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Album 2 (白色相簿2)玩后感想(上)

专栏 2021-03-26 22:52 感想评测 166阅读


    White Album 2,即白色相簿2,我早已久仰大名,应该是一两年前下载下来的,这几个月才开始了真正的接触。8.59G的游戏给我带来多大的感悟,远非一篇文章得以诉说,很多东西都要代入去体会才能发现,这个游戏是多么地丰满,多么地细腻,多么地真实。以前玩的很多gal,都有一种半虚幻、架空的感觉,但玩白2丝毫不会觉得有这种违现实感,感觉是可以发生的事情,也是能理解和代入体验的事情。其实在玩白2之前,我就已经玩过一部国产作品—三色绘恋,现在也出了第二部,但没有玩下去。不得不说,三色绘恋在各种方面上都和白2很相似。但从时间上来看白2早在2011年就已完成(mini after story我也没玩,一是因为一下子没找到资源,二是觉得目前的结局已经够明确了),所以不免有些玩家说三色绘恋有抄袭之嫌,比如说人物角色上,文芷对应东马,小菊对应雪莱,男主还是渣渣。这不仅是发色的对应,更多的是一种性格的相似,以及兴趣地位背景等等。在这里也不多说,剧情上也很多共同点,但是我对是否抄袭不置可否,也觉得没必要轮到我们去争议,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握着版权的人都没有告发别人侵权呢。

    在进入正文前,我想插入一个自己的观点:我一直觉得gal的圈子真的不大,起码远没有动漫党的圈子大,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或许玩gal的玩家倾向于自己体验这种感受,而不那么想去和他人讨论。就我自己本人而言也是,对于动漫,开着弹幕看着评论的话时不时会觉得“wow,你说的挺有道理呢”,因为那些人往往看了不止一遍才得出的心得或者是细节,而我就没有重看的习惯,所以有时候可以通过那些加深理解和体验。但我始终觉得,gal的表现力是强于动漫的。一开始我也很疑惑自己如何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的,因为动漫那连贯性,那表情细节背景音效等的处理,都是gal很难做到的。但后来我仔细思考认为,gal表现力这么强的原因在于它可以实现线路的选择,可以根据玩家自己的意志进行结局的判定,给玩家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增强了主人公的代入感。而动漫,它更像是导演把安排好的结局给我们看,我们更像是一个第三者,如同所谓的上帝视角,最多是联系自己的经历加以代入。另一方面,gal一个很优秀的特点在于可以在任何句子,任何场景下你都可以停下来,给予自己深度思索和察觉感情的时间;但动漫不一样,很少有人会看着看着突然停下来,然后体悟这个场景什么的,因为动漫本就是靠着连动性而产生观感体验的,如果停下着有声有色的画面,那么就会戛然而止从而失去意义,暂停多只是用来看细节而已。所以gal这种独特的体验越来越吸引着我,它比一般的电子小说更丰满,比动漫更具有表现力和代入感。

    下面开始正文部分,白2分为三个篇章,Ic,Cc以及Coda(还有两篇电子小说),翻译一下大概是序章,终章,尾声。需要说明的是,我其实并没有完整地玩完整个白2,我游戏路线是序章Ic—终章Cc雪莱线—Coda,即是按着三角恋的主题方向走。这样做主要是一种个人原因,从一开始的序章我就对雪莱和冬马有所好感,得知Cc的线路有这么多可攻略角色时我果断决定尽早进入雪莱线然后直接coda,所以我收集的cg是没有小春线,没有麻理线的,至于千晶线则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是后期H部分跳过。我本人是偏向雪莱党,在此想先说明一下,我知道她的真名是叫雪菜,但是我从一开始就看错了(真),看成雪莱,而且她的叫法Setsuna,听春希这家伙叫着就更像了。所以希望各位读者不要介意,你们可以尝试忽视这一点,毕竟莱和菜看起来也很像,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麻烦左转吧,避免不必要的争端和情绪。




