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绮谭》同人文:由此开始的我们

专栏 2020-12-11 20:29 同人 84阅读


自从高考以来没写过正常文章,过了te后意难平最终脑洞大开

实在按耐不住想法随便写点

预防针:小学生文笔,设定和语句都有很高的的借鉴成分

按游戏文本写的,可能都是对话和心理描写w

橙字是仿游戏做的tips,都是梗啦

有剧透成分,建议通过后观看

终极缝合怪,不喜勿喷QAQ




(通关了te可进入的隐藏线路)

(文接最后的选项处)

钟齐北推了推眼镜,直直地看着我,“你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岂不美哉”。

“......”我看着仿佛出现在我眼前的两个选项,陷入了沉默。

无论是反抗命运还是拯救半夏,都是残酷的选择。

牺牲半夏得到的自由,是我想要的自由吗?

斑驳的回忆像幻灯片一样在我面前闪过。

(从混混手中救下她,在泳池边,雨中等车的cg一一闪过,最后停在背起半夏表白的那张)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我会去找你”

“如果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一直,一直找下去。”

是啊,我答应过她的,我怎么能违背自己的诺言呢。

但...

牺牲自己拯救的半夏,她真的被“拯救”了吗?

曾用未来之眼窥视到的将来浮现在我的脑海。

她那熟悉的双瞳中浮现的泪水,又一次烙印在我的双眼之中。

“这一次,真的再见了。”

她一边走着,一边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哭出来呢?你在找的人,是我吗?

你也会像我一样,一直,一直,一直找下去吗?

这样的话,根本算不上拯救啊...

就没有,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

(白屏)

朦胧间,我的眼睛,准确的说是过去之眼和未来之眼,让我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我。是无数次毫不犹豫地拯救别人,无数次重生,无数的我。

我想起了一切。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那么我...我应该做的选项是.......

(回到分支页面,在工具栏中按下跳过键。)



“啥?你脑子烧坏了吧?”钟齐北露出了我从来没见过的惊讶表情,“这可是决定故事走向的重要分支,你还搁这儿跳过呢。就算快进前面也没有曹丕的,我们可是健康的全年龄游戏。”

“谁跟你说这个了,你是戴着黄色眼镜才看什么都是黄色的吧?”我没好气地瞪了钟齐北一眼。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时间还来得及,好好想想你到底要选哪个。”

我却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流行这么一句话嘛,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顾韦你!?”

“你快别开玩笑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大话说说就算了,你根本没有这样的底牌,你的一切我都...”钟齐北失去了之前的充裕,因为他看到了我充满决意的表情。

“你到底想要怎么做?!”

我想起了之前瞄到的知否,一本正经道:

“管式曰:是谁要害这一万人,就惩治谁。如果是另外一个人,就招募勇士除掉他;如果是一个团体,就 令执法机关敲掉它;如果是天灾,便去抗灾;如果是人祸,便去问责;如果是制度,便去改革。”

钟齐北又气又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就凭你?明明都自诩普通人中的普通人,一根芦苇?靠什么去面对那道天雷?”

“若是以前的我,确实是束手无策吧。”我指了指种齐北,“多亏了你,让我想起了我一直“度人”的真正目的,还有那只能使用一次的‘作弊’。”

钟齐北若有所思。

(黑屏插入回忆)

“你是指连续三次被同一个人骗了那件事?”

“时候未到。”

“你还是这套,那我问你,这些年你帮过的的人少说也有好几十个吧,他们有谁回报你了吗?”

“时机不到。”

钟齐北的表情从惊讶渐渐转为迷茫,“顾韦你,你到底在等什么?现在就是你要的时间点吗?”

“你从一开始,就到底在策划什么?”

