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US——心之旅途

Musicus——在人生的旅途大声歌唱来回答

看我的id多少知道一点,我是个天津罪厨,我把天津罪放到我游戏排行榜的第一位,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打完musicus,随着我的痛哭,musicus已然成为了最为感染我的作品,我想,musicus是最“濑户口”的作品了。

Musicus无论是层层推进的疑问与解答,抑或是其剧情,都让我心醉神迷,让我为之感动。


Musicus四条线是四种心境的变化,比起kirakira的现实与理想的冲突更多的在说的是心灵上的矛盾。本作的发力点,我感觉相当之早,在花井是清第一次歌唱《ぐらぐら》的时候,我就已然和男主一样了,被花井的音乐所虏获,结合后面花井对音乐的质疑,对音乐的绝望,一层一层的去剥离开来,还原最终的答案。

第一条线,心归平凡,男主在最后的最后放下了花井递给的吉他,他回避了来自本心的质问,回避了来自花井的质问,选择放下质问,当个凡人,普普通通的活下去,普普通通的存在。吉他的放下,是对音乐的彻底告别,是对质问的彻底抛弃,“我只是个凡人罢了”仅仅如此,快乐地活着。


第二条线,心的避及,再进一步就是心的末路,会被绝望与黑暗所吞噬,选择回避,在现实中寻找音乐作为自己的人这个存在的补全,看到些许真相的光芒,选择避及,及时行乐,一瞬的幸福,就是永久,爱存在于瞬间之中,闪闪发光。这条线无论是朝川周的前半还是后边对马馨的梦,都是类似花井的存在,已经看到了死前花井的影子,选择停下脚步,没有跟随下去,而是驻足原地,在地上画上圈,不再走出自己的安全区,享受此刻的幸福,如朝川周一样,在生活的最后一刻是自由快乐的即可。


第三条线,心的吞噬,对马馨与来岛澄,两个悲剧的人物,一个悲剧的少女,一个落魄的音乐家二人相逢,一方面家庭有巨大问题,另一方面,曾经充斥梦想的乐队已然四分五裂,他,什么也不是。二人互舔伤口,卑微的活着,不得不说,本线贯彻了濑户口一如既往的写法,这二人不禁让我想到家族计划,和家族计划一样,仅仅是互舔伤口的人,肯定不会有一个好结果,最后一定是以悲剧收场的,没有刻意的为了悲剧而悲剧,而是从一开始已然注定。无论是后面的男主已经和他一开始不屑一顾的人混在一起,来岛澄与某些宗教产生关系,已然证明正常有爱的二人与曾追求梦想的对马馨可能拥有的未来注定只是一个悲剧。本条线我感觉悲剧性和细节性已经拉满了,虽然本作对此篇幅相当之少,无论是来岛澄怀孕之后听对马馨的意见的时候手又紧紧握住到松手,处处细节拉满。到最后来岛澄听对马馨如垃圾一般的音乐被车撞死,已然是对马馨的末路,对马馨精神的末路,对马馨音乐的末路,碎裂的不是屏幕,死去的不是来岛澄,碎裂的是对马馨对音乐的希望,死去的是对马馨的音乐,对马馨的人生。现在的他是全局之中最接近死前的花井是清的人,没有之一,他感到了绝望,“音乐只不过是骗术,我们只不过是魔术师”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已与自杀无异,仅仅是空壳,仅仅是行尸走肉,而不难发现来岛澄是他的最后支柱,而这最后支柱的破碎,已经代表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在看到真相后选择全然逃避,被心灵所吞噬,


“鲜血也好眼泪也罢,就这样一滴不剩的将它们从我的体内抽出吧。对于这广阔无垠的世界而言它们或许只是沧海一粟,但我会将我的一切为这片大地染上“我”的色彩。

我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关。

我要将我剩下的一切全部羽化为音。

眼中浮现的形形色色的人们、脑中蠢蠢欲动的无数感情,将这一切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全部羽化为音。如此一来,我将彻彻底底的不复存在。

