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相簿2》“去音乐会”if线续写(2)

12月31日(7)

 

“……”

“真…巧啊…”

“啊…”

“……你看起来还不错。”

已经断掉的命运的红线,还能再次连上吗?

还是说,这根红线至始至终,就一直连在我和冬马的小指上呢?

我想要逃走。想要从那位比过去更加漂亮的女孩面前拼尽全力地逃走。但我的双腿却无法动弹。

这份身体和精神的违和就要把我撕裂。

我绝对不能呆在这里,绝对不能!

无论怎样,我明白,我一直都清楚的,这三年来的痛苦。对雪菜所放下的过错,我都了然于心。

就这样,趁着曜子小姐还没有开始演奏,跑出去还来得及……

“你一个人…来听妈妈演唱会的吗……”

“嗯…”

“作为一年一次的除夕还真是寂寞。”

冬马的语速很慢,但与之相对的我却说出一个字都很难。

“快坐下吧,最后一首马上开始了。”

冬马啊冬马啊,为什么你就可以平淡无奇地说出这种话?

冬马你………………就真的……

“你这样站着会给后排的听众带来麻烦的。”

我要逃走,一定要逃走。

“虽然…我想知道除夕的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孤单地来这里。”

“虽然…我能猜到一些。”

“虽然…这些…都是我的错…”

“和纱没有错!”

吼出来的我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周围的听众已经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我只好赔以微笑。

“快坐下来吧。”

冬马啊冬马,你怎么就有这股魔力,能够吸引如此懦弱且虚伪的我?

我的双脚战胜了我的理智。

应该说是我的一种情感暂时战胜了另外一种情感。

钢琴演奏开始了。不愧说是冬马的母亲吗,演奏技巧完全是和纱的上位,时而大气磅礴,时而宛转悠扬。

但我却渐渐听不下去了。

或者说,我get到了曜子小姐琴声里所传达的事物和感情。

曜子小姐刚刚是看到我了吗?

和纱也注意到了,曜子小姐的这首曲子纵然听众有在场的无数,但事实上是只属于我和和纱的。

这份爱的乐章,是一颗巨石,异常的沉重。

………………

………………

………………

 

1月1日(1)

“怎么样和纱?见到心上人的感觉?”

“妈妈给你准备的新年礼物还还算满意吧?”

“真好啊,新年还能有男朋友在身边陪着……”

电话那边传来的是曜子小姐的声音,带着些许欢快的语气。

“是你啊……”

“是你安排的啊。”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你知道……你知道春希……他有……”

“和纱?”

和纱一时语塞。因为她清楚,春希痛苦的来源正是自己,他又怎么会迁怒于母亲呢。

这算什么?

三年来,冬马从来没有忘记过春希,一直都把对春希的这份爱与思念化在钢琴乐曲里。由此冬马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这样也挺好的。就这样欺骗自己,也挺好的。

可今天这算什么?

我们的命运本应在那晚结束,然而,然而,然而。

“没什么,今天的机票订好了吗?”

“啊啦啊啦,就这么想走?不想再多见见你的心上人?”

“日本,已经没有我的归宿了……”

……

 

1月1日(2)

 

武也和依绪相继无言,只是在街上默默地走着。

他们二人是最希望春希和雪菜能够幸福生活在一起的。这种祈愿甚至超过了春希和雪菜自己。

但此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圣诞夜那么完美的气氛,两人都快抱在一起了,最后却还是起到了反效果。这一定程度上挫败了他们二人的自信。

“啊,那不是春希吗!”

“怎么从艺术馆里跑出来了!”

“春希!!!!!”

可武也的叫喊像是完全没有传达到春希耳中似的。春希就这样径直跑向了回家的方向。

“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那个场馆……今天不是冬马曜子的演唱会吗?”

“马萨卡……”

武也和依绪都意识到了,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更加无解。

等待春希和雪菜的,可能会是更加猛烈的暴风雨……

 

1月1日(3)

 

“新年快乐,春希君!今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呢……”

“抱歉……春希君,都是我的错……”

“来年还请多多关照!”

啊……

本来有无数想说的话,最后删来删去只剩了这么点。

至始至终,雪菜都认为自己是三人中最弱小的一位。冬马和春希两人在雪菜眼里太过于耀眼,纵使雪菜对春希的爱如大地般宽广,却也往往卑微到尘土。

“姐姐,你去把今天的垃圾倒了吧。”

“姐姐……”

孝宏喊了几声,没有回应,也就作罢。

“那你起来记得倒了啊,还有时间的话顺便去找一下御宿车站前和那个店铺阿姨。”

“昨天我买菜钱没带够,你过去把尾款付清了吧。”

“我知道了啦!”

