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浸月(夜永 Eternal Love同人)

专栏 2020-12-10 19:04 同人 42阅读


明月几时·秋苓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我不知道漫步在松林间的皎洁月光能不能发现树根旁不起眼的岩石,但至少清泉涌动过的岩石上必然会长出青苔。

至少,梓婳校长就是那一眼汩汩的泉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那一片片名为“慕恋”的青苔。

湿哒哒的,一遇到阳光就会失去水分死亡,因而只能生长在阴冷潮湿之地的,青苔。

如同我这不堪不伦的情感一样,只埋在心底最深处,供自己一个人品尝。

手带着笔飞快地划过纸面,但其实连自己写了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意识早就不在身体里了,被那抹月无情地带离了地面。

脑后,卫生间里的溅起的水声,又像是一根根的丝线,将我一点点地拽回现实。

冷酷无情的现实。

梓婳校长并不是能和我亲密接触的泉,而是高高在上的月。

留在纸上的痕迹,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是完全无法理解,所有的文字在这一瞬间都丧失了存在的意义。

就像是我对校长的感情,我们两个都没有错,但是这份感情却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轻轻地叹了口气,把手伸向了笔记本。

优柔与决绝在此刻不和谐的一并迸发,下一秒,那张纸被残忍地处以极刑,纷飞的纸屑昭示着它与母体的永世诀别。

然后揉成一团,丢到一旁的废纸篓里。

“谁让你记下了这些事呢。”真正的凶手心想着。

抬头,视线望出玻璃窗,绒布般光洁厚重的夜空,托举着晶莹剔透的月。虽说离中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我看来,却不减当时。

“梓婳校长在上高中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呢······”歪着头趴在桌子上,看着天上的皎皎玉盘,绰绰月影,扰人心弦,所谓的“爱慕”再一次地荡漾开来。

听眠雪说,校长和晴唯老师是老同学,当年也是在聆花读的高中。脑海中思绪不断起伏,大胆肆意地幻想着年轻时校长在校园里的绯闻轶事,不由得将自己代入其中,本不应该存在的画卷缓缓展开,舒缓的犹如一只浪漫的钢琴曲。

随后,伴随着一阵开门声,一段口音独特却十分流畅的中国话强行插入了思绪,打断了优美的“罗曼蒂克”——“秋苓,我洗好了,轮到你了。”

“知道了。”撅了撅嘴,用上了略微有些不满的语气,起身开始准备东西。

“你又写了新的小说么?”陆娜看着着我刚刚撕了一页的笔记本问道。

“没有啦,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已······”嘴上说着,视线却不自觉地避开了陆娜,即使她现在没有在看着我,我也觉得她能够把我心中的秘密偷走。

“不会是写给谁的情书吧?”陆娜打趣似的说着,却不知道这恰恰是歪打正着。

“略,要你管。”向着陆娜吐了吐舌头,转身走进了卫生间。

锁上门的一瞬间,一个意识触电般地略过大脑——刚刚的回答······算不算是变相承认了······

在一个并不明朗的夜里,一只小虫,将自己厚厚的茧打开了一条缝。然后,悄咪咪地看着天上的月。只是完美无瑕的月光,反射在小虫那棕褐色的、并不出彩的甲壳上,格外的显眼。

再然后,小虫将自己又埋回了深深的茧里,或许对于她来说,如此仰望着月,便足够了。




旧事荏苒·陆娜


下铺秋苓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代表着她正慢慢进入梦乡,而见证了这一切的我自然是与高质量的睡眠无缘了。

所以我究竟在想什么呢?

无奈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

黑的发白,白的像黑。

就像我对Suzy的情感一样,不能单纯的用黑白来表示。

一种不一样的灰。

她是比我大十岁的姐姐,是我的异国朋友,我的中文老师。但是十年来,我对她的远不只是以上几种情感。

一种爱慕,一种爱恋。

相互纠缠在一起,互为表里,同生共死。

或许我曾经幻想过会有那么一天真的到来,在圣洁的礼堂里覆上白纱,在全能的天父下订立誓约。

直到我偶遇校长,这气贯长虹的一击击碎理我所有的幻想。

虚伪。一种用来让她逃避真实的,虚伪。

如果没有这次交换生的机会,我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知道Suzy的这段往事;但是也同样是次交换生的机会,让我有机会明白我自己是谁。

我是Luna,为了Suzy成为替代品;

我是陆娜,为了千寻眠雪充当调解人;

我是吸血鬼,为了一位痴情少女甘愿牺牲;

所以,我究竟是谁呢?

