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纸上魔法使》中设定的引入与运用

专栏 2021-05-30 12:04 感想评测 192阅读


纸上魔法使的情节与人物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设定之上,我想是一个运用设定的范例,不妨取来简要评论一二。

引入

前两章的主体部分并没有发生实质的矛盾,也没有直接埋下伏笔。我认为更接近于引子一类的部分。据言前三章是体验版内容,可能是出于体验版的考量,但无疑成为引入设定的一个不错的方式。第一章开的《翡翠》将以名侦探自居的日向彼方化作受排挤的可怜人拉入故事核心,第二章《红宝石》打开琉璃与夜子的恋爱日常,相较于之后的情节轻松愉快的多。这也正好创造了一个机会,让读者在一个既放松有小有兴致的心情下接受故事的人物关系,魔法之书的干涉现实的魔力正是在前两章有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不过两章末尾埋藏的兄妹间的禁断关系着实有些冲击性。我见过很多作品倾向于开门见山,当然也是很好的抓人注意的方式,但缓冲似的滑入情节也不失其和谐和优美。


运用

纸上魔法使的各转折与高潮部分无不紧紧联系着魔法之书这一元素。

一方面魔法之书设定的内涵丰富为故事的转折留下广阔的空间。魔法之书的宝石冠名代表了魔法之书的故事类型或性质。书名与内容的微妙错位使月社妃第一次慨然离场,同时又早早的为日向的过去埋下伏笔,这一笔一箭双雕的确出人意料。谁能料想到一段伏笔可两度掀起情节陡转?如我,已经在第一重秘密揭晓的时候就“放松警惕”了。以宝石来命名,借宝石华丽的姿态使得魔法之书平添上几色高雅与神秘感,与书的气息,与故事的氛围还是很般配的,也算是成功之处吧。魔法之书不仅可以叙事还可写人,将人从虚无中创造出来,有经典的形容恰好合适于此,“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魔法之书写人的威力伴随“复活”这一震撼的事实被揭示,但是书写人叙事的能力自然是常识,只不过现实的书的特性挪移到魔法之书上,从常识中诞生异常。使我切实的感受中产生扭曲,这也是超现实主义的精髓所在。

另一方面,魔法之书不仅是情节的催化剂,而且映射角色们的内心世界。裳上白羽提到了关键,“构建了一条读者不容易察觉的“暗线”,用魔法书的故事情节,来暗喻人物的内心与秘密。通过对角色和魔法书并行的双重叙事,让读者跟随作者一起游走在现实与空想的边界,去探究人物的内心,一起解开故事背后的悬念。”[1]作者提前告知魔法之书是回应人物的某种希望而打开的,暗指每一章的书的故事都是人物的心绪的反应,哪怕是潜在的,给了作者一个强有力的依托,即使仅仅依靠故事本身也能以幻想的现实一窥人物的心绪。于是书的打开回应夜子的嫉恨,彼方的追求,妃的挣脱,理央的掩饰。魔法之书塑成一座桥梁,架通现实世界与幻想世界,幻想世界与内心世界,将图书馆的幻想染上了悲剧与辛酸。


一些缺憾

此作的不成熟处还是明显。一是对过去的回溯的处理有些生硬。第三章写琉璃和妃的家庭变故实在没给出合理解释,我觉得其进展缺乏一定内在逻辑。魔法使线尾声的毫无铺垫全不相干的洗白可有可无。我的想法是对这些并不好妥善处理的背景故事可以略去不谈,留下模糊印象使人接受即可。

另外夜子和理央留给我的印象不深,想还是人物过于扁平刻板了。她们的行为和情感没能够很好的相配。或是说她们的所为并不能支持对琉璃的强烈情感。在这方面的刻画上人物还是更为立体饱满会好,要么就直接当做配角。汀的塑造还是值得肯定的。


妃啊,我的妃(痛哭)

禾芝

2021年5月

https://zhuanlan.zhihu.com/p/376429742

0 条评论 4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