我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好似放下了什么,但又决定了什么。

“作为告诉你的代价,你一会儿可得帮我一个忙。”

“但说无妨,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好,交易成立。”


“先纠正你一个错误,我度人的能力,并不是单纯的工具人。

不是说把对方的怪异与业障一股脑儿塞进芦苇空心的躯干里,然后任由我自生自灭这么简单。

简单来说,我的度人不是一方面的的承受,而是交换。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蚊子会一边吸血一边注入毒素一样,我是将对方的怪异部分取走,然后把我对应的部分交换给他。

如果那人的手陷入怪异力大无穷,最终不得不被惩罚,我则用我普通的手与他交换。

如果那人的胃陷入怪异永远不能吃饱,我则用我普通的胃与他交换。

虽说经历了那么多次重生,让我的存在变得不稳定是导致我平凡体制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其根本是我自己在冥冥之中暗示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只有这样最平凡的我,才能交换任何人的一部分而不被排斥。

这份交换过去的平凡体制,也至少能保证被交换者过上不会再遇到怪异的日常。

这样做结果则是,他们的怪异随着我的重生而被消灭,我的怪异却存在于越来越多的人身上。

并且,我的怪异本质上是身体上的一部分,它将会隐型地刻在遗传基因之中。

如此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积月累,所有人都将见不到怪异,却又拥有着同一种怪异。

那份平凡,却又愿意去帮助他人,拯救他人的怪异。

是的,人人都可以是快乐王子。”

钟齐北理解得很快,并很快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点,

“我是了解你这如同超越天堂一般的宏大理想了,可当下的问题是,现在的你依旧是个普通人,根本无法应对那道天雷。”

“是啊。”我无奈地点点头,“这不,要你帮忙的地方来了嘛。

其实现在还远远没达到我理想中的时间点,我这样做,或许还会让过去的我这几百年间的努力,全部木大

但现在的我,是顾韦,是半夏的男朋友,更是向她求过婚的未婚夫。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为了守护最爱的人

我愿意赌上自己的一切。”

之后,我便将需要帮助的事告诉了种齐北。虽然也是个普通人无法轻易做到的事,但还是通过用“如果是钟齐北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这样的刺激让他拍着胸脯答应了。

而且,我也相信我看人的眼光没有错。

只剩最后一步了,我要把那个想着牺牲自己的笨蛋,好好地抱回怀里。


(以下灰字为原文)

别墅的铁门,把我和钟齐北隔在了两边。

我抬起头,晦暗的阴云露出一小块的天空。

天鹰座的河鼓二和天琴座的织女一,各自孤独地闪烁着光芒。

“我进来了”

中之人的房间里,半夏坐在大开的窗户前,半露着斑驳的背部。

一切的一切,就像我找到她那天的重演。

窗外的夜空,被厚重的雨云和明亮的月亮割成两半,阵阵雷声从远方逼近,却无法动摇从窗口撒下的皎洁月光。

“欢迎回来,我就知道......那种安排瞒不过你。”

......

(其余省略,与原文一致)

“我不信你一直懂我的心,我不信你想好了一切,我不信你就这样甘心化成蝴蝶。”

“那个...顾韦啊......”(平淡的语气)

“与你分开...(开始哭腔)我比你更不愿意啊!为什么我不得不抛下你啊?我也想和你待在一起,永远永远在一起啊!为什么这么不讲理啊,可恶...”

苏半夏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雾。

“身为男儿身,连女孩子都不是的我,爱上了你这件事...本身就是个错误了......"

“但是,我却没能抑制中心中的感情...喜欢上了你...!”

“我...喜欢.....你!”

“所以绝不允许你死去......!”

“活下去!顾韦......!”

苏半夏的声音随着哭泣越来越大,就像把受到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一样。

可死亡的秒针不为所动,坚定地向前移动着。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奇迹,也没有什么神明。

有的只是我们的所作所为。

“所以说......快回去吧......”

“谢谢你......我很开心......”

苏半夏渐渐止住了哭泣,露出了微笑。

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寂寞的微笑。

“不,我办不到。”

“为什么?你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吧...!?”

苏半夏眉头轻皱,用少有的生气口吻说道:

“难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替我承受这些业障吗?”

