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相簿2》“去音乐会”if线续写(1)

专栏 2021-05-14 00:13 同人 122阅读


序章

 

会场很安静。

曜子小姐的钢琴声在会场环绕,婉转悠扬。听众们都在聚精会神地享受这场绝美的演出盛宴,脸上大多都是满满的笑容。

可我却想逃离,但双脚动弹不得。手在抽搐,全身发热,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听不下一段旋律。

往事如同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里不断闪回——第二钢琴室、宅邸、舞台、温泉、机场……

我深呼吸一口,眼泪却掉了下来。

钢琴声此起彼伏,逐渐来到了最后高潮,听众们不限于听觉的五感均被调动了起来。随着曜子小姐的一个扣人心弦的双音,琴声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会场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是的,这是任何外行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绝唱。

但我在琴声结束的那一刻,是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冲出了会场。

听众们都还陷在那首曲子的回忆里,没有人注意到我。

除了我座位旁边的一位女性听众。

“春希……”

我不敢回头,回头了就再也回不去了,那时等待我的只有崩坏。

我最后也还是没有回头。外面的风很冰凉,缓解了我身体上的燥热。我抛开了一切,跑向了公寓。我跑的飞快,用痛觉来麻痹自己……

那时候的我,最终还是没能看到冬马的表情。

那时候的我,可能不会想到,之后几个月内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时候的我,一定不会明白,多年以后的自己,再回到那个场馆,再面对那些白色雪花时,自己的那份感触。

以及,旁边站着的那位女孩的心情。

 

12月28日

 

我被响个不停的电话声吵醒了。

伸出双手在黑暗中摸索声音来源,最后碰到了一个震动的块状物体,才停了下来。

“啊,果然春希你现在还在睡觉吗?都已经下午两点了。”

“虽然现在是休假,太过于放松也不好哦。”

“不过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其实说出……”

“没事的,麻理姐,现在的我舒服多了,麻理姐也肯定不是为了安慰我打电话过来的吧。”

“嘛,你在这方面总是意外的很敏感。”

“我这里有一张除夕演唱会的门票,是冬马曜子工作室寄过来的,那边点名要给写冬马报道的作者。”

“我已经派人寄到你的住处了。”

“啊……”

我能接受吗?这张门票?

圣诞节的那个晚上,我和雪菜本来可以冰释前嫌,抱在一起的。却因为命运的捉弄,变得如今这样的崩坏。我们互相拒绝了彼此,也给予了对方最大的伤害。

伤害了雪菜的我,真的还有资格接受这张门票吗?

“你到后台报上我们编辑部的名字,说不定还能见到曜子本人,甚至还能见到冬马和纱哦。”

“……”

“其实你还想再见到她吧,冬马和纱。”

“我不去。”

听到冬马和纱这四个字后,我断然给出了拒绝的答复。这四个字对于现在的我有着无法承受的重量。不用见到和纱本人,光是听到这四个字,我心中就有一种绞痛。

我还爱着东马和纱,三年来一直都是。

但三年前的我,做出了这辈子最差劲的选择,还伤害了最爱我的人们。

寒暄几句后,我挂断了电话。

麻理姐对我很好,我一直把编辑部当作家一样看待。但唯独这件事,我不打算对麻理姐说出实情,也不打算告诉她三年前的那段,属于我们三人的故事。

或许是我真的不想去。

又或许是我想打断这个话题,想要去逃避,不想听麻理姐再说下去了。

但唯一肯定的是,当冬马和纱这四个字再度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时候,我目前辛苦维持的小小世界,就要崩坏了。

12月31日(1)

 

“春希,除夕别呆在家里了,出来新年参拜吧。”

这个新年,我准备在家里过。事实上,就在刚刚武也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还在煮放好了的荞麦面。

“你还真有精神啊。怎么不去找你的那些小女朋友?”

“三个把我拒绝了,另外两个被我拒绝了。”

“还真有你的风格啊武也……有哪些人要来?”

“都是一些平时的成员啦,像依绪、我,还有……”

“再没有了。”

和预想的一样,来的人也好,没来的人也好。

雪菜现在一定在某个角落自责乃至哭泣吧,尽管是我给予了她伤害,但她最后一定会把错误全揽在自己身上。她就是那样的女孩,相处的三年里我太了解了。

“现在才五点半,春希你吃饭了吗,要不要先一起出来吃个饭?”

