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关于爱的绝世赞歌 ——《沙耶之歌》简评

  “相对主义认识论”,不知大家是否有听过这个概念,它主体思想为,一切的行为动机都归咎于人所见所感。也许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相同的,我们之所以有不同的性格,做出不同的反应,仅仅只是因为我们所见的世界不同。  《沙耶之歌》就是以此为核心设定,或是说故事原点,来进行展开的一部avg作品。

  在进行评论前,我必须进行强调:  1:本内容具有非常多的剧透成分,倘若有没有游玩过《沙耶之歌》且有打算玩的读者,到此就可以停下了,如果可以,本作应该在对其剧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游玩,以此来获得最佳观感。  2:对于完全没有听说过《沙耶之歌》的读者,为了您的san值着想,请不要去百度搜索这个游戏,我在此对其进行一个简单的介绍:含有大量猎奇元素与成人内容(它在制作初衷上是一部面向成人的工口商业作品,哪怕有一部分的版本是完全和谐化的)的,具有浓厚哲学思想与强烈个人主张的,avg作品。我将对读者划分为以下几类:①对猎奇元素完全接受不能,完全不能接受非主流(狭义)的价值观,有强烈的正义感的读者,那么本文的内容将会引起您的反感与不适,请结束阅读。②对猎奇元素排斥,但是对模糊的语言描述并不感到生理上的恶心(如触手,虐待,等字眼),虽然三观正常正义感充沛但是仍然可以对不同的思想进行思考,且对于哲学有一定兴趣的读者:请确定在自己不会亲自游玩《沙耶之歌》的情况下,阅读本文。③对于玩过《沙耶之歌》的读者:如果您对我的观点与看法感兴趣,可以阅读之后与我交流。④对以上完全没有兴趣,不排斥也不感冒的读者:没必要强迫自己做不愉快的事,请遵从自己的性子来就行。以上,请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点击来自左右上角的“×”,亦或是继续阅读下去。  3:本文中,完全是本人的个人观点,如有异议,可以在讨论下回复,本人欢迎一切的意见进行交流,如有犯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斧正。

  那么,以下是本简评的主要内容:  开门见山,我认为沙耶之歌是一部完全符合剧本整体性的作品(指每一个文字,画面与音乐都为了人物塑造与单一主题服务),而它所表达的主题就是——“爱”。总有人认为,这个作品中的性相关剧情完全就是糟蹋了这个剧本,如果能去掉这份“营业”,整个剧本的整体性将更上一层楼。我本人完全否认这种说法,强调:沙耶之歌是一部完全符合剧本整体性的作品,包括性相关的剧情,它们与其说是糟蹋,不如说是这部作品表达观点的核心。而这份核心就是“爱”。  故事内容方面:郁纪原本是一个正常青年,但是一场车祸不仅夺走了郁纪的双亲,更夺走了他眼中原本正常的世界——当郁纪从严重的脑部创伤中,重新恢复五感与知觉时,他眼中的世界完全变了:原本洁白与整洁的墙壁变得布满狰狞的触手与血肉,原本和蔼可亲的同类(人类)变成了面目全非的怪物,不仅眼中的一切发生了变化,就连嗅觉,听觉与触觉味觉都遭到了模糊,世界变得陌生而恐怖——就像面对着墙壁看着影子的人第一次走出了山洞。而就当郁纪无法面对这样的世界,打算自杀时,一名可爱的“人类”少女,沙耶,映入了郁纪眼中的世界。像是干涸的沙漠中唯一的一滴露水,沙耶就这样降临了郁纪的身边。

  以上就是《沙耶之歌》故事发生的背景,但是也许有人看到这里会发出疑问:为何我敢说沙耶之歌是一部完全关于爱的赞歌——在这看上去郁纪会爱上沙耶完全是出于吊桥效应的背景之下?那接下来的发生的故事,就是我的回答:

  提醒:这是一个饱受争议的ntr剧情。

  沙耶为了治愈郁纪的病,对隔壁的铃木大叔做了实验:她改变了铃木的脑部构造,使得他眼中的世界变得与郁纪一样,接下来发生的完全是悲剧,铃木不仅杀死了自己原本是妻子与孩子的“怪物”,更是在遇到沙耶的时候直接对她做出了非常残酷的强暴,在郁纪回来时,真巧撞破了“怪物”骑在沙耶上的一幕,出离愤怒的他没有进行任何思考,直接杀死了铃木。而在后面郁纪告白之前,他说出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沙耶,你弄错了一件事,我爱你并不单纯是因为你的外貌,而还包括了与你相识之后经历的点点滴滴。”在这里,铃木对沙耶的粗暴与郁纪对沙耶的温柔就形成了一组对比,同时也表示了作品的主张——“爱是超越了外貌与视觉的”。