事实上我是谁也许并不重要,人们往往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人们往往只能看到自己能看到的。

我只要让其他人看到我是什么样子的,就足够了。

似乎一切都想明白了。

但我依然失眠。

原因心知肚明。

所以,我究竟是谁呢······

相反的,带着这样的疑惑,困意却好像潮水似的,突然间涌了上来,转瞬间就吞没了海边那冥思苦想的小人。

然后,沉到了最深的海底。

再然后,我看到了,Suzy,那个给我带来奇妙感受的中国女人。

是我的姐姐,是我的······我所喜爱着的人。

但是,我知道,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来的,臆想终究只能是臆想。

还是好好地放在这里吧······

从身边划过的水流愈发厚重,密度消无声息地改变着,一层又一层,就像一只·······一只厚厚的茧。

放在这里,就好了。




花自零落·秋苓


“啪”,是开关断开的声音,黑暗在一瞬间张开了巨口,将整个寝室一口吞下。

慢慢适应了黑暗,月光透过玻璃的痕迹映照在视网膜上。

“早点睡吧。”上铺传来陆娜慰问的话语。

“说的倒轻巧。”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但还是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像蜷成一个球一样把被子蜷在自己身上,想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自己的秘密明明都被别人看的一清二楚了,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么。”想到这里,却又是一阵心酸,一小滴泪又悄悄地溜出了眼角。不只是知道,连最后的幻想也被打破了。

可明明知道在做无用功,依然还是把被子蜷紧了,用物理上的安全感填补着精神上的孤独。

那种一无所有的孤独。

全盘拖出了我的幻想,然后再被全盘否定,受到的打击无异于你辛苦了三年终于考上了大学结果最后告诉你录取通知书寄丢了······

但还是这种心灵摧残更残忍,毕竟大学大不了再考,而幻想破灭了就是破灭了,根本不可能有第二次。

而且,明明也是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不可能的,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戏,但是为什么,还是会哭的那么伤心么。

眼睛紧闭着,牙齿狠狠地咬着下嘴唇,害怕已经止住的泪水再次涌出。

不甘与悔恨,解脱与痛苦,五味杂陈,全都倒在了一起,倒在我这个小小的容器里。

“果然还是要······坦然的接受放弃么······”晴唯老师的话就像句魔咒一样飘荡在耳畔,明明她的声音那么温柔,为什么每一个字都像一柄厚重铁锤,狠狠地砸在我的心脏上。

“咚咚,咚咚”我分辨不出这究竟是我的心跳声还是铁锤的敲击声,但是那种压抑的感觉确实真实存在的。

想大声的喊出来,但是又怕吵醒陆娜,毕竟这件事情,在她眼里已经过去了。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会那么难受啊!

终于,眼泪还是不争气地从眼皮的缝隙中被挤了出来,顺着脸颊缓缓滑溜,最后成为了枕头上一道小小的水渍。

一道证明这段幻想存在过的水渍。

终于在某一天的夜里,小小的虫子发现,她始终是虫子,月亮依旧是月亮。明明是个很浅显的道理,但是却醒悟的那么迟钝。

或许是小虫不愿面对自己褐色的甲壳,或许是不愿面对离月亮的距离,或许是,根本不愿意认为自己是虫子。

而现在,小虫终于从水的倒影里,清楚地看到了自己褐色的甲壳,反射着纯洁的月光。

“或许我······永远都是那只,没人爱的虫子吧······”

小虫离开了那张诞生自己的茧。

可是,下一个地方又是哪里呢?