    首先,我想要尝试一下简要介绍一下人物背景。序章,时间起点是高中三年,为我们塑造了一个贼喜欢多管闲事,“乐于助人”的男主形象,他叫北原春希(没错,就是这个渣男,大家记住他)。他不是一般gal那种多管闲事,去帮帮哪个女孩子然后就触发剧情,他是那种以为自己很牛逼的“以天下为己任”,“世人的事就是我的事”这种不顾一切地担起一起责任,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只要有人开口他就会接手的这种人,而且可以不夹杂私利,不分别对象。然后是他的同班同桌,后排靠窗女神故乡的冬马和纱同学,冬马同学自小则是音乐神童,三岁就已经可以看懂五线谱那种我现在还看不懂的东东,然后现在高中就已经是可以参加大赛的级别。她从音乐科转进普通科,就是为了不引人瞩目,过自由自在没人干涉的生活,她母亲常年在维也纳,一年半不曾见面,母女感情很差,但由于母亲冬马曜子这一响当当的名字,她家里很有钱,以至于赠送学校一间第二音乐室,后来直接归冬马所有。冬马同学精通乐器,爱吃甜食,脾气很差(傲娇),不善交际。明明是这么令人敬而远之的角色,却还是受到了一个人不辞辛苦和任劳任怨的关注,那就是北原春希,这个代理班长。还有就是小木曾雪莱这位连续被选为“峰城大小姐”的无可挑剔的完美女性,总是露出那如阳光般温暖的微笑,注视着她的笑脸,仿佛内心的一切罪恶都可以得到原谅,仿佛自己在圣母面前接受着洗礼和怀抱。但正是这不可高攀的高岭之花,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沐浴在众人的拥戴和爱护之下的她,渐渐失去了自己的生活空间,所以选择了自己去天台或者KTV唱个够,尽情发泄自己内心的郁闷和其他情感。春希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在实行委员死缠烂打雪莱让她去参加峰城大小姐竞选时站出来评理,而后在弹吉他时听到了天台传来的White Album,发现竟就是雪莱所唱的天籁之音,从此两人渐生情愫。还有就是武也和依绪,分别是春希和雪莱两人的挚友,武也是轻音部部长,轻浮的外表,但却总能看出春希的一切,在意的人是依绪。而依绪是表面上看起来女汉子一类的,但其实也有温柔怕羞的一面,喜欢运动,很替雪莱着想。




严重剧透分界线————————————————————————————————


    下面以重要时间节点发生的事情为关键,将整个白2尝试着串起来。首先是学园祭之前,春希这家伙拉了雪莱和冬马两人入伙去参加学园祭演唱,顺便冬马把春希的好基友武也踢出局(真的可怜)。就这样,三足鼎立之势形成了,这个阶段大概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吧,两位女神凭着自己对春希的好奇和对音乐的喜爱而参加了这个演出,然后开始日以继夜地训练着。最差劲的当然是春希的吉他,最专业的当然是冬马的钢琴,最动情的当然是雪莱的歌声。通过不懈的努力,这个神仙组合决定出三首曲子,sound of destiny, white album以及那首白2独有的,也是我认为最好听的届(传达)不到的恋爱,最后这一首歌,由春希填词,冬马作曲,雪莱主唱,是属于三人共同的歌,但实际上到底是属于谁的歌?在我联系后面的剧情看来,这是属于春希和冬马的歌,是春希写给冬马的歌,但却是雪莱想唱给春希听的歌,这也是春希对雪莱的第一次欺骗(春希间接提到过这首歌是写给雪莱的,但注意看歌词就会发现并不像在说雪莱更是在说冬马。ps:千晶竟然一下子就看出这种心思来了,某种程度上是真的“可怕”啊。)。于是,学园祭的晚上就这么开始了,属于三个人的巅峰,也属于三个人的结束。




    演奏大告成功后,春希回到了第二音乐室,先见到的人是冬马,两个人从高兴的话题开始聊着,但疲惫的春希伴随着冬马的钢琴声昏昏欲睡。天色渐晚,冬马靠近春希的侧颜,一开始只是小小地捉弄,但是睡熟的春希毫无防备,冬马实在按捺不住自己内心对春希的渴望,于是两人终于嘴唇相合,虽然只是轻轻蜻蜓点水一下,但在冬马心里却如火焰持续燃烧着一般剧烈。这个时候,冬马,却逃跑了,因为不敢承认自己刚刚的举动,不敢直面自己的本心,不想这么奸险地抢走雪莱的“猎物”,但却忍不住放弃狩猎的快感。然后,谁也不曾想到,这一切都被雪莱看见了,“冬马同学,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一段剧情是二周目后追加的,这个真相还是我玩coda时冬马那段“明明是我先的”的剧情中知道的。此时另一段追加剧情中依绪和雪莱的对话,可以看出雪莱是喜欢春希的,但她更珍视现在的这段三个人的友谊关系,不想因为自己而破坏掉这美好的一切。然而,不管说是雪莱天真单纯,还是说冬马对春希的喜欢更胜一筹,这一切终究在雪莱的眼前彻底崩坏了,三个人终于还是有人先背叛,有人想摆脱一个人和另一个变成两个人。