“我正在煮荞麦面……”

“晚饭我请客了。”

“就算这么说……”

“碰头的地点在御宿的东A出站口,我和依绪会在六点半之前到。”

他们一定会借这个饭局,来盘问我那一天发生的事实。圣诞节的那一晚,为什么最终导致了那样的结果。

他们一定会对我进行审判,毕竟是武也辛辛苦苦想好的计划,结果最后却取得了完全相反的后果。

“我准备一下就过去,你们到了别等我,先吃就行了。”

把还没有煮完的荞麦面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准备穿鞋出门。

但拿鞋的时候,我却不小心看到了曜子小姐微笑的脸。

昨天,冬马曜子演唱会的门票到了,现在就放在门前的隔层上。

我其实与那位钢琴家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名声早已响彻全球,但真正的本人却意外地平易近人。若不是曜子小姐,我也不会在那天晚上找到冬马,也不会第二天去机场见冬马最后一面。

也不会伤害小木曾雪菜。

是啊,这样一来,我就不会见到面具下的那位冬马和纱。冬马和纱也不会对我告白。这样一来,我一定可以忘记掉冬马,过上和雪菜一起的幸福生活吧。

因果循环的纺车,辗转织出的红线。

“啊……”

我最后还是拿起了那张门票。

明明那天明确告诉了麻理姐,告诉了自己,已经不再去音乐会的。但自己现在的举动仿佛留好了退路。

反正武也的饭局才六点半。

音乐会是八点,结束的话应该是在十二点左右。

最后去听一首也可以的吧。

只要不见到冬马就行。

只要不见到冬马和纱就行。

只要不见到三年前,那个哭泣着的脸就行。

就听一首世界顶级钢琴大师的曲子,作为新年的开始,其实也挺好的吧。

“还有时间的话,去看看吧。”

 

12月31日(2)

 

“我现在就去雪菜家,根据事实的情况我可能会和她绝交。”

依绪在听了我对那一晚的描述后,直接干完了剩下的酒,拍起桌子说到。

“春希,你听好了,以前的事我不多说,但这一次绝对是雪菜的不好!”

“但现在最痛苦的,还是雪菜妹子啊。”

不知怎么回事,饭局的走向就变了。

本来是他们对我的审判,现在两个法官反而吵了起来。

“那我现在就给雪菜打电话!”

“这算什么?明明刚刚把春希甩掉,明明之前一直对春希采取引诱的态度?”

我现在害怕听到雪菜的声音,但我最终还是没能阻止拨通的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

我不敢抬头,电话每一声振铃,都是对我的拷问。

 

12月31日(3)

 

“春希现在在做什么呢?”

“一定在自顾自的消沉吧。”

雪菜正在准备和家人的新年晚餐。

“姐姐,可以别放这么多芝士吗,小心会变胖的哦。”

“到时候胖到春希哥不要你了,那可就没办法了啦。”

“孝宏!”

“哈哈,你放心吧,我开玩笑的,你和春希哥在圣诞节那晚lovelove了吧,真甜蜜呢~”

“春希哥不会抛弃你的。”

“我要不以后直接改口叫哥哥吧……”

“啊……”

雪菜知道她那晚做了些什么,知道她对春希做了对么过分的事情。明明提出抱在一起的是自己,最后甩开的也是自己。

雪菜沉默了。

雪菜对自己的厌恶又增加了一分。

“孝宏你先看着炉子,我出去买几包荞麦面回来。”

“这种事,我出去吧,不要劳烦姐姐你了。”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啊。早点回来,毕竟还有好多东西都没做完。”

“OK!”

孝宏出去后,雪菜做完了蛋糕。因为实在是太疲惫,就去房间休息了一会。

“春希君,新年快乐!你知道嘛,我今天过的可开心了,爸妈和孝宏都在家,一起做料理,一起看电视上播出的新年节目,孝宏还开玩笑,说……”

“啊啊啊啊”

雪菜瞬间红满了脸,连忙把已经编辑好了的短信全部删掉了。

“我究竟在做什么啊……”

雪菜侧身躺在了床上,怀中抱着刚刚编辑送给春希祝福短信的手机。

“呜…呜…呜。”

“啊呜…春希君……”

突然,手机传来了振动的声音。

“依绪……”

雪菜犹豫了一会,预感到了什么。

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接通了电话。

 

12月31日(4)

 

“喂,依绪。”

“雪菜,你现在在家吗?”