水光潋滟·陆娜


也许那个夜晚上演的是秋苓的独角戏,但是舞台上的角儿确确实实有两个人。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宣泄情感,一个闭口不谈。

一阴,一阳。

Suzy说过,阴阳中国文化的一部分,阴和阳代表着两个方向,两种概念。

但阴阳的组合,也就是太极,却是一代代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因为这代表着一种和谐。

对立中有着包容,不同却相似,代表了一种平衡。

而小小的房间里却出现了这种平衡。

微妙却不尴尬。

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了眼前这个柔弱的少女,有着和我一样的情感,和我一样的痛苦。

那副垂首抽泣的娇小身躯下,是一层厚厚的茧,藏尽了所有心事。

她哭泣着,挣扎着,一点一点地在我面前,将自己的茧撕了个粉碎。

茧中央,这个赤裸的少女,用泛着泪的目光,打量着世界,打量着我这个外来者。

殊不知,这个外来者,也不过是一张厚厚的茧罢了。

可是,秋苓毕竟是勇敢的。她敢于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也敢于面对幻境崩塌之后残酷的真相。

但是我呢?

明明知道这是种病,明明清楚的认识到这是在饮鸩止渴,可我却深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喜爱的最终境界,是害怕。

害怕我会永远失去这份情感,害怕面对失去情感后的世界。

即使这份小小的情感只有我自己知道。

至少······这个看起来娇弱的少女在这方面可一点也不含糊,甚至比我强上不少。

秋苓么······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一个有意思的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纷乱不已的内心,随着这个少女的到来突然安稳了下来。

一个有意思的女孩子,回忆了半个多月来的种种总结出来一句话。

更关键的,我们之间有着相同的经历,相同的感情。

至少在想到秋苓的时候,总能得到一点点的慰藉,就像是想到世界上还有另一个自己一样。

相爱,又相怜。

用中国的老话来讲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相同内核的人总能走到一起,也许我和她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

那么,我命中注定的秋苓,你是否也能帮我,解开我心中小小的茧呢?

带着一点小小的欣慰,一点小小的期许,还有着一些其他说不明白的感觉,任凭无边的困意席卷而上。

离开了茧的小虫并不知道,在这偶然的旅途中,会偶然遇见另一只小虫。一只,处境和她一样的小虫。




无姻之缘·秋苓


快一点,再快一点。

纤细的花枝尽其所能的舒展着,奋发向上的枝条展示生命最原始的追求。

不过那空空的枝头却看不到一点对于生命延续的渴望,代表了凋零与诞生的花苞始终不见踪影。

而在她的四周,所有她的同伴,此时却都已戴上了王冠,预示着自己即将到来的终极加冕。

但是眼前的小小植株依旧没有多少变化,即使知道了她已经努力了。

就像是我一样,无论多努力或许都不会有结果的么······

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把刚刚诞生的不妙想法驱赶出去。行了,够了,所有的幻想都已经被揭穿了,为什么还要去想呢。

“所以啊,小昙花你一定可以的,加油!”小声地为昙花打着气,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秋苓,你真的觉得对着昙花加油能让它长得更快么。”身后传来陆娜的一句吐槽。

“怎么了,有意见么。”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对陆娜坦白的那个晚上之后,我对于她的依赖好像越来越强了,且不说每天的上下学和用餐时间,连来花园看昙花我也是经常拉着她。

“作为一名好同学兼好室友,帮助亲自带领交换生同学做聆花调研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嘛。”这样解释着,以至于能够更加心安理得的享受陆娜的陪伴。

但是真的只是对于交换生的“友好互助”么?有必要友好到连剧本都要为了她做全新的修改么?

甚至希望昙花早早开花,也是为了她。

或许我应该明白,或许早就该明白,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幻想崩塌的那天悄然增生,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最适合它的那一片土壤。

或许,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有人窥探到了我的秘密,解开了我的心结,甚至耐心地接受我这种畸形的情感。

一种强烈的归属感,精神上的归属感。

换句话说,现在见到陆娜时是我最放松的状态。

这难道就是对一个人将秘密全盘托出的好处么?