    于是,雪莱开始害怕了,她开始害怕自己会被抛下,害怕自己又变成孤独的峰城大小姐,没有人可以诉说,有的只是阿谀奉承,她不想得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她想出了最龌龊但也是最真实的办法,那就是把春希夺走。一方面,她喜欢春希,因为他知道她的一切,知道小木曾雪莱真正的样子是如何的,知道那个在ktv一晚上都没停过也没给别人唱过的她,知道那个放学后在花店里默默无闻、低调素雅的她,知道那个祈福着全世界都幸福的善良的她。另一方面,她想通过这样来维持三个人的关系,说直白点就是不让春希被冬马就这么夺走,想让春希留在三个人的世界。这是雪莱从头到尾自以为的最深的罪孽,也是最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个过错,就像一个圣人做了一件错事,就开始不断地憎恨自己,在欢歌与忏悔中度过每日。明明有着这样的觉悟,雪莱却还是改变不了,三个人变成两个人的结局,她以为自己对冬马足够了解,但实际上在这个时点,她了解的绝对远远不够。



    就这一晚的结局来说,雪莱赢得了春希,但就以后的那么久远的故事来看,她完完全全地在这晚败给了和纱。因为,春希对雪莱的喜欢,正如雪莱对春希一般,并非来得这么地那么急切,那么深沉;而春希对冬马的喜欢,则已经酝酿了很久,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冬马对春希的喜欢,也是渴求到涸水之鱼一般,因为除了钢琴和春希她的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了(且前期对钢琴的喜爱因为对母亲的一些误解而不那么深厚),从电子小说的冬马部分可以很好地反映她的心理活动。

可以说,在这个节点上,冬马的喜欢是最强烈的,春希则对两边都不采取行动,可以说已经是有一脚踏两船的念头了,他更喜欢冬马,从那首歌,从春希在冬马家的那段时间可以看出,他可以因为冬马而对雪莱隐瞒甚至撒谎;但他也喜欢雪莱,那无不闪耀着的笑容,那治愈人心的歌声,还有她的可爱和美貌。反正就是个享受着暧昧而不愿意踏出稳定关系那一步的胆小鬼,其实他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两个女孩都已经对他有某种异于友谊的感情。而雪莱的喜欢,就她自己认为是不比对三个人的感情更重要的,但是结合后面的剧情就会发现,她其实早已爱到深处。然后雪莱跟春希确立关系后,三个人去了温泉,回去的路上冬马又忍不住偷偷吻了春希,回到家后放声痛哭,恨自己当初逃开了,恨自己现在却逃不开。爱情本没有对错,如果你真的有那样的决心且两情相悦的话,那一晚春希绝对是属于你的啊,背叛雪莱又如何,那样子雪莱以后的伤口就不会这么深,你和春希或许也会幸福吧。所以说,三个人这件事,自始至终只是雪莱一个人的幻想罢了,无论是春希还是冬马,都不曾描绘过这幅未来的画面。



    下一个时间点,就是那第一次的下雪了,又到了White Album的季节了啊。那是雪莱的生日,2.14,也是情人节当天。后面每逢下雪,就是三人之间关系抉择和变化的时间啊,就是三人间总要排除掉一个人的时刻啊。这天晚上,和纱表态要离开日本后不见了,于是春希就理所当然地不见了,于是雪莱精心支开家人想和春希度过的二人世界,被毁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独自在窗前看着雪花飘落,却不敢去触摸那股恶寒的她,和满桌的饭菜和完整的蛋糕。另一边,是一直不见踪影的冬马被焦急如焚的春希找到,然后,在飘雪的夜灯下,互相亲吻着对方。像是久别的情侣一般依依不舍,冬马想拒绝,但她的本能却贪求着这一切,这样做,只会让她决定离开日本的信念更加薄弱。为什么要离开日本,因为情太深,她不能忍受春希和雪莱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要好,不能忍受自己输了的事实;同时,她也在害怕,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冲动和欲望再次介入他们两人之间,再次对春希动情。所以,她选择了更远地逃避,逃到怎么也见不到两人的维也纳,逃到只有钢琴的世界,想变回当初那个无人问津,只与钢琴作伴的自己。但她错了,她不知道,无论是对春希,还是对自己,那颗往日播下的情种早已萌芽,并且没有任何停止生长的迹象。在毕业典礼那晚,春希夺走了和纱的第一次……而雪莱的来电,和哑巴的诉说并无二样。