  如果你对此仍然持有怀疑,那么在接下来的一个be选项中,仍然有这样的表现:在选择了“让沙耶治愈郁纪,回到从前”之后,郁纪被永远关在精神病院时,一天晚上,沙耶来找了郁纪,郁纪表示了自己对自己选择的后悔,同时希望“能看见沙耶真正的样子”——如果在之前郁纪眼中,原本的人类是怪物,那结论也就很明显了,能被以前的郁纪认为是美少女的沙耶,在正常人眼中是不可名状的。而知晓了这一点的郁纪,仍然固执地要求想见到沙耶,在听到了沙耶真正的声音之后只是哑然失笑“那样的事我根本不在意”,直到理解“沙耶作为女孩子方面的矜持”才放弃。

  结论一:明显地,爱已经超越了视觉,甚至超越了感知。

  回到选择选项之前,另一个选项是“就这样维持现状”,如果你在之前的故事中,还仍然保持一点代入感,那这个选择可能就会让你与郁纪的共情完全剥离——郁纪选择了放弃回到原本的世界,而留在了这个充满了肉块与触手的世界。

  为了什么?为了沙耶。在之前的那个bedend中,有一段话:“没有办法,我们都不够强大,沙耶没有强大到掠夺我的一切,而我也没有强大到舍弃一切,所以无法抓住幸福。”郁纪之所以会选择留在这疯了一样的世界,只有一个理由:沙耶。他知道沙耶在原本的自己眼中可能是不可名状的怪物,为了维持现有的与沙耶的关系,放弃了原本世界的一切。

  时间快进,一直到郁纪将自己的好友耕司推下枯井,而在耕司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过去好友的行为的理由,进行质问时,郁纪只是回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仅仅只是你妨碍到我的生活,所以才杀死你,人死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像我的父母在车祸中丧生那样。”过去的郁纪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郁纪已经变成了别的东西。那么,什么是这种转变的理由?  我先来问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敢在这种情况下主张,这里郁纪的改变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他出了车祸,脑子出了问题,而是因为‘爱’?”也许有人已经适应了这个节奏,没错,接下来的剧情,就是我的回答。

  提醒:这是一饱受争议的three player与虐待剧情。

  在郁纪杀死耕司的同时,沙耶把郁纪的前女友,瑶,骗来了郁纪家,并且偷袭她,对她进行了改造——改造成了与沙耶同样的物种(意味着在郁纪眼中能“正确”地认识到瑶的形象),在这个过程中,瑶的精神崩溃了。并且在郁纪回来之后,将瑶当做是礼物送给了郁纪。之后郁纪对瑶进行了虐待行为。有人对此非常的唾弃,郁纪完全是出于欲望才对瑶进行虐待行为,而瑶是郁纪的前女友,与沙耶保持关系也仅仅只是“馋她身子”罢了。但是恰恰相反,这里的剧情正巧强调了另一个概念——“爱与性无关”。

  在对瑶进行虐待之前,郁纪曾经很苦恼:“我真的这样坦率地开心没问题吗?男人都是非常卑劣的生物,我无法控制自己对瑶的欲望,但是我认为这是对你的背叛”,而沙耶在听到了郁纪的解释之后哑然失笑“嗯嗯,我知道的,因为郁纪是男人所以没问题的,生物的本能罢了。”那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是生物的本能所以没关系的”,换言之“爱不是生物的本能”,具有这样的一层潜意思在,沙耶完全地将性与爱分开来,完全不认为郁纪对她人的sex行为是“出轨”。在这一点上,反倒是留有过去人类道德的郁纪的觉悟不够。另外,剧情里有一个细节:在瑶对郁纪告白之后,郁纪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复,而在这之后才遭遇了车祸,姑且不说郁纪到底喜不喜欢瑶,至少:郁纪对瑶的感情没有对沙耶那毫不犹豫放弃整个世界的感情那么深刻。

  后面沙耶进一步解释:“我与郁纪是恋人,而这个孩子是宠物。以后每次在疼爱这个孩子的时候,都会想起来这一点。”在这里,郁纪终于理解了沙耶盯上瑶的理由——沙耶不允许有别人喜欢郁纪,争夺她的地位。而郁纪也对此评价“无论沙耶的姿态如何,她灵魂的形态与我们是多么相近啊”。但是不仅仅如此,倘若沙耶仅仅只是出于嫉妒,单单杀掉瑶就可以了,那为何要将瑶改造成郁纪所能够认识的姿态,这样不反倒是增加威胁?

