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解读终之空re

专栏 2021-01-20 20:59 感想评测 679阅读


原贴:https://tieba.baidu.com/p/7198787515?pid=137554011651&cid=0&red_tag=2580234667#137554011651 

注意:
本人不了解斯宾诺莎、康德等哲学家及其著作,不了解克苏鲁,因此游戏中与之相关的基本略过。在此仅是本人通俗的主观看法。
本人立本语水平有限,如出现谬误,请谅解。
本人未玩过原版终之空,因此不会涉及原版终之空内容,但会涉及大量素晴日内容。

终之空是keroq于1999年发售的游戏。10年后,keroq发售了扶她自“孤注一掷”的素晴日,结果出人意料的获得了成功。20年后,正在玩家翘首以盼樱之刻时,扶她自又炒出了究极冷饭,终之空remake。虽然炒冷饭本身并没有诚意,但我也借此机会接触到了这部作品。

本作可以说是粉丝向的作品,因为只有素晴日或keroq的粉丝才会购买吧。但要说是素晴日的fd还是贬低本作了。笼统地评价一下本作:成熟的绘画风格,电波系的配乐,夹杂哲学论点的晦涩文本,丰满的人物形象,以及出人意料的结局。

在通完卓司视点时,我自认为游戏已经结束,觉得这是一部挺有趣的作品。而当我解包时才发现几张没见过的cg。这才知道还有两个numinose结局,而这两个结局则让我疑惑而震撼。因此我的内容分为两部分。1对于卓司end及以前所有内容的解读,2对于numinose两个结局的解读。


1

“早上起床,如何判断这是新的一天呢?是根据每天起床的看到风景?还是根据自己的记忆?”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天空碧蓝的颜色,究竟是其本来来的颜色,还是因为太远而展现出来的颜色呢?”
“婴儿的出生,是原罪吗?生是被祝福着的,婴儿却用哭声诅咒着这个世界。我想勒紧他的脖子,让他不要遭受苦难的折磨。但我又下不了手。我放下双手,婴儿的哭声变得平常了。太好了,从出生开始,继续活着,真是太好了,我这样想到。”
“章鱼的神经元遍布触手,正如一个个人类个体。人是如何感知他人的痛觉?人是如何理解他人的?是否如章鱼一样,所有人由同一个大脑控制?”

扶她自的作品的日常与其他gal的最大不同之处便在于此:夹杂着SCA-自式的私货,这种富有哲理的语句一方面让文本显得晦涩,插入的时机也未必妥当,因此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则引导玩家进行思考,并与主题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这大概也是扶她自受到褒贬不一评价的原因吧。于我而言,相对于一成不变的卖萌日常,我倒是更倾向于扶她自的这种写法。不是因为看不懂所以觉得很高深,而是能在看得懂的地方引发我的思考。

 

1.1水上行人

从水上行人(Minikami Yukito)到水上由岐(Minakami Yuki)和悠木皆守(Yuuki Tomosane),变化之处很多,不变的,是同样喜爱阅读,喜爱思考,武力值max,和整个游戏中都少见的正义感。而最大的不同之处,便在于戏份。由于行人并不是精神分裂,因此作为一个个体,戏份相较于素晴日有所减少。素晴日常被称为群像剧,其实不严格。因为核心还是围绕三位一体展开的,由岐姐约等于主角。而本作行人的戏份减少,则让本作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群像剧,进而丰富了其他角色的形象。相对地,行人的形象塑造不足,也被很多人成为扶她自的哲学表达工具。

行人视角是比较短的,主要是让玩家接触主要角色,在此之中令人在意的则是横山安子和音无彩名。二者均会在后文细说。

 

“不可言说之事,必须保持沉默”,这只能说是经典维特根斯坦了。而行人的反应,则是质疑彩名有中二病。这里可以合理假设:这时的彩名代表10年前或20年前的扶她自,而这时的行人代表现在的扶她自。众所周知原版终之空是在他中二时期写的,那么如今的调侃是不是也代表对于过去自己的否定和思想的转变呢?(如果原版终之空有这句话,那就当我刚才没说)


行人通过“出生婴儿”的思考(素晴日也有),非常明确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生”是被祝福的。“不管是怎样的地狱,人终将会将其作为日常生活下去”。这也与素晴日乃至樱之诗的主旋律相同,也是多数玩家能感同身受的。


