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落幕的前奏诗——灾星下的恋人们与“降格”的补完

专栏 2021-01-06 22:51 杂谈 239阅读


这是一篇关于《永不落幕的前奏诗》及其有关设定来源的杂谈与猜想,涉及剧透

以及,在此对始终“坚持少数派精神”的minori社表示尊敬。




那么,直接进入正题。


一、灾星下的恋人们

《永不落幕的前奏诗》这一作,只要提到就肯定无法绕开她的女主角——姬野永远。姬野永远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女性,在这一点上,我想到了另一个相同的角色。

并不是姬野星奏,而是村上春树笔下,《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中的岛本。

岛本与姬野永远,或者说,《国境》与《前奏诗》本身就存在许多相似之处。关于这一点,率先引起我注意的,是男主角宫坂终所写的,名为《Star-Crossed Lovers》的小说。与其同名的一首爵士乐,同样出现在了村上先生的《国境》中。


在《国境》中,爵士乐的译名是《灾星下的恋人们》,这么翻译似乎也与《前奏诗》的主题更贴切



还有就是人设上的相似。《国境》中的女主岛本是个对人冷淡,封闭自我,拒绝他人接近的人,这与姬野永远的“心墙”相似;男主初君在后几次恋爱过程中对岛本的留恋,与宫坂终在真响线和遥线中的对永远的恋恋不舍也很相似;岛本与初君互相舔舐心中的伤口的关系,也与永远和终相同。

以及,我要修正之前有过的发言,《国境》只是与《前奏诗》的序章一样,是“非大团圆结局”。

由此,让我们回到序章中,把目光聚集到姬野永远身上。相信大多数读者跟我一样,在一开始是很难接受姬野永远的人物形象的,尤其是她与宫坂终分手时说的话

你是怪物。你斩断了维系分崩离析的我们的那一丝羁绊。你是我的命运之人,毕竟是第一个知道我内心,并给予我温柔的人。嗯,你没有恶意吧,也许什么都没有想,但是我不能原谅。无法原谅你为了不让自己受伤而使用能力,一旦无法原谅了,就一切都无法原谅了。我喜欢你,能对神明发誓的喜欢。但是,也讨厌你,哪怕违背了这誓言而坠入地狱。两者都是我真实的感情。以前的你会和伤害我的人对抗,如今,我很害怕,你却不保护我而在偷偷窥探我的内心。


不难看出,姬野永远是矛盾的:她深爱着宫坂终,却又恨他;她想要得到宫坂终的保护,陪在他的身边,却又害怕宫坂终为了不让她受伤而去窥探她的内心。永远的矛盾从之后的个人线也能看出:无论是真响线还是遥线,当终决定要守护她们时,永远总会出场,在一切已晚的时候站出来试图挽留。之后,故事又会依靠loop系元素回到那个夏天。

姬野永远是矛盾的,以至于她所期待的宫坂终的形象也是如此的矛盾。

而对于终来说,他爱永远,想要拯救她,想要了解她而去使用“共感”,却又害怕伤害到她。但其实,宫坂终爱的也始终是他理想化的姬野,他从来都没能接近永远的内心,他爱上的,只是他想象中的,姬野永远的幻影,是给他无数压力的“共感”安放的港湾。

之后,岛本和永远都选择了离开,在《国境》故事的结尾,在《前奏诗》序章的结尾。由此,《前奏诗》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回顾minori最经典的二作,eden*和ef,它们的女主角,sion和雨宫优子,都被脚本家赋予了神化的色彩,这一点虽然在《前奏诗》中被弱化,但起到的目的是相同的——体现女主角与普通人,与男主之间的距离感。在eden*与ef中,这份距离感最终都被女主角们带进了她们的坟墓,这是御影和镜游当时给出的答案——“灾星下的恋人们”,“不幸的恋人们”。

但显然,这次,御影和镜游想要给出不同的答案。



二、“降格”的补完

距离感,《前奏诗》中的“心墙”

以及《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心之壁”。

《前奏诗》中也有一些(疑似)致敬eva的地方,比如姬野永远的心象世界——黄昏下的无人列车



……象征层面上的相似


同样出现了的还有“豪猪理论”,以及eva标志性的电线杆镜头(忘记截图了,就不放图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找一下)。

A.T力场,绝对恐怖领域Absolute Terror Field,即我们所说的“心之壁”,是人类拥有智慧果实的代价——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这是一种具象化的隔阂,可以从物理层面干涉事物。而在eva的故事中,存在一个“补完”的概念——人类补完计划,消除人与人之间的心之壁,实现绝对的理解,也就是eva男主碇真嗣所期望的“不会受伤的世界”。但在旧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结尾,男女主碇真嗣和明日香却拒绝了人类的补完,带着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成为了世界上最后的亚当和夏娃。

关于是否选择补完这个问题,我在这里不做过多的讨论。从引用的概念上来看,在TE的故事中,姬野永远在宫坂终的帮助下打碎了自己的心墙,即完成了自己的补完,看似是这样的没错。但其实这里存在一个程度上的问题。

在eva的故事中,“心之壁”是全人类所共有的东西,而消除“心之壁”,导向的是一个极端——魂归一体,我即是你,你即是我。而姬野永远本身拥有的“心墙”,是这一极端的反向,她无法理解任何感情。她的补完,只是回归了普通人的状态——她还是有“心之壁”的,只是这一点没有,也没有必要在故事中强调。

这就是所谓的“降格”。

那么,姬野永远与碇真嗣和明日香所做出的选择,也就一样了。碇真嗣和明日香选择带着隔阂与宽容走向三冲后荒芜的世界;姬野永远选择敞开心扉,接受世间情感的涌入。这就是御影和镜游给出的答案。



三、废话与总结

我时常会想这么想:人类真是麻烦的物种,只是交流就可能会被伤害,为了保护自己,人们可能会逃避交流,封闭自己,也可能弱化交流的意义,也就是进行大量无意义的交流。但语言却是在这地球上,人类所独有的东西。

那么,语言究竟是一种恩赐,还是诅咒呢?

回头再看看《前奏诗》的男主宫坂终,他所拥有的“共感”,究竟是一种恩赐,还是诅咒?

我们用语言传达情感,确定彼此的心意,宫坂终的“共感”又何尝不是这样一种东西呢?

《前奏诗》的故事,除了宫坂终对姬野永远的拯救,当然还有姬野永远对宫坂终的拯救,看似拥有理解能力的他,其实也正在逃避他人。他和姬野永远,其实没有区别。而在两条角色线的loop中,宫坂终不再害怕自己的“共感”,他学会了接受他人传来的情感,他打破了姬野永远的“诅咒”。

你就这样,读取他人的心,保护自己活下去就好。

带着这些变化回到TE线的他,拯救了姬野永远。

这,也是御影和镜游给我们的答案。

《永不落幕的前奏诗》,看似是彼此之间的互相拯救,其实是一个自我救赎的故事。

以上。








本文转载于B站 cv9109816 已获得原作者 阿尔法可隆arco 授权





0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