“不是这样的,半夏。

以前的我......总是这样独自背负一切。

不管自己会怎么样,只要能救其他人就好。”

我低头看向自己抬起的右手,曾经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但是,这样其实救不了别人。

——救不了那些关心着我......为我哭泣的人。”

“...啊...”苏半夏渐渐睁大了眼睛。

“我一直觉得,这样平凡的我,没资格获得幸福。

不,直到现在,这个念头或许还藏在心里某给角落。

但这不是有没有资格的问题。

——我必须获得幸福才行。

因为人没办法独自获得幸福......

同样的,人也没办法独自陷入不幸......

为了让我爱的人获得幸福,我必须先获得幸福才行。

这就是我现在最大的目标。

所以,我不会再独自背负一切了。

我要相信自己和我爱的人,以及身边的伙伴,努力向前迈进。

即便会遇到强大的困难阻挠......

只要我们大家一起面对,一定可以掌握更好的结局。

我不想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没有你,就没有我。

我的容身之所,就是你的身旁。

半夏,我们一起来面对,好吗?”

“......呜......”

“顾韦...顾韦......”

眼泪再次从苏半夏眼中划出,她从窗台上下来,然后紧紧抱住了我。

我反手抱住她柔软而又脆弱的娇躯。她在颤抖着,她还在害怕着。

“半夏......让我们,再一次从头开始吧。”

“...从头开始...?”

“我很普通......是个连最爱之人都保护不了的废柴......所以现在靠我和钟齐北的作弊能保住我们的精神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在下一次的的人生中一定......”

所谓的“作弊”,就是把我目前在其他人身上的怪异,一口气调用起来。

通过钟齐北网络达人的能力,编个江北孱陵路33号要出大事的微博,分分钟刷上热搜应该不是难事。

只要让有我怪异遗传下来的人看到就行了,在精神上意识到就行了。

这样我就能与他们相连,尽可能地分散那道天雷的威力。可即使是这样,肉体也不得不被毁灭,因为我不能因为我们的业,让他们受到无妄之灾。

不然对于他们来说,就不是感觉哪里被电了一下那么简单了。

“你是说下辈子吗......明明会忘记一切,根本就没有任何保证,一定会找到我吧?”

我们互相从各自的怀里离开,苏半夏的眼神变得黯淡,低头说道,

“就算重生了,也有可能我是只蝴蝶,而你却是个蚂蚁……”

“无所谓。如果你是金鱼而我是人类的话,在祭典夜晚的小摊里,我也绝对会把你捞出来带回家。

就算我们变成螳螂也没关系,我会很乐意被你吃掉。”

苏半夏的嘴角重新翘起熟悉的弧度,娇嗔道,

“哼,净说傻话。”

“那要来测谎吗,用你的方法。”

“测谎......我的方法......"

她的脸颊,突然染上了一抹酡红。

半夏乖巧地闭上了眼睛,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半仰着脸庞。

我双手搭上了半夏的肩膀。

“我爱你,我会一直,一直,一直找下去。直到再次与你相遇。”

雷声响起,我贴着半夏的耳边,又一次说出了这句最重要的诺言。

然后,我堵住了她的嘴唇。

我们就这样拥抱着,渴求着对方。

我多么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停止到地老天荒。

无论雷声阵阵,我们都不会分开。

一道细长的闪电准时射进了敞开的窗户。

一切,归零。

......


“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响了。

“都这个点了吗..?”

于是我关掉了闹钟,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大懒腰。

我叫顾韦,一个普普通通的苹果湖高中学生。

从出生到现在没有遇到过什么特殊经历,

没有中过500万彩票,也没有在决定好去偶像面试的当天早上出门被卡车撞

没有像相机一样画画的同桌,也没有橙发双马尾的青梅竹马

努力的话就能拿到更高的分,偷懒就会发挥在平均线以下。

一切,都离不开凡人的范畴

“唉......"

正想下床的时候,泪水从我的眼睛里划到了脸颊上。

“这是为什么......?”

硬要说特别的地方,就是我一直有这种情况吧。

会突然因为想起了什么而感到悲伤,被什么所驱动着必须去找到某人不可。

但又会很快忘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是中二病,从我记事起到现在,都一直会这样。

所以我......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呢......