那一晚春希的狂欢,醒来伊人已不在,余情岂是为他人。“那个本最应该去见的,也是现在最不想见到的”雪莱却打电话来,请求着一起去给冬马送行,何必呢?雪莱,这既然是冬马自己的意思,你何必还要挽回、同情她呢,更何必自我折磨呢?但我可能想错了,这并非什么同情,这是一种忏悔,更是一种善良,她想三个人在一起的心情绝不是虚假,但她意识到通过这种途径是不可以的,也是不正当的,她不想成为顺理成章得到春希这样的恶毒心机的女人。她想得到救赎,所以她还想见冬马一面,想让春希和冬马再见一面,即使不能挽回,也尽量不留下那么多的遗憾,“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啊”。但是,最后的一幕,使我不禁背脊发凉,不能直视,我相信连雪莱也无法理解了,正是这白学很出名但却如此伤人的一幕。见到冬马的春希,立刻抱住了她,在名义恋人雪莱的面前,深情地亲吻着那个即将离开的友人。



呐,雪莱,你的心,应该很痛吧?应该在后悔吧?应该开始恨这个男人了吧?




呐,雪莱,你应该也无法理解自己了吧,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会流下眼泪了吧?明明已经满足了,见到了和纱,让春希和她告别了,但,为什么,你还是如此悲伤呢?因为你已经被排斥在那两个人的世界之外了呀,更重要的是,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是很喜欢春希君的啊,喜欢他到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步了呀,你以为这只是维持三个人的不得已之策,但你却没想到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在意,原来会对他们两个的亲昵那么嫉妒和感伤。你太善良了,善良到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实现三个人的幸福,但其实到最后,一个人的幸福都没有实现啊。留下的只是想成为“替代品”的你,爱着和纱和无法原谅自己的春希,以及那个舍弃自己内心而去懦弱地选择逃避的她。雪,已经下完了,堆积在这片地上,被路上的行人践踏地多么肮脏浑浊,早已不是那纯白的形态和模样了,即使如此,谁又能阻止它落地呢?幸福,是那么缄默在旁却又遥无彼岸的名词啊……

至此,Ic部分已经完结,下面主要取Cc的共通部分和雪莱线继续叙述,叙述这一美得令人惋惜,爱得令人落泪,伤得令人胃疼的故事。


    

    进入CC篇,就会发现几个新的面孔,那就是可攻略的千晶、麻理和小春。千晶的话其实早就认识春希了,早在当年学园祭的时候,她是一个洞察力很强的女性(连武也都觉得“可怕”),并且有一种隐晦的知性美,虽然表面上很少显露女性的姿态,但实际上心思细腻且早已看中了春希;麻理则是社会人春希(前期是兼职)的严格尽责的顶头上司,看着春希这个小新人这么勤勉诚实,就更加想历练他和亲自教导;而小春则是因为好朋友的事情而跟春希谈判才认识的,可以说类似不打不相识,一开始对春希很大偏见,但后来逐渐理解,并和春希在同一家庭餐厅打工,性格上和春希有亿点像。






背景是大学三年,自从机场那次以后,春希和雪莱已经基本上没见过面,再次见面的时候,雪莱早已双目无神,但仅仅是看见了春希,她眼睛中也闪耀出异样的期待和光芒。然而,还是一句话也没有地擦肩而过,泪水慢慢充满眼眶,忍耐了三年的结果换来的也不过是更剧烈的伤痛,和对春希而言更深刻的自责。春希在未和挚友们商量过的情况下,擅自转了自己的专业学院,你那么厉害的话,为什么不转校呢,为什么不去维也纳上学呢,为什么选择了逃开却不能滚远点呢?在此之后,见面和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有一个需要提到的剧情是,在电子小说雪莱部分提到了一个友近君(友尽),也是平平无奇的小木曾追随者之一。但区别在于他却不像其他人一样心怀叵测,而是很真诚,很友好地对待雪莱,这一点上使他本人后来产生了可以代替春希的人生错觉。雪莱这边则不同,她完完全全把他当作朋友,甚至乎朋友都不是,更像一个所谓的工具人,也许有人会说雪莱的形象因此玷污,但不是的,我们不应该一开始就从完美的圣母的形象去塑造雪莱,而是以一个能够平等待她,能看出她像普通人一样的一面这么一个角度去看待雪莱,才是正确的。雪莱为了春希,甚至不会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不知不觉就把圣母人格抑制住,让那颗燃烧着欲望的春心将自己掌控。