  郁纪想:“虽然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但是如果瑶能够选择自己的末路的话,那她肯定希望被杀掉吧。现在瑶的处境,肯定比单纯被杀要凄惨的多。沙耶是明白这一点,才做出了这种事。”“她恋慕我的心情有多么火热,就对瑶除以了多么火热的刑。看到瑶折服悲惨的样子我就能明白。沙耶是多么激烈而又火热地爱着我。”什么意思?对瑶有多么残酷就知道对郁纪的爱有多么火热,这其中到底是什么逻辑?有两组对比可以解释这个问题:一.原本是人类的瑶,与现在是人类的郁纪,沙耶对同样是人类的两者对待区别之大,只能解释为对郁纪的爱了吧,对瑶有多么残酷,就意味着沙耶对人类的情感有多么稀薄,是多么邪恶,而这又反衬出沙耶对郁纪的爱是多么热烈——因为只有爱能解释这种对待的不同。二.现在的瑶,与沙耶是同一个种族,而沙耶却明确地把瑶与自己区分开来——恋人与宠物,倘若沙耶有对自己物种的同情,那她又是如何地残酷才能任性地奴役自己的同类(没有讽刺人类的意思),而让她做出这种行为的动机,仍然是爱,因为自己有郁纪对自己的爱,所以是不同的。郁纪后面舍弃道德,做出对瑶的虐待行为,仅仅只是对沙耶这份爱与期待的回应罢了—— 没错,哪怕全世界都是美少女,只有你是不同的(雾)。

  结论二:爱何止是超越了道德,超越了过去与耕司的友情,“万事万物以人为尺度”,道德不过是这万事万物中的一种。在这里,爱甚至超越了彼此的立场,沙耶对郁纪的爱超越了沙耶的种族,郁纪对沙耶的爱超越了郁纪的种族。倘若仅仅只是用情欲把这种行为解释成堕落,仅仅只是用幻觉把这种行为解释为疯狂,是无法解释沙耶的行为与动机,无法解释郁纪的犹豫与释怀的。

  后面,耕司在枯井中等死时,被医生所救。医生是对召唤沙耶的人——奥涯博士,有过调查的人。在营救耕司的过程中,碰巧发现了奥涯博士的研究室,由此我们也得以知道了沙耶的来历:总的来说,沙耶是来自异次元的生命体,具有远超人类的智能,在各个宇宙流浪时,会夺取这个世界最优势地位的生物的地位,把它们转化为同类,繁殖就是这个生物的本能。  但是,沙耶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在与郁纪相遇之前,一直在进行对人类文化的学习,完全没有占领这个世界的打算,奥涯教授也对此进行记录“沙耶在后来,一直在读浪漫主义的爱情小说。对数理问题等别的问题完全不感兴趣。沙耶无法开花(就是指把世界所有的人类转化为沙耶的种族)。是否也是因为,人是为爱情所妨碍的种族,沙耶是否也在学习人类的过程中学习到了人类这一病灶。”

  结论三:爱超越了生物繁殖的本能,呼应了之前沙耶将爱与性分开来,在这里更胜一筹:爱超越了所有的感情,超越了生物诞生的逻辑,甚至超越了爱自己的诞生——成为了独立的价值。

  至于后面,沙耶吃掉了杀死瑶的耕司之后,便“开花”了。

  “这是我送给你的最后的礼物,如果你喜欢就太好了呢。” 

   说实话,虽然故事就此戛然而止,但是却完全不觉得突兀——“得到了爱的蒲公英努力地把种子放飞到了全世界”,沙耶是这么比喻自己的,不如说这戛然而止的速度还恰恰反应了沙耶幸福的程度吧。

  综上,在《沙耶之歌》里,猎奇与认识论恰恰只停留在了第一层。剧本里,爱依次超越了感知,超越了立场,乃至超越了爱本身与爱的载体(生物)诞生的逻辑。就如同虚渊玄的另一部作品《叛逆的物语》那样,只不过在叛逆里,放在爱的天平上的,是逻辑本身,而在《沙耶之歌》里,是自我。爱超越了爱的载体这大概就是对爱最高级的赞颂之一吧!

2 条评论 2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