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娜多娜剧透向分析解读——主线略短但逻辑自洽

专栏 2021-04-19 01:22 感想评测 354阅读


本文写于2020.12.20,是推生肉时得出的结论,因为笔者只能依靠机翻,其中必然会有一些疏漏与错误,还请各位谅解。

前景提要:我的上篇文章(还没搬运...先拿这篇试试水)主要从人设、作画、系统、剧本、游戏性、音乐六大方面以不剧透为前提对A社新作多娜多娜进行了点评。本文将跳过这些流程,开始剧透。请希望认真推新作的玩家回避本文。


一、剧情分析

很多人在看到标题时都有一个疑惑,DohnaDohna?什么意思,用意在哪?其实,DohnaDohna应该写作DonnaDonna,是一首著名歌曲。Donna Donna…是歌中的重叠词,多娜是一女子的名字,代表着处于压迫中的所有女性。这首歌对比了牛和燕子。牛代表了被压迫者,燕子代表了自由的人。歌中的农夫代表当权者,压迫自由的人。

这段是生肉时期的分析,因为DLsite的翻译问题现在去玩可能已经没有这种疑问了。


该歌源于一首广为流传的犹太童谣,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被改写成歌曲,在整个欧洲流传。对犹太人而言,这首歌意味着很多东西,给了他们爱和希望,坚持的勇气。二战结束后,这首歌随着犹太人流向世界。

无数的歌手用不同的语言翻唱过这首歌,最初的演唱者是谁无从知晓。由于这首童谣出现在了日本教科书上,所以算是在日本人尽皆知的梗。

以上为战兰吧吧主剑哥的考证。原贴中还有别的大佬考证,DonnaDonna一词的起源于意第绪语的Dana Dana(发音为多娜多娜),出于历史题材音乐剧《Esterke》,也是犹太背景。Donna一词还被认为联系到诗歌中对圣母玛利亚的赞许“Donna!Donna!Maria!”。不过这里还是更多的在隐喻犹太人遭受的压迫。

在开始之前,先提出三个常见的问题:

1、为什么抗亚的人口拐卖+昌馆经营一条龙这么轻松?

2、为什么抗亚不去干别的,非要盯着昌馆薅?

3、库玛为何引起争议?他做错了什么?

亚总义

亚总义市,原名东云市,自从亚总义重工掌控大权后更改为现名。赛博朋克背景下的城市一般犯罪率都极高,但亚总义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有三大政策保障。一是一对一电子证件,要求随身携带,街上随机抽查,不带直接“不正规”处理,后面甚至还想植入体内芯片。二是严格禁枪,每把枪都安装了个人认证系统,普通人即使偷了把枪也用不了。三是发行地方货币,市面不允许流通日元,甚至出现了在街上撒日元没人捡的现象(因为用不了)。

这三点,分别从行为、武装、经济三方面限制犯罪,因此一般的犯罪组织还真活不下来。比方说,你要想去抢,首先你得搞定证件方面的问题,其次是你没枪,打不过,即使你抢到了,最后也只能变现成亚总义的地方货币,没法跑路,最终还是会落网的。

既然有这三大政策,那游戏里为何还存在着三家抗亚组织呢?因为这也在亚总义的算计之中。由于亚总义政府的高压监视,人民的生活压力极大,需要发泄。但他们没办法去“外面”发泄(因为他们只有亚总义地方货币,离了亚总义就是穷光蛋),而亚总义政府对外形象又是“清洁、美丽”,怎么可能给他们提供渠道发泄,这时某家抗亚搞了家风月场所,人民喜闻乐见,亚总义政府也默许了。

况且,如果让群众感受到抗亚组织的存在,反而会方便亚总义继续进行他们的高压统治,他们就有理由维持甚至加重他们的政策。

此外,亚总义的部分政策也助长了抗亚的经营。为了管理的高效,亚总义市采取了失踪即死亡的策略,报失踪案警察99%不会采取措施(为了效率,不去做寻找失踪人士这种费事费力费心还多半没成效的事)。后面的特殊人才剧情甚至出现了失踪案找警察还不如自己去找的桥段(虽然最后双双白给在库玛的店里)。这样的政策大大助长了抗亚的人口拐卖+昌馆经营一条龙业务。