一个重要的剧情就是雪莱再次生日的晚上,友近小兄弟来表白了,隔壁还藏着一个怂包春希在偷窥。雪莱不用说也是没有任何表情和表示,并且对一旁藏着的春希十分失望,被发现的春希最终还是选择了他擅长的逃避,剩下的只是表白无果的友近和伤心绝望的雪莱。后来,这位友近君透露道,春希后来给了他一耳光,并且是在春希帮了他很久忙之后,友近君纳闷不已。春希的回答则是“我不想看到,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在我眼前让雪莱得到幸福…”,呐,春希,你是想让雪莱孤独终老吗,还是怀着对你的缠绵不断的思念的那种,如果你自认为没有资格给雪莱幸福,那么就不要剥夺她可能有的未来啊,即使她爱谁,不爱谁,也与你无关了不是吗?要么你就像个男子汉一样,用自己的一生去偿还你所说的罪孽啊,去摆脱束缚放下戒备来得到雪莱的原谅和救赎啊,而不是畏畏缩缩地一半一半地避开她,让她更加伤心难过啊。话说这位路人小兄弟也是挺惨的,虽然确实是有点不知深浅。



    下一个时间点就是雪莱去同学会的事,武也告诫春希那些男的可能会有不良举动,并把时间地点告诉春希,实质上想让春希去关心雪莱,唉,真的是武也和依绪为这一对操碎了心。而春希这个家伙,其实很在意,总是在一边打工一边看表,很想抛掷九霄却又做不到,证明他对雪莱的感情仍然是真挚的,但却不敢去表达。直到同学会开始后几小时,春希才最终痛斥自己的良知并开始放大自己的责任感和顾虑,开始千方百计地去寻找,这种犹犹豫豫带来的结果就是找了很久也没有结果。虽然他最后起码做出正确的选择,证明他真的还爱着雪莱,不想让他人欺负伤害她,但我不会同情这样懦弱却又想弥补一切的春希。

    最终找到了雪莱,春希想让雪莱撒谎说和自己一整天在一起,雪莱果断回绝了。然后把她这几天来的感受说了出来,她一直很想跟春希说上话,通电话,准备了很久想说的话语,等待了很久,却仍然是一场空,依然是怀抱着寂寞在夜里不得安睡。而春希,依然是无法踏出那一步,他没有勇气放下对雪莱曾经的爱意,对雪莱的不舍和留恋,他也不断将自己的这份感情分散开,投入到日常生活并和其他人发生尽可能的交集,但更重要的是,他无法消减或者忘记自己对雪莱的罪孽,也无法从雪莱这里得到救赎,因为雪莱从来不认为他有错。这是件多么悲伤的事情啊,两情错意,春希想要得到雪莱的原谅,想那个自己伤害得最深的人能够审判自己的滔天大罪,让自己的谎言和罪孽得到释放,得到解脱。但雪莱,却从来没认为是春希的错,因为她一直就坚定着是自己当初从冬马手上抢走了春希才导致现在的一切的,这个错她一直挂在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不敢对春希要求什么,眼看着这个渣男就这么一次次伤害自己,然后再狠狠地自我补刀伤害。雪莱想要的,比起春希的原谅,更多的是想得到他的关怀,无论是爱还是恨,只要能与她有关她都会很兴奋,可以说已经爱得病入膏肓了。从雪莱开始发信息以来,每次从她的视角看那些短信编辑了又删,删了又想编辑的时候,胃里总是一股酸痛,独自地在期待,独自地悲伤,没有人知道,就算知道也只有那个人才能慰藉自己。