“我在家,在准备新年晚餐呢?依绪你才是,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要说新年祝福的话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我有点事要和你谈谈,现在方便吗?”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雪菜的声音,很小,但我是再也熟悉不过了。

雪菜的声音对于现在的我来讲是救赎的解药,尽管这药很苦,苦到现在的我无法下咽。

但这是唯一的方法,我必须接受雪菜。无论是感情上讲还是理智来说,我都要听听雪菜的看法。

“依绪……”

“上次那个圣诞节,春希……”

“啊啊……依绪,孝宏回来了,我现在很忙,各种各样的事堆在一起都没做。”

“办事没计划,搞得一团糟,抱歉啊依绪,马马虎虎的我,真的不像样子……”

“雪菜…………”

“有事新年再说吧,依绪你也一定和武也一起吧,我不忍心打扰你们呢。”

“啊啊,都已经九点半了,马上父亲就回来了,要来不及了,还有好多菜没做呢。”

“除夕快乐,依绪!武也也是!”

“雪菜听我……”

嘟嘟嘟嘟嘟嘟……

我的心仿佛一块石头一样,异常的沉重。

在场的三位都明白,雪菜在逃避我。但我难受的不是雪菜逃避我这件事本身,而是尽管雪菜在不断掩饰,那份痛苦还是通过电话声音传达了出来。这份痛苦成倍的感重量到了我身上,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我干了剩下的酒。

借酒消愁愁更愁。

我冲了出去,留下了依绪和武也两人。

“春希!找个机会和雪菜妹子谈一谈吧!你们还有机会的!”

是吗?

我也这么觉得,我们一定还有机会,我和雪菜相遇了这么久,只要不出意外,我们最后一定可以和好。

我现在的世界里,只有小木曾雪菜了。

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失去雪菜。

时间一定会治愈这一切,会给我们想要的答案。

但现在的我已经被痛苦压的喘不过气,已经无力讨论这个话题。

因为,只要听到雪菜那带着笑意的哭腔,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自己回忆起那段往事。

 

12月31日(5)

 

“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春希君……”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12月31日(6)

 

我在街上漫步走着,仿佛一个僵尸一般。

御宿的街头十分热闹,情侣们抱在一起,好生甜蜜。

而我则茕茕子立,显得格格不入。

雪菜啊。

可以告诉我,我应该如何给你幸福吗?

可以告诉我,我应该如何放下过去吗?

可以告诉我,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吗?

然后,我突然注意到不知何时起,我已经走到了演唱会馆的门前。

还能听到里面的钢琴声。

虽然很遥远,但足以听出来,这是大师的音乐演奏。

我望向手机的时间,显示的是11点30分。

钢琴声如天籁,滋润着我的灵魂,我心中的伤痛也随着这优雅的钢琴声被不断治愈。

随着倒数第二首曲子的结束,我还是走了进去。

保安看着时间也没多少了,也很好的放了我进来。

场馆内座无虚席,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曜子小姐和她的钢琴声里。

曜子小姐还是那么地优雅高贵,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个晚上的曜子小姐。

“四排20座,这不是正中间吗?”

我心里嘀咕着,同时小心翼翼地在走道里寻找自己的座位,生怕引起了观众和曜子小姐的注意。

目光对上了。

“啊…………”

“春希…”

“和…纱…?”

我的身体仿佛魔法一样,被冬马的双眼冻结了。

脑子里想跑,脚却不听使唤。

这份目光,宛如太阳中心,烤的我汗流不止。

明明就是三步的距离。仿佛很远很远,那种距离感给人一种穷极一生也无法触碰到她双手的绝望;又仿佛很近很近,那位初恋的心上人,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时而感觉是在过去,在三年前,隔着时空与和纱相遇;时而感觉是在将来,好像一切都不过是一个未知的梦。

但此刻,和纱的一句呼唤,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呼唤,让我回到了现实。

没错,和纱就在那里。我最爱的女孩,此刻就在那里。不过简简单单三步的距离,即使我慢慢走,很慢很慢的走,即使冬马转生就跑,很快很快的跑。我也可以赶到那位女孩子面前,对她说一句,简简单单的一句:

 

“还好…吗…?”

 

未完待续。

0 条评论 2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