亚总义对抗亚也不是完全放任,而是通过某种手段约束着抗亚的发展,这个手段就是游戏里老板娘,老板娘其实是亚总义老总的秘书,抗亚的资源都需要找她购买。因为抗亚拿到的钱还是地方货币,有渠道把地方货币换成资源的人,除了老板娘还真没第二个了。(外人属于后来者,不计入此列)


通过老板娘,亚总义便能间接掌握了抗亚。抗亚赚的钱用来换资源了,而抗亚的发展规模也一直受老板娘供给量的限制,因此抗亚很难做大,相当于一直在为亚总义打工。这也就是玖光对扎帕说的“抗亚也是亚总义的一部分”的真相。


到了后面,抗亚有威胁亚总义的能力时,亚总义立马就换上了真枪实弹,后面还配备了清理机器人(垃圾和人都可以清理的硬核机器人),很明显是在限制抗亚规模,打造一个可控的赚钱机器、发泄出口。

此外,亚总义重工内部还在武装机器人、医药等方面做了很多文章,很符合赛博朋克背景下的巨型企业给人的印象。在开头提到的歌曲中,应当对应作为压迫者的农夫。

亚总义市民

前文提到,A社非常喜欢通过市民间的小场景描绘社会现状,本作依然大量运用这个手法。例如,剧情前期转场时用两个女路人的对话,用没带卡的女路人的紧张语气,写明亚总义市证件管理的严格。另外在游戏中期,同样用了两位路人的对话,暗示了昌馆的社会普遍需求。

此外,特殊人才的剧情也非常有意思,尤其是从体验版就出现的衣缝。衣缝本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一天放学回家路上,有人提醒她路上小心,最近失踪案频频,尤其是前面那条路,衣缝没太在意,结果被主角团抓了。库玛要求衣缝去卖,但衣缝坚信亚总义的人都是好人,不会有人想做这种买卖的。库玛表示,如果她能让哪怕一个人对她不出手,就放了她。

衣缝在随后的几次中屡次尝试劝说,却没有人听她的,甚至还有人屡次欺骗她,目的只是让她配合,根本不想帮她,她被告知,每一个来这里的,都是土生土长的亚总义人,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这几乎彻底摧毁了衣缝的世界观。

直到后来,那个一开始提醒她回家要小心的大叔也来主角这,终于把衣缝击溃了,后来她对库玛说,她从前的认知全是错的,亚总义的城市是黑暗的,但她仍鄙视库玛的行为。

衣缝的想法就是典型的亚总义想法,他们被官方的言辞、长久的教育洗了脑,认为亚总义是完美的现代都市,管理得当,教育优质,除了抗亚的行为,其他几乎不存在犯罪,他们厌恶着抗亚组织,因为从官方口径,是他们破坏了完美的城市风貌,是城市里的害虫;他们同样反感外界,一是亚总义给他们灌输了所谓亚总义城市自豪感,二是他们出了亚总义就身无分文。正因如此,亚总义的普通市民们就成了亚总义永远的打工机器,永远的为亚总义打工,为他们消费,成为亚总义的造血机器。


当然,也会有态度中立的市民,他们不太在意亚总义zf,只是听从zf最基本的管制,也不太在意抗亚,因为他们的破坏并没有直接干涉到他们的生活,反而会给他们提供一些便利,比如上文所说的“发泄出口”。甚至还有不少人觉得抗亚很酷,想加入抗亚。这又恰恰证明了官方只是在口径上打压了抗亚,实质上是在默许抗亚的行动,以至于民众对抗亚没有什么实感。

总而言之,亚总义的民众大多被教育为了亚总义的工作机器,为亚总义工作,在亚总义消费,在一定程度上维护着亚总义的和平,因高压管理造成的负面情绪被抗亚提供的服务消解,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系统。在歌曲中对应了受压迫的牛。

抗亚组织

抗亚组织的成立各有各的原因,半音主要为财,东云派为了复仇,主角团组织的成立甚至只是因为扎帕对父母的反抗。由于业务上的矛盾,他们之间也时有争斗,但目的是一致的,即为打倒亚总义。