    然后就是再次的复合了,这可就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了,背后有一群军师运筹帷幄。武也,依绪送出饭票、房卡,小春送出了空闲档期,雪莱送出了一…。但在此之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春希不曾跟雪莱坦白,那就是他负责写的正是有关于冬马和纱的Ensemble杂志,这个时间点上春希虽然还喜欢着冬马,但更在意的应该是雪莱,何出此论?因为冬马只是一直存在于春希的心里无法忘怀,但是却身在异乡,也不会有谁提起,直到这次的工作让他渐渐回忆起来;但是雪莱一直在春希的身边,一直在同一个学校,还一直在友人的嘴边提起,所以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春希的愧疚,使这种愧疚越来越深,也使本来就懦弱的他更没有勇气踏出下一步,但这种愧疚也会使春希更放在心上不能释怀。我很愤怒地看到春希接下了这份与冬马有关的工作,其实要推脱并非那么地困难,你只要说“我们以前是同学,但关系闹僵了”这种话,相信你的上司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但是,春希可以为了冬马放弃自己的原则,却不曾为雪莱这么做。

    平安夜12.24,带着对冬马的回忆,春希跑去找雪莱,看电影,购物,吃饭,开房。期间渐渐开始谈到冬马的话题,没错,在这种企图复合的场合上谈另一个女人,不管是什么挚友都不应该。开始谈到那本杂志,其实雪莱早就看过了,却装得惊讶和饶有兴致的样子,她早就知道了一切,知道这本对冬马描写如此细致入微的杂志出自谁手,只是在等着这个罪归祸首来亲口告诉她,不知道是为了折磨自己还是为了听他讲一句真话。可以说,雪莱是虚伪的,而且装得很累,这一点我并不否认,没必要认为雪莱就一定要是一个圣母般的存在,她只是一个正常人,一样会有嫉妒,会有怨恨,会有不甘,会有情感,只不过是她一直用积极的那一面去压制住阴暗的一面,但在雪莱不再唱歌后阴暗的一面逐渐变得更嚣张,所以才会让雪莱戴上了这副半透明的面具。然后雪莱真的顶不住这种欲望了,她开始用言语,用行动来诱惑着春希,来尽全力阻止春希想再次逃避的念头。终于,她幸福地趴在了自己最爱的人的胸口,相信那种妖媚对很多男人都是难以抵挡的,她也坚信着春希有爱自己的那一部分,所以才再次采取了主动进攻,继学园祭那次的第二次大举动。


    然后当然是去开房啦……但是当雪莱洗澡时,那本从包里露出的杂志却被春希有意无意地拾起,一页一页地翻看,不时发出几声干笑声,仿佛隔壁冲凉房没有人一般,仿佛自己沉醉在无尽的幻想追忆一样。然后再次被雪莱看到了这一幕,雪莱内心的欲望之火犹如被海浪浇灭一般,再没有任何的痕迹,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因为春希他,完完全全就没有忘记过冬马啊,而这次的杂志,分明就是在加强这种印象啊。他写的每一句话表面上是对这个性格乖戾的音乐家的讽刺挖苦,但实际上何不是在展现着唯有自己知道的和纱的那一面呢,就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情话,在追忆着自己的梦中情人,在加深自己对冬马和纱这么一个女性的认知和眷恋。而这一切,只有三个人中的另一个她才会看得出来,也只有三个人的另一个她会因此感到心痛。三年了,真的想忘掉的话就不要去创造任何可能的交集了好吧,真的不想忘掉的话就不要去践踏另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的心了好吧,你可真是个最差劲的渣男啊,春希。想欺骗别人的话,你首先要骗过自己啊,亲笔诉说着那么绘声绘色的关于和纱的一切,你还有脸说自己已经忘记了吗?雪莱她只是善良过度了,但是她并不愚钝啊,她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她知道你撒谎的水平像你人一样差劲。她知道三个人之间的秘密,她早就知道你还爱着冬马,而不是单纯的一时喜欢,但是起码在这神圣的一晚,不希望那个遥在维也纳的人干涉两个人的感情啊,她始终放不下的是你,你始终放不下的是另一个她,多么可悲啊。结果不用说,这次的约会以凉透告终。


而在下一个时间点新年参拜的时候,渣希终于鼓起了自己的勇气,这么说道“从今往后,也无法把和纱忘掉,但即使是这样,也还是最喜欢雪莱你了”,这句话是我最看得起春希的一句话之一了,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这也是两年恋情的开始。电话旁的雪莱流下了夹杂着伤痛,但更多的是无比欣慰和感动的泪珠,她想要的,只是一个能向自己坦白,不夹杂谎言的,爱自己的春希罢了。而现在,这么美好的梦想终于从依绪的电话传了过来。即使还有短暂的僵局和冷战,但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不是吗?