最后教主的素晴日复刻则是比较生草的。对于素晴日,当时卓司面对由岐说了句“我其实是喜欢过你的”,然后转身跳楼,紧接着插入ed,这段的演出效果是很棒的。当时也引发我对于二人关系的思考。虽然现在我忘了为什么教主要说这话,但配合ed着实带来了很大震撼。


而本作的行人可不是由岐姐这种美少女,而是实打实的壮汉。对此,我只能说男同竟在我身边.jpg。不过事实上,这种“喜欢”在卓司视点是有阐述的,近似于认同、仰慕的感觉。这在卓司视点会说到。


1.2若槻琴美

首先被琴美的声音吸引了,cv值得关注。提到若槻二字,自然想到镜和司。联系素晴日,琴美大概等同于羽咲+镜+司。不同之处是这里琴美并没有像羽咲那样有个精神病哥哥而默默承受,而是有一个可靠的青梅竹马行人。因此我会说,琴美是被爱着的。不仅被游戏中的角色爱着,甚至为她牺牲自己,也被作者爱着的。在1999年那个泡沫经济时代,充斥着黑道、性与校园暴力的时代,琴美就像是辛格勒的名单中惟一的亮色一般,被大家爱着,也在不经意间温暖着他人。

吐槽一句小时候和司真像:



琴美在和行人的对话中,时不时会冒出富有哲理的语句,这与她的性格是不相符的。譬如游戏开头对于天空颜色的思考,又比如:


“这样永远继续下去就好了”

“永远的话就回不了家,死在半路上了”

“也是啊”

“因为不是永远,所以才有价值吧”

当时推到这里仅仅是觉得说的挺好:因为回到家的路是有限的,所以才能体会到和行人在一起的美好。但没想到这与最终结局以及主题均有关联。


1.3高岛枳榴

要说素晴日和终之空里面谁是最惨的女人,那毫无疑问是高岛。无论是素晴日里面的te路线强制h,还是终之空的円交,都是身为一位女性的悲剧,而同样的以螺旋马太结束生命,则为这出悲剧增添一笔暗色。而不同之处在于,终之空的高岛更揭示了她的家庭:父亲贪污潜逃,母亲欠下一大笔债,而将高岛赎给黑道。相较于素晴日,这里的高岛无疑是更为悲惨的。她经受折磨的时间不仅更长,也没有素晴日那样被希实香拯救的he,也没有同卓司更为紧密的联系。这是身为女性的,在那个泡沫经济,社会动荡的年代的,无力无助的悲哀。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高岛也出现过恍惚之间就到了另一个地方的情况,起初我以为是多重人格,但后文并未提到,那就只能解释为她已经在数不胜数的h之后,身体不堪重负了。这也导致了高岛相信了亚由美编造的螺旋马太,这时,说她已经疯狂了也不为过。在此之间,高岛只因琴美说过的一句“我们是朋友”而心怀感激,可以看出琴美确实是被大家爱着的。琴美无形的善意,感动了许多人。

虽然有螺旋马太的因素,但高岛直至最后想的还是拯救所有人而不是毁灭所有人,大概她的内心还是对于这个世界充满善意的吧。当然,在遭受欺辱后仍然含有善意,这也是她的悲剧性的体现。

风花配音的声线更加成熟,也与高岛的立绘相符,反映了终之空这个更为现实和残酷的风格。



1.4横山安子

一个在素晴日毫无存在感的路人,却在本作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并且在我看来也是塑造得最为成功的形象。她拥有高岛一般的遭遇,却不似高岛一般软弱。安子可以说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吧。为了让哥哥听从自己,主动和他h而让他有负罪感;为了守护琴美,直接出卖了彩名;为了表现对于教主的忠诚,扳断了自己的手指;同样为了守护琴美,让自己承受轮jian。

相比之下,哥哥kyoshi则显得稍微软弱了点。目睹了一段时间的妹妹被侵犯,后来才弑父。一直处于妹妹的领导之下,而没有自己想办法保护妹妹。自己也说到过,“没有妹妹的指示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他确实深爱着自己的妹妹。这不是在gal里面常常出现的兄妹禁断之恋,而是身为哥哥对于妹妹纯粹的亲情之爱。这在gal里面也是难得可贵的。该视点最后,当他知道安子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流下的泪水,相比也是极为欣慰和喜悦的吧。