可以肯定的是,抗亚组织的不是没有尝试过除昌馆以外的发展方式,但由于亚总义的高压管理和有意诱导之下,抗亚组织最终选择了昌馆。

抗亚的经营必须经过一人之手,即老板娘。因为经营收入全是亚总义地方货币,无法与外界的商人交易,在亚总义直接买,一是可购买的东西有限,二是容易被追查,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收亚总义货币、能稳定提供部分资源的老板娘,对抗亚来说实在无法拒绝。于是,即使让抗亚知道老板娘是亚总义的人,想必抗亚还是得找老板娘交易。

由于大部分物资是老板娘提供,因此抗亚的发展规模受到严格限制,武器装备都是最最基础的,就连昌馆最基础的药都被拿捏的死死的。这样,抗亚就被限制在了城市的一角,同样在为亚总义打工。某种程度上,他们对应着歌曲中的农夫,因为他们压榨着拐来的女性,但本质上,他们同样是可怜的牛,被亚总义压榨着。

主角团

主角团十人,除了为了复仇的库玛和菊千代,基本都是玩闹性质为主,这也让前期剧情充满欢乐。四处抢掠基本没有作恶的实感,反而更像是三五好友四处玩乐。

但主角库玛不一样,库玛是为了复仇而来。库玛曾经被选为亚总义的“献体”,将会被拉去做人体实验,与他相依为命的姐姐代替他当了“献体”,当库玛明白了这之中的来龙去脉以后,便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可以说,为了消灭亚总义,让他干什么都行。在衣缝剧情中,库玛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知道我的行为不会被人原谅,我也不指望被别人原谅,我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但是,即使是下地狱,我也要拖着亚总义一起。”

可以说,库玛是一个为了消灭亚总义而不择手段的人,结合库玛的经历,亚总义害死了他最最重要的姐姐,从情理上是说得通的。这就解释了部分场景库玛为什么一边同情着昌妇,一边压迫他们,因为在他眼里,复仇是最先考虑的。


本作的集中争议点就在库玛上,在讨论这个问题前要先搞清楚,争议点不在于昌馆经营这件事本身或者游戏三观之上,因为对于erogame和类赛博朋克背景,犯罪行为本身并不是否定角色的理由,三观也不是一个会拿来衡量游戏的东西。同样是A社里干坏事的主角,兰斯、山本恶司的争议小很多,同样是讲帮派和犯罪,2077和GTA也没人闲的蛋疼去以犯罪来论定角色的好坏。再者说,搞了昌馆经营还不是为了迎合玩家,本质上干昌馆经营的是玩家。

真正引起争议的,是部分玩家指出库玛在部分剧情中展现的“又当又立”,即一边干着坏事,一边为自己洗白“为了大义”。有人指出,库玛一面说着“不逼与亚总义无关的人做买卖”、“只拿亚总义的走狗赚钱”,一面把什么衣缝、女偶像塞进昌馆;一边做着罪大恶极之事,一面为自己洗白。

出现这样的解读,主要原因是对剧情的一知半解。衣缝本就是亚总义居民,一开始也是绝对相信亚总义的,还在库玛面前说教了一番,完全可以认为是大半个亚总义忠实的信徒;那个偶像也是亚总义高层请来的,辱骂并威胁了库玛。这些与库玛的原则似乎并不冲突。

另外,库玛是完全了解自己行为的恶劣程度的,但在他的观点看,亚总义的恶与仇恨最大,为了扳倒亚总义,他甘愿背负一些罪恶。在剧情中,他也说自己死后是一定会下地狱的,他是背负着罪恶在前进着的。并且,即使打败了亚总义,也不代表上位的是他,他的目标只是打败亚总义,不是接管亚总义。这样的逻辑对于erogame来说是合理的,至少是可以自圆其说的。

还看到一种观点认为,亚总义市四处出事、到处因不明罪行入狱,市民还觉得这是完美都市,很扯淡,个人认为四处出事亚总义完全可以推给抗亚,正常市民入狱也可以往抗亚那方向归(按游戏里没几个人再次见到“非正式”罪名的人),反正有锅就往抗亚身上甩,加上多年的教育/思想控制,这样的世界观应该是可以自洽的。

二、剧情评价

本作的争议源自于A社对剧本套路的自信。A社的反英雄设计思路是主角是做坏事的,但有其善良的一面,并且在结局打败了比他坏的多的坏人,这样其形象就不会受到玩家的唾弃。比如兰斯这个满脑子h又小孩子脾气的家伙,虽然作恶多端,但屡次打败了比他更坏的反派,1是虐待少女的莉亚,2是图谋不轨的魔法师,3是赫尔曼与魔人...

