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说《素晴日》不算真神作?

专栏 2021-02-10 23:29 感想评测 417阅读


《美好的每一天,不连续的存在》(以下简称《素晴日》)无疑是一部优秀的作品,它在avg业内走出了全新的一步,如同玲音Lain在动画界做出的尝试一样,素晴日在这方面的勇气值得称赞。但是,这不代表这是一部完美无缺的作品,我不针对它的优秀之处做出评价,而是要说说它的不足之处——这对一部剑走偏锋的先锋作品是必要的。


首先,抛开其叙事性诡计,而单从其剧本来看,我可以直言的是,它的剧本并不算优秀,以顺序时间来说,大致发生的事情仅仅是:


间宫卓司想要杀死间宫羽咲→水上由岐为了保护间宫羽咲而死→间宫皆守误杀间宫卓司→间宫皆守人格分裂(回忆结束)→高岛拓榴受欺凌自杀→间宫卓司(人格)无法接受高岛同学的死→悠木皆守(人格)与间宫卓司(人格)屋顶决战→间宫卓司人格获胜→所有人回归终之空(跳楼)→悠木皆守(人格)在最后保护了间宫羽咲→大结局皆大欢喜(?)


诚然,抛开叙事来说剧本是不合理的,尽管是这样的一个非常一般的剧本,在不连续存在的核心诡计以及分视角的叙述方式下显得还算有趣,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当年的剧本金奖,不可能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但是,这样一个剧本,其中充斥了非常偏激的人格与情景反应,很多关键抉择点仅仅只是为了推动剧情才使用,而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不说毫无益处,只能说不是上上之策。其核心诡计(间宫卓司,悠木皆守与水上由岐的三位一体)的设置非常类似另一部作品《海XX泣XX》(并非引战含义,如果你对我的观点抱有不满可以在评论中拿出你的理由反驳),但是核心诡计对于人物的塑造的益处却完全比不上,甚至是感觉非常的OOC:明明是这样想要保护羽咲的间宫皆守,却对伤害了羽咲的间宫卓司抱有了难以想象的歉意,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除非其实回忆中的故事仅仅只是水上由岐的捏造,其实一直以来欺负羽咲的是皆守,而保护羽咲的是卓司,其实自己才是母亲生下的“救世主”,是皆守杀死了由岐姐的同时还误杀了卓司,所以后面的部分是对卓司的羡慕与赎罪)咳咳,以上全为“要多少有多少的猜想”,在魔女之暗里不存在任何真实。


最后,对于主旨而言,也许是因为笔者的阅读能力过于差,我实在是未能在这样一个离奇的剧本里找到一个贯穿全文的“主旨”(后面我认为贯穿全文的东西并非能称得上是主旨),并没能找到一个所有的剧情都为之服务的思想主题。恰恰相反的是,我反而几乎从每一个情节甚至是每一句话里都能找到一个不痛不痒的思想,而这个思想又零碎地分布在了各个地方,但又没有呼应成一个整体,如果说散文是“形散而神聚”,那我认为素晴日就是“形散而神散”。我做出过非常努力的尝试,看看“人啊,幸福地活下去”,亦或是“人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有着连其本身都能包含的深邃”,又或者是“眼前由岐的身影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这种不安是可以类推到一切的存在身上的,所以我不会去怀疑”等等是否贯穿了全部的内容与剧情,所有的矛盾与人物。但是很遗憾地,不说贯穿了,零散地在剧情中找到它们的一部分已经是极限。也就是说,素晴日其大量的哲学思考仅仅只像是用人物的话一样“说了出来”,而非是一个剧本本应做到的依附于剧情和人物婉转地表达。当然,如果有人找到这样一个贯穿了全文的主旨,囊括了所有的剧情设计与矛盾,那我当然也愿意修改我对素晴日的认知与评价,还请各位尽管斧正。


剧本单独拿出来并非吹的那么有趣,核心诡计的设计也不过是在最最经典的叙事诡计之一的《罗杰疑案》之上更进一步,人物塑造虽然丰满,但是有一部分缺陷甚至割裂,而主旨也有些不分明,不少人只是被大量堆砌的“高级”观点耀花了眼。我承认在一部作品里涉及这么多哲学神学等等的思想知识确实需要丰富的阅历,但是这对作品本身而言却并不一定好,单纯的罗列辞藻,堆叠观点绝对无法构成一部优秀的作品——不然我放一本《逻辑哲学论》复印件在这里,岂不是极致的艺术?在主旨表达,人物以及剧本都不那么优秀的情况下,《素晴日》到底有何可取之处?