“所以啊,小昙花你要好好长哦,不只是为了我,更是为了她哦。”当然,这句话不会再蠢到说出口被陆娜听到了。

“看起来状态不错呢,那接下来我们去吃饭吧,今天食堂的椰汁冰糖燕窝半价哦,去迟了可就没有了。”

“你现在去肯定已经没有了。”陆娜说着,将一块表递到我的眼前。

“啊,怎么都这个时间了啊。”完全沉浸在对昙花和陆娜的幻想中,竟然没有意识到时间流逝的如此之快。

“本来今天还想和陆娜一起吃甜品的······”语气不自觉地就低沉了下来,就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没有关系,如果只是想吃甜品的话,还有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陆娜说着,扬起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啊,对啊!”这时候才恍然想起,在校园外面就有一个“聆花专用甜品补给站”。

“可是椰汁冰糖燕窝······”但是黑露烘焙坊可没有这个啊。

“没有关系啊,外面可以等到下一周。”

“下一周么······”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而我的心神却再一次被激荡了起来。

“又有······多少个下一周呢······”

小小的昙花,能熬过多久呢?

“想什么呢。”最先传入大脑里的不是陆娜的催促,而是手心上传来的如同触电般的感觉,甚至意识也在这一瞬间停滞。

“啊呀!”

“嗯?你没事吧?”突然袭的惊慌消散后,反而是极其柔软的触感,如同红酒一般令人回味无穷,不由得想多尝几口。

可能是外国人的关系,陆娜的手要比我稍大一点,手指也更修长,指节也要更明显,但却依旧细嫩光滑。

“咚咚,咚咚”耳边萦绕着的是沉重而响亮的心跳。

奇怪,明明只是牵手而已,可为什么心脏就像被牵动了一样,这种莫名的不安与紧张又是怎么回事?

“走啊,傻站在这里做什么。”露娜说着,似乎就好像是没看到我的反应一样,牵着我的手,快步把我带离花园。

“······哦。”我也只能小声的应允着,低着头,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脸上的片片绯红。

带着一种微妙的气氛,两个人快步来到甜品店。可依然沉浸在无法描述的余韵中的我,在甜品端上来之前再也没有和陆娜说过一句话。

而桌子另一边的陆娜,也没有要主动向我搭话的意思,低着头看着手机,也不知道在摆弄着什么。

这样也好,慢慢地等到脸上的红晕消散下去吧。

终于,两份甜品被端了上来,小巧的提拉米苏和——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庞然大物。

水果、奶油和果冻层层堆叠在透明的玻璃碗里,不但没有让人感觉到眼花缭乱,反而因为强烈的色差,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层次感,挑动着每一个注视着它的人的食欲。

只不过·······这一堆东西未免也太多了吧······相比之下,我的提拉米苏简直就像是小孩······哦不,小婴儿一样。

“那个······陆娜,这是什么甜品啊。”好奇心逐渐将尴尬驱逐,甚至开始担心陆娜是否能解决这庞然大物。

“这个啊,是英国的一道传统甜品,叫做Trifle。这里的店主好像知道我是从英国来的,特意做了一份。”

“毕竟之前我们和千寻眠雪她们一起来过呢,说不定店主在那时候就记住你了。毕竟即使是外国人,有着银色头发的也是很少见的呢。”说罢,用勺子挖起一小块提拉米苏,奶油与糖霜在口中融化交汇。

“是啊,之前是和大家一起,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你说······”说道这里,陆娜突然卖了个关子,然后笑眯眯地接着说道,“这样像不像背着她们两个偷偷出来约会啊。”

“······唔!咳咳······”这一言论对于我来说无疑是爆炸性的,甚至咽到一半的蛋糕差点没能去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陆娜!”解决了“元凶”蛋糕,接下来当然是要好好会会这个“幕后黑手”了。

只是······我打心底里竟然没有多少反感,甚至说······还有一点点的······高兴?