但是库玛和兰斯不同,兰斯个性鲜明,还很贴合玩家胃口,而库玛更像是一个工具人和受气包,对他的最深印象只有对工作原则的恪守和对亚总义的仇视,从角色形象上就差了三分。再从行为上,兰斯的坏事主要是h和小孩子脾气(虽然r6里面干的事可能比库玛干的还坏),库玛的罪行就比兰斯大多了,拘束人身自由加组织卖,可能打败一个巨型企业也不能弥补他在玩家心中的形象。

但是,库玛的设计原理非常单纯,他就是一个一心一意为了复仇的人,他一直强调自己是恶人,要背负着罪恶,但目的只能是报复亚总义,扳倒亚总义。这样的角色形象未免太过简单,少了几分戏剧性与冲突,这可能才是库玛不受人待见的原因吧。


另外,主线剧情的长度实在是过短,前期几家抗亚之间互相搞事,中期来一波NTR/BE触发剧情,然后就直接开始作战计划准备了,主线内容过短、实际内容过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但过短不等于过少,只是一些可以往支线里放的东西被拉到了主线,有些喧宾夺主了。

不过,主线剧情的设计倒是可圈可点,本作的一大特点就是戏剧性与反套路。抗亚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其实就是一堆高中生在里面瞎玩闹;前期战力超高的吕布,被区区一个“外”的商人一枪崩了;亚总义这么一个结构严谨、层级森严的巨型企业,就因为主角团开着亚总义的高达在城里溜了一圈,直接分崩离析,实力大不如前。整体的剧情突出一个荒诞与戏剧性。

一群高中生,靠着每天四处胡闹,粉碎了一个巨型企业的阴谋,何其荒诞的故事。但在荒诞之中,更应注意的是主角团的无力性。开昌馆全靠天时地利人和,没有枪没有炮都是敌人给他们造,过程中看似实力有所成长,实际上不过是从敌人看不上变成了稍微有那么一回事。甚至最后打败亚总义的都不是主角团——主角团仅仅是开高达溜了一圈,真正战胜亚总义的是记者与国家机器。也许这才是编剧想给我们看的?

还有一点是,本作给玩家呈现出来的内容,从整体上看其实是很割裂的。一面给我们看主角团轻松愉快的日常,一面给我们上演一次次春销的好戏,玩家完全感受不到亚总义的恶劣,反而会觉得主角不近人情,最后将怒火倾泻在主角的人设与游戏整体的三观上。这也是本作口碑下滑严重的一大原因。

三、整体评价与未来预测

目前(去年12月中旬),多娜多娜在批评空间上的评分是85分,还是比较符合我对它的定位的,高于兰斯03(同85分),低于兰斯6(86分)。(图源是著名大佬“小忍的ok绷”,虽然我并不赞同他对多娜多娜的评价


多娜多娜在细节设定上留下了许多空间,比如多条线路中亚总义没死绝、boss久光的祖母没出手、“外”到底是什么组织、老板娘为什么一直要赖在亚总义、主角团单身线里最后因为亚总义崩盘而变成穷光蛋,感觉是在为续作铺下道路。另外在Alice的馆中,言语中透露出一点点续作在筹备的意向(也可能是机翻导致我理解错了)。

一些人(比方说上文提到的小忍)表达了对A社未来作品的担忧,认为即兰斯之后A社再无游戏挑大梁。我的观点是,A社出于转型期,目前A社的计划是出“零散的项目”,不必以兰斯时期的观点去看A社未来发展。A社算家大业大的会社,多开几条产品线不是问题,没有坚持做系列作的必要。(现在看来这句话可能是个Flag,都4月了员工日志里还是只有超昂大战...)

四、写在最后

本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哈尼,平时会在小黑盒的Gal区和B站发发推Gal的感想,在月幕也是第一次发。算是一次尝试,也算是为月幕的社区建设献出自己的一份力吧。Gal在国内发展不易,能支持还是支持一下吧。以后会不会再搬点也不确定,毕竟我是懒狗一条...
1 条评论 8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