首先是我一开始所说的,素晴日无疑是在gal甚至是avg业中做出的一次勇敢的尝试,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承认它的实践意义的价值,为哲学与avg的结合发展有一定的帮助。其次,尽管这样三位一体的叙事性诡计,并不是只出现或是最先出现于素晴日,但是在gal界中它姑且还算是新颖且有趣的,并且哪怕剧情本身并不算优秀,至少这个故事支撑起了三位一体的核心诡计并且没有出现严重(或者说明显)的逻辑漏洞。并且,我在说以上主旨剧情人物塑造等等的时候,都回避了一个,且是唯一一个,音无彩名希望我们去这么想的猜想——“偏在转生”:世界只需要一个灵魂,超越空间与时间不断轮回。


如果你仔细看过“终之空II”结局,那么你会发现,音无彩名说话有非常明显的倾向性“只有这个假设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但是那些假设都是经不起推敲的”等等。在全剧中身为扶她自投影的人物的暗示,基本就可以认为是扶她自在对我们暗示,说“偏在转生”才是她想写的内容。


但是我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提到这一点,是因为:其一,偏在转生没有办法探讨人物形象,一即是全,讨论人物形象没有任何意义;其二,偏在转生也没办法探讨剧情,纯粹是缸中之脑进行的一场梦,无论是合理性还是跌宕起伏都没有意义。如果你仔细看过《素晴日》,你应该会发现“一即是全”“她即世界本身的少女”“终之空,随处可见的景色”“世界需要几个灵魂”等词句出现得异常地频繁。


水上由岐在终之空II结局中问过音无彩名一个问题““终之空”这个名字,是在什么时候起的呢?”,从玩家的视角来看,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名词是在“幽灵房间”里的最后一个项目“终之空”。而这个幽灵房间是水上由岐的梦,梦却先于高岛拓榴跳楼进行,却又包含了高岛拓榴跳楼的信息,以及高岛拓榴死后发出的短信。首先做出一个假设:“终之空”不是随随便便被臆想出的名字——水上由岐问过音无彩名“终之空”的由来,在终之空II的结局中问出的话语我不认为毫无意义。


“终之空——天空的开始与终结的地方。”但是正如不断偏在转生的灵魂一样,天空也是无边无际的,这样的天空何来开始与终结。而考虑到“终之空是随处可见的景色”,我们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测:“终之空”可以是任意一处天空。而偏在转生的灵魂也是一样,转生的起点与终点,可以是灵魂存在的任意一处,而这也是“终之空”这个名词的由来——这个词语可以诞生于灵魂的任意一处,然后在灵魂之中伴随着偏在转生也不停游离,形成了一种意义上的“后设”。在这一点的设计上还算精妙。


但是,我一定要说这样一个但是。首先其一:整个故事并不是为了这个“终之空”才展开的,各种矛盾也并非是为了体现这个“终之空”才设立的,“终之空”这个词语最多只能算是一句浮于剧本表面的词汇,而无法深入剧情成为内核。甚至可以说“终之空”仅仅只是基于高岛拓榴小姐在序章中的短信,而存在的一个恶作剧。因此,我认为《素晴日》只能算是一部狂气但是缺乏深度的作品。


最后,为什么我说素晴日不能算一部真正的神作,而是仅仅是一部有历史意义的先锋作品。首先:素晴日大量的哲学观点,并非是原创,而是借鉴的;其次:素晴日的人物塑造即便还算丰满,但是很多并不多面立体甚至充满缺陷;再次:素晴日的主旨表达完完全全是脱离了剧本矛盾人物等等等等,甚至可以说如同在剧情里用一个人朗读了《逻辑哲学论》这样肤浅;最后,也是最决定性与最直接的一点:《素晴日》是“易于复制的”,它的成功之处都并不出自它本身,而仅仅只是借鉴了其它存在过的先例,并且其实都并未能消化为它自己的内容:从它的剧情思想人物三个部分割裂且轻浮就可以看得出来。


综上,我肯定它的先锋意义,但是仅仅只是在avg行业内。

4 条评论 0 0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