而安子,在被男人侵犯无数次的情况下,已无法喜欢上男人,选择了琴美。在拼尽一切保住琴美后,她侵犯了琴美。“爱是自私的”。爱因为占有才有价值。但安子是注定届不到的,因为琴美爱着行人。尽管安子付出的和得到的毫不相称,但最起码,她守护住了心中所爱。

最后,安子主动选择了跳楼。她清醒的知道,这不是什么回归天空,这只是简单的跳楼,只会夺走自己的生命,但她还是做了。至于原因,她的解释是自己已经具有教主和彩名所具有的“可怕的东西”,她不想让这影响琴美。我认为,原因并不完整。她这一跳,还包含着对于过去种种不幸的解脱,包含着自己愿望达成的释然,包含着对于哥哥的放手,让他走出自己的束缚。安子对于哥哥的爱,也不亚于哥哥对于她的爱。

秋野花的配音更为安子这个形象锦上添花,面对琴美的软萌声线,面对黑道,卓司的冷硬声线,都很好的表现出来。


这张cg初看以为手指画崩,实际上是安子扳断的手指。


1.5间宫卓司

要说贯穿素晴日和终之空谁最难懂,首先当然是音无彩名,说的一堆扶她自私货我觉得没几个人能完全搞懂(甚至扶她自自己都说不懂)。其次我觉得便是卓司了。这位初看以为仅仅是个精神病+中二病患者的人,随着不断的理解,还有一些隐藏于深处的形象。

相比于素晴日,卓司疯得更为纯粹。因为缺少与高岛的互动,教主的觉醒基本是由于自己的软弱和妄想。因此卓司视点充满着电波元素。


现在我来尝试解释一下卓司的一些行为:

a.莉露露?在素晴日中,解释了卓司是一个喜欢画漫画的宅,墙上的莉露露正是他画的。而在终之空,莉露露则是凭空出现的。而莉露露是真是存在的吗?我倾向于卓司的妄想。但这样不能解释安子为什么能看到莉露露。因此也或多或少带有一些超自然元素。

b.信徒?卓司的演讲贯穿素晴日和终之空,不得不说是十分带感的。那么,这种演讲带来的煽动性是否合理呢?在我看来,在连续两人从同一个地方跳楼,且有7月20日是世界末日的情况下,一个人站出来,否定老师,说着一些荒诞而有一点道理的话语,是比较具有煽动性的。

c.狂气?一个很自然的问题:卓司是疯子、精神病?我觉得不尽然。看看他的信徒:纪美香、田荘,都不是什么好鸟。并且犯下的罪越多,仿佛就信得越疯狂。在这里也不好用什么心理来解释,我姑且归咎于扶她自的安排。剥去终之空的种种形式,实际上,这只是一个集体自杀活动。而卓司所做的,正是让信徒们从屋顶跳下。他知道跳下去的结果吗?我相信他是明确自己会死的。而带领一批犯下过罪恶的人死亡,也是对于自己的赎罪?这似乎也印证了他的思想:人生来是罪恶的,以死赎罪。因此卓司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谁知道呢。

比较令我在意的是,卓司到死都还是一个处。在他成为教主以后,是有机会与信徒发生关系的,但是他没有。他自己也说道:


或许他是一个扶她控吧。亦或如安子所说,无法爱上任何人。

教主和行人在最后对于“活着的意义”的探讨,则非常明确地指出了两人的思想。教主:生是被诅咒的,没有意义的生不存在价值。行人:生是被祝福的,即使背负肮脏也应生活下去。活着是不需要思考的问题,活着就是活着。

这里也阐释了,教主对于行人的喜欢,是源自于行人是自己的错误认知中唯一能交流的对象。“虽然看法不同,却抱着同一棵树”。


1.6当我回归天空时,我在想着什么?