    僵局期间的事情,主要就是雪莱这边碰到了那个一直以来十分棘手的曾经的竞争对手兼现在的隐藏超级粉丝—朋也。朋也其实除了腹黑、嘴上不饶人外,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闺蜜,她一直想听到雪莱的歌声,不想雪莱因为感情上的受挫而放弃了自己的天籁之音,后来渐渐成为朋友后还经常在各方面帮助支持雪莱,并且给雪莱提供建议,想一直看着雪莱热情幸福地唱着歌的样子。还有就是,在新年参拜时春希的表白后,雪莱终于开始撒起娇来,并且开始责怪起春希,这是个很好的起点。春希再次拾起那把曾经的吉他,决定在雪莱真正原谅他之前每天都弹给她听。他说“如果说现在的我是最差劲的,那么我就可以努力去做一个不是那么差劲的我了”。然后就开始每天煲电话每天弹guitar了,可以说这段剧情还是很舒适的,胃嗖的就不疼了,终于有一点甜甜的感觉了。这才是只爱着雪莱的春希,即使有那么一点对冬马的喜欢,也会被这种现实纯洁的爱慕所压倒。这段时间比较特殊的是,雪莱竟然占据了上风,她可以任性地处于一种不冷不热的状态,春希则默默承受着这一份犹豫,并且认真地等待着雪莱的答案,也是时间赋予他自己的一种救赎。





    此时的春希可以说是一个挺合格的恋人角色了,即使是雪莱只围着一条浴巾,春希都没有对她做些什么,而是看出了雪莱心中的那份牵强,那份犹豫和害怕。经过朋也的事情后,也慢慢开始明白,让雪莱再次唱歌才是让她找回自己,直面自己的最好办法,也是找回唯独属于她自己的那一份幸福。这也是春希最有觉悟和体谅雪莱的一次,对雪莱的内心真正地去尝试了解,对她的幸福真正地去关怀,并且不再那么懦弱和胆怯。雪莱终于被春希的这种关怀打动,并愿意去情人节晚会重新放开自己那三年未开的歌喉,而且还是那一首,饱含着爱与恨,三人与两人的歌,传达不到的恋爱。另外,今晚还是雪莱的生日,并且约定了“演出结束后,一定要强行把我……”但最让我高兴的,还是雪莱找回了唱歌的信心这件事,再说了h我都直接skip了。




    雪莱党狂喜,这是一个很好的收尾了,两人切磋了床上功夫后的谈话才是我觉得最温馨,最安心的一段。两人重新找回了当初的那份感觉,找回了当初的那种深情,立下了七天必须见一次的誓言。两个人缠绵着,谁也不想离开对方,想就这么将幸福延伸到无穷大。仿佛过往的烟云都开始渐渐散去,仿佛黑暗中的罪孽慢慢被阳光所消蚀。即将迎来的是两人的未来,是美好的期待,是真实的幸福。

    到了2.28时,对那场演出的庆祝,在小木曾家里举行,也同时是因为众人想要补回上次她的生日宴会。春希终于送出了那个早就买好却一直未能送出的真戒指,幸福的泪水终于掩盖了那些往日的痛苦,纯白的雪终于不会被窗外的人所践踏,窗内的过着生日的终于不再是那形单影只的雪莱,而是一群围在她身边的家人和朋友,还有她最爱的,和最爱她的春希。




    至此,Cc篇完美结束,要是故事到这里就结束那该多么幸福啊,但是冬马党肯定不服吧,所以coda是少不了的。Coda是雪莱和冬马的终场,也是Ic的句号,我虽然不忍心放弃这幸福的背景,但是为了故事完整我这种强迫症是顶不住玩下去的。一听完Cc的ED后你就可以听到一个女性打电话的声音了,没错,那就是冬马。看着那凌冽寒风中冬马的丽影,我刚刚的暖流忽然就逆流回去了,手边感觉突然多了一瓶胃药。







本文转载于B站 cv10472306 已获得原作者 Blues-J 同意

0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