雪菜其实明白,虽然靠近彼此会让双方记起曾经的回忆,让双方都受到伤害。但春希心中还有自己,自己对春希的感情也一直没变。

春希心中一直都留有冬马的火种,哪怕最后她和春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有了爱情的结晶,最后慢慢老去,死亡,这份冬马的火苗也不会熄灭。

但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伤感的事情。雪菜更在意的是春希本身,更在意的是陪伴。

并且她和冬马也并不是单纯的情敌关系,冬马还是雪菜最好的朋友,雪菜同样喜欢着冬马。和春希一样,雪菜一样珍视冬马。

“冬马你现在在哪呢?”

“还在遥远的维也纳,演奏着属于你自己的乐章吗?”

“那时的三人,再也回不去了呢。”

“真狡猾啊,一个人逃走了,留下我们两人。”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冬马”

“三人一起……”

 

1月1日(4)

 

转眼就睡到了下午。

春希揉了揉眼睛,拿起了手机。

“三点了啊。”

“啊…雪菜……”

看到了手机短信的他,那段昨天和冬马的短暂10分钟再会的回忆就涌了上来。

春希真的希望雪菜可以狠狠地批评他、骂他甚至对他动手都可以。

恰恰是雪菜的这份好意和温柔,不断折磨着春希。正如这篇简短的短信一样,就快要把春希撕裂。

“武也?”

春希注意到了收信箱里还有武也发来的短信。

“春希,你昨天晚上最后去干嘛了?”

“我看到你从艺术馆里出来了。”

“你不会是见到冬马和纱了吧……”

“总之看到消息的话,请给我回复!电话短信都行!”

………………

本来仅仅只是一颗火苗。

但昨天和冬马的相遇,以及冬马现在还在日本的这个事实。就已经将这份火苗完全点燃了,像是打开了春希心中潘多拉魔盒一样。

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火焰只会越来越大。

其实,冷静下来,事情非常简单。

找武也依绪说清楚,维持和改善与雪菜的关系、忘记冬马。

虽然地理上都在日本,但另一个方面来讲冬马已经和他不在一个世界了。

春希不知道冬马这三年来的变化,也不知道冬马对自己还留有多少感情。

哪怕想打一个电话,也不知道她现在的电话号码。

哪怕前路是崩坏,春希也要忘掉冬马,这是目前的唯一解。

“喂,武也。我现在出来了,四点御宿老地方集合吧。”

……

 

1月1日(5)

 

该说是命运的捉弄吗?

还是说这根红线,其实还连着?

就在春希已经做好忘记冬马的准备的时候。

那位女孩再一次出现在了春希面前。

……

 

1月1日(6)

 

雪菜整理好了垃圾,坐上了前往御宿的地铁。

 

1月1日(7)

 

春希没能想到,迎面的出租车竟然下来了她这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少女。

几十分钟前定好的计划,现在被这位少女的出现打成稀碎。

冬马什么都不用做,就单单站在那里,就已经对春希造成了大量的真实伤害。

但春希不知道的是,他对面站着的冬马是一样的心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冬马!”

“我要去机场了,时间很急!”

“冬马……”

“啊……”

“那你怎么在这里下车了?”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多管闲事……”

春希,看着冬马旁边的那家甜品店,顿时明白些什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你呀…这三年还真是没变呢”

冬马羞红了脸,模样像极了从前。

“要多注意一下饮食结构才行,总是吃布丁这种甜品可不行啊”

冬马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但对于双方来讲,这段话明显缓和了目前的紧张气氛。

“我请你吧,就当成饯别礼。”

“啊……”

“别……别这样。”

“雪菜……”

“你身边,已经有雪菜了吧。”

听到冬马说出那个名字,春希颤了颤…

无论春希怎么逃避,三人的难题永远都在那里,不会随着时间消散。

这个难题目前是无解的。

“就当是以前帮我训练吉他的礼物……”

“你看,我一直都没有好好谢过你一次……”

“以后或许,也……”

“再也……见……”

“你这么说的话,你要提起三年前的话,那不就是我请你了吗?”

冬马自己,才是三年前那段高中时光里,最大的受益者。冬马给春希的是一段吉他教学,但春希给冬马的却是一次救赎。

无论是生活上、精神上、还是……

各种意义上,都是。

“你现在还是学生吧,总之我请了。”

“可不要小看社会人的财力啊。”

冬马快步去甜品店里买好了布丁。

就在冬马递出布丁的那一刻。

那两个人微笑的表情。

被离他们很近很近,

却又很远很远的,

一位少女看在了眼里。

 

 

未完待续。

 

后记:这一次更新比上次要少,主要是下一篇章要写到春希、冬马、雪菜三人的同场交锋戏。我在通关wa2的时候就很期待这样的桥段但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也没有遇到。这一次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实在是没有信心把这段写好,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包容,我会尽力给大家展现这场春冬雪三人的故事。

四天内必定更新。

0 条评论 2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