纵观这作,令我印象最深的场景,莫过于回归天空的那一刻吧。要问为什么,因为在高岛、安子和卓司于半空中并没有表现出生命本能对于死亡的恐惧。那一刻的思考,我认为是尤为珍贵的。作为一个视点的结尾,再紧接着ed,是极具表现力的。比较可惜的是,ed没有vocal。

高岛枳榴:さあ、地面が近づいた。あと少し。あと少しで。私は天使になる。果然,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高岛还是希望救赎所有人而不是毁灭所有人。高岛要成为天使,但这个冰冷的世界却不值得她如此,当然,也不会允许她如此。



横山安子:まったく、不可解な空だ。私は目をつぷる。風の音が涼しく、心は機やかだった。风声凉爽,心情平稳。我读出的,是安子圆梦后的释然。掉落下去的瞬间,才发现天空如此的美丽,以此来结束坎坷的一生,也是一种幸福吧。



间宫卓司:「私をこの世界に存在させ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だから、一緒に行こう。おとぎ話の先の世界へ」卓司的最后,还是莉露露的陪伴。作为卓司唯一的温柔和慰藉,莉露露究竟是妄想产物,还是高次元生物,这依旧不可解。




2.0音无彩名

在素晴日中,我对于彩名的印象就算不上好。作为扶她自的哲学灌输机器,一大部分内容都晦涩难懂,最后终之空的结局强行meta一波。而到了这个终之空,选的cv北大路yuki是我在爱因斯坦就关注了的cv,软萌声线确实不错。再加上重制的立绘,彩名的形象确实从一个电波女变成了一个软妹。但事实上,除了行人视角对行人不知缘由的好感以外,就只有数不尽的哲学问题,安子视角和黑道的诡异h,卓司视角与莉露露的扶她盛宴(虽然是妄想)以及并不轻松的结局。有一说是彩名是扶她自真身。但不管怎样,我是难以用一般gal女主的标准看待她。这是一个让人“瘆得慌”的存在。

结局名为numinose。查到相关的是“神秘者”:指除去理性与道德的附加意义后对神既敬畏又向往的感情交织。

对于两个结局,并没有剧情锁,而是同等地位,在此我认为是平行世界。


2.1 NuminoseI

世界毁灭了吗?按照我在1中的观点,所谓的回归天空只是跳楼罢了,世界不会真正毁灭。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行人视点中行人与卓司并没有进行关于活着的意义的讨论,且行人看见了终之空,而卓司视点并未出现。我的理解是,行人视点与卓司视点发生的事处于两个世界,行人视点的世界确实毁灭了,而卓司视点的世界没有。Numinose I继承的便是行人视点的世界:世界在一瞬间毁灭,又在一瞬间形成,而此时行人所处之地,已为奈落。


但是,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在这一章的前文有提到,许许多多同时存在的世界里,有「永劫に続くかもしれない」。几亿回,几兆回,几京回,都不够,这是永劫。


2.2 NuminoseII

行人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活着是被祝福的”。但是,果真如此吗?当美好的每一天,成为连续的存在,并持续到永远,真的还是美好的每一天吗?美好的女友,美好的朋友,快乐的生活,永远这样。不论是在1.2提到的琴美对于无限的看法,还是卓司面对彩名的质问时对于无限的恐惧,都直接指向:无论多么美好的生活,如果是无限的,那就是地狱。在本章,行人已经深陷永远的地狱了。永劫,在日语指永远的意思,而从中文的角度看,则是永远的劫难。


而现在面临的唯一的也是最后的问题则是:如何解释结局?

猜想a:根据彩名的章鱼理论,所有人都是联系在一起的,而彩名则是主脑。在前面的视点中,琴美时不时冒出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富有哲理性的句子,比如天空的颜色,比如对于无限的观点。这些富有彩名色彩的语句,说到底也正是彩名说的。换句话说,在某种程度上,琴美即彩名,彩名即琴美。彩名或琴美对于行人的爱,让他陷入永劫奈落。因为彩名是神,因此也不存在对于永劫的畏惧。这是一种不考虑行人感受的自私的爱。但正如安子所说:爱是自私的。

猜想b:考虑meta元素。在卓司视点,彩名提出了玩家所经历的所有视点。


その時に、君はそれでれの肉体から見える様に世界を認識じて、それぞれの個性に従い判断して、そして行動するだろう(指玩家)

以及安子对于卓司的询问。目睹了“跳楼若干次”(指玩家)


以及在结局时


“你是谁?”

问的是行人自己吗?不,是屏幕前的你。

彩名作为高次元的存在,喜欢的,自然是深处高次元的你。将你在终之空代表的行人带入奈落之中,永劫不复。

 

3结语

不论最终结局代表的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被诅咒的生,并不美好;无限的生,并不美好。那么最终的答案是什么呢?我的解答是:

素晴らしき日々~不连続存在~

(完)

2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