这难道也是在陆娜身上感受到的归属感么?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种说法么?”对面的陆娜还是笑嘻嘻的,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过错反省。

“你觉得呢。”我努力地学着眠雪的样子挤着眉毛,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更凶一点。

但结果却是······

“噗,秋苓你模仿眠雪的样子真的,it so funny。”这一次忍俊不禁的是陆娜,为了不让自己笑的太大声甚至用手捂住了嘴。

“你想笑就笑吧。”我承认,我模仿的眠雪不是很专业,甚至这个气生的也不是很专业。相由心生,如此拙劣的表演也代表了我内心根本没有生陆娜的气。

“好啦,别生气啦,再生气你的蛋糕都要被我吃完了哦。”说着,陆娜把勺子伸了过来,趁着我不注意挖走了一大块提拉米苏。

“喂,那是我的提拉米苏!”并没有理会我的打声抗议,陆娜已经解决了那一大块的提拉米苏。

“陆······唔!”只是,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陆娜却将自己面前的Trifle挖了一大勺,然后趁着我抗议的同时,将勺子送到了我的嘴里。

“这样我们就扯平了。”陆娜笑了一下,继续品尝着面前的甜点。

不过也只限她罢了······

相比于味觉被布丁和水果冲了个七荤八素,此刻我的脑袋里更像是一团浆糊。

刚刚那一下······是间接接吻吧······

消散不久的紧张再次浮上脸颊,而这一次更多的是一种害羞。

就像是之前在小说里看到的那样,主人公调情之后,在暧昧氛围里的那种害羞。

调情么······

所以说陆娜刚刚在和我调情么!

“秋苓的脸,很红哦。”另一边的陆娜依然调笑着,就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哪······哪有啊”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我当然知道现在我的脸红的发烫。

“不过这样的秋苓,也很可爱呢。”

“唔!”被这样一说,脸烫的更厉害了。

但是心底那股最深的泉眼却在暗暗涌动着,名为“兴奋”的泉水不断滋长着。

如果是陆娜的话,再多夸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吧······

恍然间,我突然意识到,这元可能

“秋苓,我吃饱了,回去吧。”

“诶?”

可事实上,明明刚刚还是一脸愉悦的陆娜,此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或许从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但是我确信我能感觉的到,陆娜的心境发生了什么变化。

是她回忆起了什么么?

孤独的小虫,走在月光照耀的密林。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过了多少风景,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没能让她停下脚步。

直到她发现了,密林的最深处,还有一颗和她一样的茧。

她不知道这颗茧里面存在着什么,但是她隐约意识到,里面有个与她一样的,孤独的灵魂。




星辰晚晓·陆娜


Unwilling。

不甘。

所以我到底在不甘心什么呢?

结束了这段旅程,我就能回到英国,回到Suzy身边,继续做她的小女孩。

然后,继续为了Suzy,心甘情愿的做一个替代品。

也许吧,吸血鬼拯救少女的故事本就是悲情的,邪恶的代表无论在什么故事都得不到善终。

我应该接受命运。

只不过······

放不下。

放不下那个小小的,对着我袒露心声的女孩。

那个和我有着一样灵魂的女孩。

那个晚上,甜品店里,氤氲的灯光,亲昵的动作,暧昧的情调。

如果说是无意的,谁都不可能相信。

于是我选择了用这种方式逗弄她一下,就像小时候Suzy对我做的那样。

但这个中国女孩,却在无意之中也影响到了我,让我有了审视自己的勇气。

也许在秋苓眼里,我没有么多的身份,我只是陆娜而已,而她也只是秋苓。

两个相似的灵魂不再依恋幻觉,而是在一起相互依赖。

这种感觉,so perfect。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的相遇也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过了这一个月呢?我们会不会变成相遇前的模样呢,再次结成厚厚的茧?

我不想想,也不敢想。

“那就这样,过好剩下的每一天吧。”暗暗地在心底为自己下定下了这个愿望。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之间的互动也是越来越亲昵,我也终于向她坦明了我对Suzy的感情。

她的脸上,一开始是惊讶,随后是理解与安慰。

但是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除这几种情感外的其他情感。

唯有这一种感情,我看不懂。

“谢谢你,秋苓。但是我可能不值得······”眼前是秋苓轻微的呼吸声,一下又一下地牵动着我的心弦。

或许又是一个幻想吧,我可能喜欢上秋苓了。

和我对Suzy的感觉不一样,不是一种慕恋,而是爱情。

但我不能确定,我是否再一次迷失。

我永远都是这样,在幻想和现实之中来回不定,在真实与虚假中分辨不清。

我应该怎样做呢,Suzy,秋苓,能不能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但远在天边的Suzy不行,身边熟睡的秋苓更不行。

