创伤而反复自残的女子与主人公的亲密行为的故事;在《Kanon》中也描写了主人公分别与因为生病而被宣告命不久矣的女子的亲密行为,与丧失记忆、体力也慢慢衰弱、濒临死亡的女子的亲密行为,以及与存活在记忆中、并随记忆一起慢慢消失的女子的亲密行为等。这里没有使用“恋爱”而是用了“亲密行为”的字眼,是因为这些故事每一个都涉及亲密行为。借用巴塔耶的话来说,这些讴歌“纯爱”的作品为了超越“死的不安”,炮制了“讴歌至死不渝的生命”而寻求鱼水之欢的剧本。但反过来看,也有将“死的不安”用作“替亲密行为作辩解”,并使之被接受的可能性。[原文注:本是为了站在刻画“柏拉图的精神恋爱”立场而增添亲密行为描写,结果却落到了“罗曼蒂克的恋爱”这样的容许些许亲密行为的恋爱上了。]成年向的恋爱游戏如果没有裸体与亲密行为,就失去了成年限定的“原欲的商品价值”,为了不影响玩家的购买欲望,这些游戏必须进行亲密行为描写。但正是这种“成年向”游戏被赋予的亲密行为描写的必然性,才决定了必须要在加入爱欲的基础上再追加死挖。换言之,由于过分凸显爱欲,就会给人造成应与故事带来的感动相呼应的死亡其意义被淡化了的印象。事实上,正如亲手制作《To heart》的工作人员所言,那些去掉成年向的“福利场面”的剧情会更有满足感(fami通,2000),在前面举出的游戏作品中,如将作为成年向游戏发售的作品与后来(去掉亲密行为描写)移植为一般向游戏的作品做比较的话,后者给玩家留下了可以直接触碰到故事里的感动(即作品的优秀之处)的印象。[原文注:美少女游戏爱好者大略可分成故事解读型与原欲图片CG收集型两大类(当然也存在二者的复合型)。与讲究故事的质量、确认全部故事剧情的故事解读型玩家(少数派)相对,最近有很多美少女游戏从一开始就充分意识到那些为了实现全CG收集而进行全剧情确认的CG收集型玩家(主流派)的存在。此外,由于游戏机性能的提升,以及从软盘时代开始的CD-ROM、DVD-ROM等软件容量的飞跃式增长,游戏故事的深度、复杂度也随之提升,且CG的质/量也一同提高。]

       如果把短篇小说《莹》与在其之后增添了亲密行为描写的《挪威的森林》作比较的话,即使《莹》里没有任何亲密行为描写,可它仍然从各个方面都获得了好评(藤田,1989以及上野/小仓/富冈,1997等)[原文注:正如村上春树本人在《挪威的森林》下卷后记里所述,与其对这部添加了亲密行为描写的作品进行文学评价,不如从个人“喜好”的差异方面对其进行评价。]与此相对,单是指出亲密行为描写造成了“挪威的森林”的低俗,这样的指责其实并没有命中靶心,而真正恰当的评价应该是,如果没有刻画出爱与死的交织,也就不可能明确表达这两种欲动对立的理由,以及不能表现出将二者作比较时展现出的平衡感与美感。例如对比一下《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完整版与删减版,你会发现后者的逊色处就在于它之空洞且缺乏真实性。

       此外,亲密行为描写在表现上的困难也是理由之一。正如冈庭(2002)在比较文学作品中的亲密行为描写与官能小说时所述,“烂大街的作品也好,大师的作品也罢,情况都一样”,即使是在亲密行为描写之外十分有才华的作家,他对亲密行为的表达与手法也让人感到这跟官能(原欲)小说没任何差别,甚至不如说村上龙一般直白的官能文风更能使人感受到原欲的真实性(参照获得芥川奖作品的村上,1976等)。例如,《To heart》是非常有人气的纯爱故事,但在它的成年向版本里,历来坦诚地对喜好地女子秉持教友之爱地主人公一旦进入亲密关系中,就立马被描写成会说出“是的使得,擦掉它,分开腿肢”“可以的,你老实一点”等等,完全不同的原欲人格了(完全是别样的文风,一旦亲密行为结束,就再度变回原来的诚实男子。<原文风>)。在某种意义上,这当然是对男性原欲观念的现实主义描写,但文风方面的落差,还是给在此之前的数个小时里一直在坚持与女子构筑真诚关系的玩家浇下了一瓢冷水。总之,尽管把“死”编入游戏情节给游戏故事注入了一定的感动,但如果亲密行为描写的质量不足以匹配死亡描写的分量,那么与其说游戏作品是在刻画欲愫(并非制作方的意图),倒不如说它给人以低俗文学的印象。[原文注:当然恋爱游戏并非单纯的文字故事,由于它受到了静图与动图的影响,所以在影响方面,比起通常的小说,它给人以更加强烈的低俗文学的印象,正如外科手术般地在电影等文艺作品里拿捏低俗文学与欲愫刻画的边界一样,只要钻研恋爱游戏里亲密行为描写的文风,画面的展现方式,就可发现其实这些作品里隐藏了获得文艺评价的可能性。但宛如文学一般,一旦大众性质的作品获得了很高的文艺评价后,其市场就会缩小。]但反过来看,如果游戏的作品目标一开始就被确立为低俗文学,知道实现恋爱关系为止都彻底贯彻真诚(真诚的文风),那么剧情发展到亲密关系阶段,就会把被“解禁”的“身体禁忌”的价值增值与“初女性”的强化这两方面成功地勾连起来。

1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