彻彻底底,不复存在。”

这就是魔术师的最后魔术,正如花井是清一样。在心灵吞噬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被心灵吞噬掉自己现实当中的客观存在,无影无踪——


最后一条,心的回响,这条线作为主线来说,实在是强的过分,无论是面临寂寞空虚被即将被纯白的世界包裹的三日月还是和对马馨在一起腻歪的三日月,都让这个角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极大提升,她是易碎又坚强的女孩,在大家面临困难的时候出谋划策,献出自己,即使自己已然感觉到被无形利用,在一个人时又孤独寂寞,对马馨迟迟不回的情语让人甚是心疼,是个美丽却又易碎的艺术品,让人保护欲直线上升。而后续一次又一次的歌唱,死的气息渐渐褪去,不再是孤独寂寞的,因为对马馨在身旁陪伴,与心的吞噬不同,心在回响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随后濑户口便直接发功,这么长时间的幸福只是昙花一现,三日月的眼伤了,被粉丝因为妒忌把硫酸泼到脸上,近乎失去了单眼视力和半边的脸,当她说自己想要微笑但是脸会很痛只能发出奇怪的微笑的时候,我的心彻底融化了,心疼,这个时候我的感受只有心疼,她失去了歌唱的能力,在我看来,双眼暗示的就是三日月心目中最最重要的两个事物,对马馨还陪伴在左右,但是ptsd使得她失去了歌唱的能力,正如几乎失去的单眼视力一样,她无法歌唱了,世界中最最重要的两个事物其中的一个被创伤了,戴上了眼罩。但随着stargenertaion的演奏,八木原就是花井是清口中的信者,这是对马馨第二次被打动,上一次,是花井。而三日月也似乎从中获得到了答案,用自己的歌声在大街上打动了那个老奶奶,信者幸福,就是她给出的解法。Dr.flower这一名字也随之带来对马馨的解法,“我们仅仅是沉迷于花的博士,除了沉迷于花,可能什么也不会,只是愚者罢了。”也正是因为我们是愚者,所以“音乐之神啊,无论你存在与否,我都没有继续畏惧的必要,因为我是愚者,我只要信仰就行了。”幻觉之中的花井是清给出了最后的答案,音乐不需思考存在的意义,不需思考太多,信者幸福,这就是对马馨最后的回答,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就是心灵的声音,信仰带来幸福,这也是本作对幸福道路的指明,如花博士一样,穷极一生,享受摇滚,信仰音乐,走向幸福。


我已经好久没有打作品打到热泪盈眶了,但当昨天四点我打完musicus我确确实实哭了出来,musicus是我打过对我来说最最伟大的作品了,一层一层对提问的解读,有逃避,有被同化,也有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做出回答,这就是濑户口的回答,也是overdrive的回答,这就是二者对摇滚的最后回答——信者幸福。

濑户口的写作永远充斥着悲剧与幸福,在一次又一次悲剧的道路上,瘸着脚,受着伤,寻找着幸福,找到最后属于人们幸福的道路,指明这条道路,并在这条道路上大力奔跑。

心灵在回响着,回响着摇滚,回响着幸福,回响着信仰,伴随着三日月眼睛的恢复,音乐也在逐渐恢复,答案也在逐渐拨开迷雾,当打完所有的提问与回答,留给我的只有慢慢的震撼,这是如花博士一般,穷极一生所寻找的答案,这一答案就如同八木原的音乐一样,回响在人们的心中,唤起可能会信仰者的回响,触动人们心中对音乐最纯粹的向往,最纯粹的信仰。


信者自幸,易碎却又坚强的三日月一次又一次站出来,无论面临何种伤痛,都坦然面对,最终用这场musicus的心灵旅途给出了满意的答卷,让音乐之神哑口无言,也破解了花井是清的不可破之体。

音乐,为信仰而生。


0 条评论 1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