唯一能替我做决定的也只有我自己,我是真实的我,不是谁的替代品,不为了谁而活,我为了我自己。

那就这样吧。

为了不让秋苓伤心,也为了自己。

“但是我一定会为了你演好这部舞台剧了,这是我能给你留下的,最后的回忆了吧。”

即使是一悲剧结尾,我也义不容辞。

因为,我爱你。

慢慢的拉近两人的距离,仔细端详着着秋苓安静的睡颜,犹如月光之下悄然绽放着的昙花。

昙花一现,优雅而短暂。

鬼使神差的,想要更靠近一点,想要在洁白的花瓣上留下微红的吻痕。

这样吧,满足一下我心中小小的私欲。

在秋苓细腻的脸颊上的深深一吻。

谢谢你,秋苓。

我会永远记得你。

晚安,好梦。

然而······

“秋苓,秋苓不见了!”耳边传来的是眠雪的担心的声音。

故事的主角却在开幕前消失了,这算不算是一种,临阵脱逃么。

“没有关系,千面的戏份先照常演。”

“后面就交给我来吧。”

一边应允着,一边走上了舞台,开始了一个人的独角戏。

为了你,我也会一个人演下去。

然后,借着这部剧,把想说的都说出来。

不留遗憾好了。

秋苓,你就好好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地方吧,直到永远。

······

单独的告白,舞台剧的结束,等来的是手机不住的震动。

上面只有一条信息:对不起,我也爱你。





秋月长存·秋苓


逃避很可耻,但是一定很有用。至少现在是。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状态去面对演出,也不知道要该用什么状态去对面陆娜。

或者说用什么身份去面对她。

我喜欢陆娜,超越一般朋友的喜欢,那样应该被称之为“爱”。

也许是从误会解除那时起,也许袒露心扉之后,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萦绕在寝室里,最终变成我,变成了陆娜。

直到那个晚上,我也知道了陆娜的秘密,才明白我们两个原来有着相同的遭遇。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她的一切喜怒,也看到了她眼中埋藏着的茧。

那只茧,埋藏的比我更深,更加卑微。

这也许就是我曾经的样子吧,胆小卑微,维持着一点小小的幻想。

而在幻想破灭后,灵魂的归宿又是哪里呢?

是陆娜。

相似的遭遇,相同的灵魂,让我们格外的贴切。

“但是,这真的对么······”无人的校园,连一声叹息都能传的很远。

过了今天,陆娜就要走了,这真的有意义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陆娜会回到英国,我也会继续在聆花的学业。

明天之后,所有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就当这是一场梦好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梦。

但即使如此,为什么我不敢去面对陆娜呢,可又要为什么······偷偷去看演出呢。

终究是舍不得······

舍不得同情,舍不得理解,舍不得·······爱。

带着羞愧和不安,缓缓地向着花园走去。那轮天上的月,就在花园等着我。

所以前方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也不用知道,因为在陆娜将我揽入怀中的一瞬间,一切的解释都是无用功。

月下的长拥,缠绵的深吻,无时无刻不再抒发着对着对方的爱慕。

“秋苓,这个晚上还很长······”

······

“陆娜,为什么······”

“嗯?”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也喜欢你,就那么简单。”

“可是我明明是个又胆小又卑微的女孩子,我根本不值得······”

“秋苓,爱并不是谈论什么值得不值得的,爱仅仅只是一种纯粹的感情,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就是那么简单。”

······

“秋苓。”

“嗯?”

“我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我到底是谁,现在我明白了。”

“我是陆娜,永远爱着秋苓的陆娜。”

“这就是真实的我。”

“谢谢你,秋苓,遇到你是我一辈子的幸运。”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茧中的小虫,慢慢地褪去了茧丝,然后她发现了,茧的外面,是一只和她一模一样的小虫子。

找到了彼此的小虫在相拥而泣,月亮上倒映着她们的剪影。

(完)





本文转载自B站 cv8696664 已获得作者 最古的南瓜君 同意

0 条评论 0 0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