“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要准备出门了。”

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2019年4月5日。

啊,是钟齐北说要给我介绍新入部员的日子。

问他是谁也不说细说,神秘兮兮的,还非要晚上约在孱陵路上。

不过我冥冥之中感觉,今天,曾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我锁上了门,向目的地出发。


(苏半夏的设定和te差不多,父母思想没有被传统观念禁锢。不过出来自己办的厂没有那么厉害,只能说小康,所有就没有去美国开拓生意,苏半夏也就不会去美国啦。也和顾韦一样会莫名其妙落泪,感觉会写重就代过了。)



在孱陵路33号楼有的天台上。

一个身穿着苹果湖高中校服,头上有个红色挑染的的身影看着街道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顾韦,按你的法子,

你本来能与一切都联系在一起,搞不好会成为全知全能存在。

可你与你那小女友一同重生,还逆向使用你的能力,不是吸收业反而传输劫。

这样一来你几百年来种下的怪异可就全都没喽。

不过倒也是奇妙,因为你俩到最后还没分开,

你既发挥了伪沼泽人的优点,让苏半夏遭遇的不幸变成没有发生过。

苏半夏也还是分摊了一部分你的业,让你不再是怪异,能正常轮回了。

啧啧啧,既然你们的精神也得以保留,我再最后推你们一把吧。

毕竟,算是又输了你一次啊,这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就让我尽点输家的义务吧。”

......



路灯昏黄,这条老街一扫傍晚时的热闹,现在已经冷冷清清。

我望着头顶清冷的月光,胡思乱想着新入部员的模样。

“钟齐北这家伙卖什么关子呢,见面就见面,还要安排在角落里。”

按照钟齐北模模糊糊给的方向,我最后摸到了一个拐角处。

再往前走,就能知道新入部员是谁了,但我却停住了脚步。

心跳突然加速,在这安静的街区上,我甚至好像听见了它的回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躁动不安?

在那里的,又不会是什么美少女,我自嘲了一下,快速走进角落。

可惜,现实总会在某些时候打你的脸。

面前还真如我想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近乎银色的头发;金红分明的瞳色;白皙的皮肤。

浅白的连衣裙,在路灯下反射出漂亮的光芒。

“(心动......)"

我......认识她吗......?

不对......这么漂亮的人,如果认识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忘记的。

看这衣服...是很有名的coser吗?这样钟齐北会认识她也能解释了。

从来没有......见过......吗?

好像有些印象,明明应该是完全没见过的,我却总觉得好像认识她。

“......”

女孩子看到我之后,渐渐向我走来。

为什么我的心跳,比刚刚还要更快了呢?

就算她再这么漂亮,对初次见面的人......

我不知怎么的,低下了头。

我并没有感到什么悲伤之类的情绪,

但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流。

“你好,你......哎哎哎,你怎么哭起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模糊的视野中,我看到女孩子从走路转为小跑。

她来到我跟前,从口袋里掏出了粉色的手帕,想为我擦拭眼泪。

我真是在干什么啊。

就在她碰到我的一瞬间......

......各种各样的景色,人的脸庞,出现又消失,就像海浪一样向我袭来。

这些人......都是谁?这......都是什么?

“!”

“你是......”

我知道的!我认识她......!

“苏半夏......”

就在这时,整个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就像是,走马灯一样。

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到今天为止,所有的一切。

“......”

她就站在我面前。

她......还在这里!

“你是......顾韦......”

“呜......”

眼泪从她的眼睛里,一滴滴地流淌下来。

“我终于,找到你了...!”

苏半夏扑到我的身上,

我也紧紧将她抱住。

在经历了漫长的旅途之后,终于找到你了。

我现在终于实现了,那个时候的诺言。

苏半夏:“我一直好想见到你。”

这个时候,我明白了。

顾韦:“我也是...”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就这样,我们的绮谭结束了。

但我们真正的恋爱,才刚要开始。

那一定是,平凡而又幸福的,名为日常的奇迹。


end








本文转载自B站 cv8699594 已获得原作者 w_wwait 同意


0 条评论 0 0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